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平台   注:办公平台仅限于消费者协会系统内部使用。
登录
当前位置: 首页  > 中国消费者杂志  > 2010年  > 第05期  > 根除“黑心”餐盒有多难?
第05期
根除“黑心”餐盒有多难?
[字号:]
2010-05-19 中国消费者杂志

   

文/马亚平   朱秋萍

  国际食品包装协会最近发布的数据显示,中国每年消耗一次性餐盒近150亿个,但合格率不到一半。按照估算的合格率,意味着国人每年消耗的“黑心餐盒”超过75亿个。有专家说,这些人们接触频繁的劣质食品包装,可能对人体健康造成极大的危害。

  “百年老店” 惊现“黑心”餐盒

  为了调查劣质一次性塑料餐盒在餐馆的使用情况,2010年3月3日,由国际食品包装协会发起,北京凯发环保技术咨询中心、律师事务所、公证部门及有关媒体共同参与组成的一个“调查组”走进了北京两家著名的饭店“老边饺子”和“东来顺涮羊肉”。

  3日上午11时左右,“调查组”首先来到具有170多年历史的“百年老店”——老边饺子馆,“调查组”人员乔装成顾客,点了几斤饺子要求饭馆对其进行打包,并同意对餐盒支付每个0.25元的费用。然而饭馆服务员拿来的打包盒竟然是型号为“YL-03”,是生产许可证早在2009年6月底已被国家质检总局注销了的“北京永路伟业塑料制品厂”生产的劣质餐盒。工作人员立即向服务员提出质疑:你们的餐盒这么薄不会漏吧?服务员并没有对“调查组”产生怀疑,痛快地回答:“保证没问题!我们用的都是环保餐盒,用很多年了!我们餐馆每天都要打包100多盒呢!”

  随后,“调查组”又来到位于同一层的东来顺金源饭庄。这里餐盒零售价为每个0.5元。饭庄的服务员同样胸有成竹地保证:他们所使用的打包餐盒都是从厂家订购的,质量没有任何问题!然而,事实上他们所使用的打包盒却是质量低劣的“天津圣元树塑料餐具制品厂”生产的型号为“ZS-104”的餐盒。据调查,这家企业从未获得过生产许可证,也曾多次被举报到企业所在地天津市静海县质监局、县政府乃至天津市质量技术监督局,多次依法受到查处,但却依然顶风生产,成了“打而不倒,倒了又起”的不倒翁。

  在公证员的陪同下,“调查组”将从餐厅购得的餐盒封存后送往北京市理化分析测试中心进行卫生性能的检测。

  3月11日,北京凯发环保技术咨询中心同时拿到了北京市方正公证处(原北京市第二公证处)对保全证据过程开具的公证书及北京市理化分析测试中心的检测报告。

  检测结果触目惊心:老边饺子馆所使用的“YL-03”餐盒乙酸和正己烷蒸发残渣检测结果分别是4540 mg/L和729 mg/L,分别超过国家规定限值153倍和23倍,而东来顺饭庄使用的“ZS-104”餐盒乙酸和正己烷蒸发残渣检测结果则分别为3980 mg/L和704 mg/L,分别超过国家规定限值132倍和22倍。其中乙酸蒸发残渣超标说明被测物中添加的矿物质,如碳酸钙、滑石粉等含量超标,正己烷蒸发残渣超标则说明添加的石蜡中多环芳烃致癌物含量超标。

  从检测数据来看,如果用这种劣质餐盒长时间装醋或油脂类食品,就意味着将会吃掉四分之一到三分之一的餐盒。

  董金狮给消费者支了一招,普通消费者要辨别一次性餐盒是否合格有个“顺口溜”:“手摸软绵绵,轻撕就破裂,一闻刺鼻又呛眼,遇热变形还渗漏,剪碎了水里会下沉,一折会出白印”。最简单的辨别方法就是:撕一下看会不会破,或折一下看有没有蜡印,如果容易破或出现蜡印的话,质量都不可靠。

  另外,专家提醒,如要打包剩菜,最好用自带的盘碗;如果用一次性餐盒,打包回家后,应马上倒出放到玻璃或瓷容器中,千万不要图省事直接放入冰箱,更不能用微波炉直接加热。

  “去饭馆吃饭,人们一般关注食品本身的安全状况,但很少留意食品的包装。”国际食品包装协会秘书长董金狮说。很快,他将这两家饭店告上了法庭,北京海淀法院当时就给予立案。

   “黑心”餐盒潜藏有害物质

  “黑心”劣质餐盒有多可怕?那些溶解在食物中被我们吃下去的,到底是什么东西?

  科学检测揭开了真面目。在北京市理化分析测试中心对餐盒进行的检测中,工作人员将餐盒的样品放入正己烷和乙酸溶液浸泡一段时间后取出,对溶液进行蒸发处理,并称取剩余残渣的重量,从而确定餐盒中有多少物质可能溶解在食物里。其中,正己烷模拟的是食用油,而乙酸模拟的则是醋,这都是日常打包食品中经常出现的成分。

  正常情况下,一次性餐盒应当由高纯度的聚丙烯塑料制成。它柔韧度高,能耐高温,浸泡在正己烷和乙酸溶液中,也不会发生化学反应。但在实际生产中,人们会在纯净的聚丙烯中加入一定比例的碳酸钙和滑石粉,作为主料之外的“填充料”。

  按照行业规定,填充料在原料中所占的比例不能超过20%。但事实是,有的厂家原料中碳酸钙的比例超过一半,有的“甚至会超过80%”。

  不过,只用这些像粉笔一样的粉末,无法造出柔韧防水的餐盒。因此,在原料中,工人们还需要加入石蜡和工业废塑料作为补充。其中,石蜡是白色像蜡烛一样的固体块,工业废塑料是咖啡色的小颗粒,稍微靠近,就能闻到一股刺鼻的味道。

  这些工业废塑料的来源,可能是工厂生产的边角料、回收的旧塑料,甚至还有可能是医疗垃圾。它们被混合在一起,熔化后挤成长条,再被切成细小的颗粒。这原本是绝不允许用于食品行业的原料,最终被制成餐盒。

  董金狮介绍说,根据检测结果,溶解在乙酸和正己烷溶液中的物质包括“工业碳酸钙和工业石蜡中的部分致癌成分”。这也就是我们所“吃掉”的饭盒的成分。

  这些成分中,工业碳酸钙可能会影响人体的代谢系统,形成胆结石、肾结石,其中包含的重金属杂质还会威胁人体消化道、神经系统的健康。至于石蜡中所包含的多环芳香烃,会影响人体的造血系统、神经系统和消化系统,还会蓄积毒性,并诱发癌症。

  “黑心”餐盒竟如此“制造”

  “利益是造成‘黑心’餐盒泛滥的根源。”董金狮认为。他算了一笔账:如果生产优质餐盒,使用食品级的聚丙烯树脂原料,每吨原料的价格就要11000元。而工业废塑料的价格是1吨5000元,劣质的工业碳酸钙填充料更便宜,1吨只要2000元,折算下来,黑心饭盒能够节约一半成本,也就有了更大的赢利空间。

  他看过有的工厂,把废旧的光盘粉碎,用硫酸清洗,晾干,其间工人们还会光着脚丫,在晾晒的塑料碎片上踩来踩去,最后这些塑料碎片竟然被制成了婴儿奶瓶。甚至,他曾经在一家用回收纸浆制造一次性纸杯的工厂发现,纸浆池里竟然有卫生巾留下的血迹。

  从2001年假冒环保饭盒泛滥时起,董金狮便揭发食品包装为“隐形毒药”,迄今,他已经坚持了10年。不过,像今年这样把质量问题诉诸法律,对他而言还是第一次。

  “没办法,因为别的办法实在不管用。”董金狮说。

  一开始,他向质监部门投诉,但对方总建议他先等一等,因为有“更重大的质量问题,忙不过来”。后来,他开始找媒体,拉着记者一起暗访、曝光。可等记者走了,这些厂子又会重新开工,之前又“白忙活了”。

  董金狮发现,尽管要分辨质量低劣的“黑心包装”,并不是太困难的事,但相比于直接吃进嘴里的食物,人们对食品包装的安全总没有足够的重视。“食品包装不是食品,但它的生产标准应当等同食品来对待,很多国家都是如此。”董金狮介绍说。

  2009年12月,卫生部等7部门发出了《关于开展食品包装材料清理工作的通知》,明确规定了“可用于食品包装材料的物质名单”、“禁止用于食品包装材料的物质名单”。这曾经让董金狮兴奋地评价为“包装行业的地震”,现在他却发现,很多工厂以“没听说”、“不知道”为托词,仍然坚持生产“黑心包装”。

  这位中科院的环境化学硕士逐渐明白,这些非法工厂的猫腻远比自己的所学复杂。有时候,前脚检查的人走了,后脚工厂就继续开工;有时候,因为有人“通风报信”,执法队会被挡在工厂紧闭的大门口,听得见里面生产的声音,但就是进不了门。有些企业从白天生产变为晚上生产,从公开生产变为隐蔽生产,其包装箱,或者各种标识变得更加隐蔽。           

  “要杜绝这种现象,可能还需要很漫长的一个过程。”董金狮表示。

  “要真正推动食品包装,不仅要完善法律,还要保证现有制度的执行。”董金狮说。按照他的设想,这需要国家进一步加大投入,卫生、质检、工商几个部门联合行动,更需要一个长效有力的监管机制。

 

我要评论
评论题目:
评论内容:
验证码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