办公平台   注:办公平台仅限于消费者协会系统内部使用。
登录
当前位置: 首页  > 消协工作  > 维权人物  > 敢于向白酒行业挑战的王英
维权人物
敢于向白酒行业挑战的王英
[字号:]
2014-12-11 中国消费者协会

  如果做为一个河南省舞阳市的中学女教师,一个被白酒夺去性命之人的遗孀,王英无疑是一个弱者;但如果做为一个敢于向全国白酒挑战的第一人,一个被判败诉而斗志依然昂扬的消费维权者,谁又能够说王英不是一个强者?! 1997年初夏,王英的丈夫饮酒过量,死亡。悲伤中的王英思索:酒可以夺人性命,为什么酒瓶上就不标注警示标志呢?我是酒的受害者,全社会又有多少像我一样的人,我应该为此而呼吁,而奋斗。几年来,她摘抄的资料和书写的材料就达5000多页,数百万字,从医学、法律、道义等多方面阐述白酒应加警示标志。 1998年王英向法院递交了长达17页7000余字的起诉书,要求被告富平春酒厂赔偿原告丈夫死亡造成的经济、精神等损失共计60万元,并在白酒标识上的注明酒中所含的真实成份及其比例等。起诉书就像一篇观点明确、论述详实的论文。河南漯河中院从未受理过诉白酒应加警示标识的案例,但他们还是将其作为试办案件予以受理。法院经过审理,做出判决:“富平春酒厂产品的酒标签标注内容符合国标,......因此不存在产品质量不合格造成人身损害赔偿问题,原告要求富平春酒厂的产品标识上必须标注有关内容的问题……不属本案审理范围”。 “驳回王英的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11010元由王英承担。”王英不服向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上诉状达205页,共八万字。1999年4月,省高院终审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王英败诉了,但正如一位参加审理此案的法官所说:“这件事终于有人提出来了,其社会意义远大于案件本身的诉讼价值,你虽败犹荣。” 现在的王英已经把唤起广大消费者对酒危害的觉醒,促使国家法规及标准在酒标上的变革为自任,艰难而又信心百倍地奋斗着,她说:“美国人能告烟,中国人为啥不能告酒?这不单单是一个消费者和一个酒厂的争执,而是一场人权与酒权的斗争。如果我赢了,将是人类对白酒认识的一场革命,会影响白酒的现在和未来。”几年来,她已经负债6万多元,最困难的时候每天只吃一顿饭,但从未退缩,所幸的是现在越来越多人开始理解她,支持她,赞赏她这种为公众利益忘我斗争的精神。一些厂家已经采取了行动,云南一家酒厂首先在包装上打上了警示,南京一家酒专营公司,要求在他这里销售的白酒都打上友情忠告:“过量饮酒有害健康”,哈尔滨一家酒厂已标示:“禁止未成年人饮酒。”当然这些还只是开始,但星星之火,可以燎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