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平台   注:办公平台仅限于消费者协会系统内部使用。
登录
当前位置: 首页  > 中国消费者杂志  > 2010年  > 第08期  > 快嘴朱轶
第08期
快嘴朱轶
[字号:]
2010-08-26 中国消费者杂志

   

 

本刊记者   吴   洁

  《读城记》说武汉人内心敏感,说话爽朗,直来直去,不好妥协。“这简直就是在说我嘛!”朱轶笑言,“武汉人说话痛快,好话赖话直接出口,不绕弯子。”

  学过3年相声的朱轶嘴皮子功夫着实了得,“在主持人里,我是说相声最好的;在相声演员里,我是主持最好的……”就是凭着这份“嘴劲”,相貌并不出众的小眼睛朱轶演绎了与众不同的主持人风格。

  朱轶说计

  朱轶起家于《满汉全席》,但最令朱轶得意的节目还是《朱轶说计》。这是央视继《马斌读报》和《小崔说事》后第三个以主持人名字命名的节目,25岁的武汉小伙子在这个节目中真正实现了自己“央视名嘴”的梦想。

  一身黑衣的朱轶站在黑色的背景前,灯光勾勒的身影若隐若现。光影中,他不时变换的眼神,即兴掏出的道具,配合着风趣、辛辣的语言,将一个个骗局剥茧抽丝,直到观众屏住呼吸兴致高涨,节目却戛然而止,现场极富戏剧性。这种悬疑解惑式的揭露报道受到观众的普遍欢迎。节目播完了,还有观众打电话问下一集什么时候播出。

  作为为百姓指点迷津的生活“脱口秀”节目,《朱轶说计》产生了良好的社会效应,收视率持续上升,他被《新周刊》评选为2005年度、2006年度最佳生活节目主持人。

  面对接踵而至的荣誉,朱轶谦虚地表示:“这是我们团队的功劳。制片人尹文的栏目创意,我的背景创意,还有撰稿人功不可没。”

  背景的灵感来自于朱轶最喜欢的日本电影演员——田村正和。田村正和在《绅士刑警》中扮演神探古�任三郎,每每出现在灯光映射的黑色幕布下,悬案迎刃而解。《朱轶说计》恰恰需要这样的场景烘托气氛。

   “从某种程度上说,在一个节目中,主持人起的作用是相当小的。”朱轶对撰稿人颇为感激,“我说的每一个字都是他写的。他过去写过相声,我曾经是相声演员,他了解我的语言风格。每次录节目,我都不觉得在念台词,觉得那就是我说的话。”

  智慧、讽刺与幽默的评说与朱轶的表演相辅相成,不仅成就了栏目,也最大限度地突出了朱轶的个性特色。

  2005年初到2007年秋,《朱轶说计》播出了500多集,“虽然谈不上针砭时弊,但也算是做了2年的啄木鸟,时至今日还有很多观众朋友念叨。”

  朱轶也有一些遗憾:“我有时候也在思考这个问题,会不会我们说的骗局太多了,给骗子们提了醒,推动他们不断地创新骗人手法?或者我们是不是应该赶在他们前面,先研究分析可能出现的新骗局,来提醒观众注意?”

  朱轶摄影

  在大多数观众眼里,除主持人之外,朱轶更像个美食家。但熟悉他的人都知道,他是个标准的摄影发烧友,而且还烧得不轻。

  朱轶自诩:“摄影里最好的主持人,主持里最好的摄影人。”

  朱轶学摄影纯属偶然。2003年“非典”期间,闲得没事儿恋上摄影,“开始在蜂鸟摄影网上看照片、研究照片,接着自己也买相机拍片,最后成了发烧友。”

  说到买器材,朱轶也有被忽悠的经历。

  “我一般买器材都到五棵松的摄影城,找熟悉的朋友买。那次因为要买一个摄像机,五棵松没有,我就去了中关村。”

  在中关村一家规模挺大的专卖店里,朱轶看好样机交了钱,等着验货。等了半天,业务员终于拿来了商品。拆开包装一看,镜头上有一个大手印,肯定不是新机。

  “对方不承认,说‘拆了包装就必须要。’我一听就来火了。当时店里有好多人排队交钱。我摘下帽子一拍,大声说,你们这是什么逻辑,不拆包装,我能看出是什么吗?这不是骗人吗?大家别交钱了,省得上当。你们也太嚣张了,这样的骗局我揭多了……”

  自从有了摄影的爱好,朱轶几乎所有的业余时间都泡在上面了,买新机,淘旧机,乐此不疲。反反复复,被人笑称“成就了一部摄影败家史”。

  “开始是买新机,后来淘旧机器。看见哪有出售二手器材的帖子,只要喜欢,只要在北京,马上开车去买,能为了100块钱的东西从通县开到西直门。通过帖子,我基本上能判断发帖的是不是骗子。如果是骗子,我也会马上发帖提醒大家。”

  随着经验增长,朱轶的宝贝越来越多,不得已,一些根本用不上的器材就会处理掉。在处理器材的过程中,朱轶也找到了乐趣,“淘来的时候便宜,出手的时候涨了,不为赚钱,为自己有这份眼光。”

  经过几年对设备的追逐和研究,朱轶已经有了自己的消费观,“不会瞎买了,会选择适合自己的器材。”

  如今,“做没有压力的人文摄影师”是朱轶的理想。

   朱轶说名

  回顾成名前的生活,快嘴朱轶一派坦诚。

  “初中毕业后,学习不好,又因为喜欢相声,就到天津的中国北方曲艺学校学了3年相声。回武汉后,进了曲艺团。”

  1998年,朱轶在华中师范大学中文系进修时参加了武汉市首届司仪大赛并获得第一名。夺冠后的半年里,朱轶成了湖北卫视《新生活》栏目的主持人,同时在楚天电台开了一档以他名字命名的节目《朱轶笑潭》。

  事隔多年之后朱轶回乡看父母,在机场他一上出租车,师傅就说:“这不是《朱轶笑潭》的朱轶吗……”

  “不是《满汉全席》的朱轶,不是《朱轶说计》的朱轶,是武汉《朱轶笑潭》的朱轶,这让我特别感动。”

  2000年央视经济频道改版,《为您服务》请朱轶到北京试镜,结果是无功而返。想不到两个月后,《生活》栏目组再次找朱轶试镜。这次他打点行装北上,成了“龙行天下”的外景主持人。

  朱轶很快在“龙行天下”里找到了工作乐趣,他喜欢穿梭在名山大川之间愉悦身心的感觉。“我很感谢自己在龙行天下的经历。我认为要做主持人,首先要做外景主持人或者是记者。只有真正参与了节目制作,了解了工作中每个环节的艰辛,才能真正把主持工作干好。”

  外景地的历练使朱轶成熟了。这之后,22岁的朱轶第一次在央视的美食节目《满汉全席》担纲主持。当时他对美食、烹饪几乎一窍不通。但学相声捧哏出身的朱轶,最擅长的就是接话。这个优势在他初次“掌勺”美食节目时得到充分体现,在和专家的交流中丝丝入扣,根本看不出是个门外汉。随着对烹饪知识的恶补,朱轶渐渐地对做菜上了道,有了专业功底,一改主持人照本宣科的风格,化身“大料朱轶”,以口语化、大众化的表现形式和轻松活跃的主持风格给观众留下深刻印象。随着一千多道美食在眼底下诞生,朱轶不仅把自己说成了美食家,也成了做菜高手。如今,他可以精心调配一桌赏心悦目的美食与妻子分享,还能将手上功夫变成活色生香的文字,温和质朴略带调侃的文字,让烹饪有了生命,有了性格,让不少人看了嘴馋……

  凭借相声的功底,凭着辛辣、幽默的嘴上功夫,凭着敏而好学,朱轶在人才济济的央视主持人中自成一家,在之后的《朱轶说计》、《消费主张》中受到越来越多观众的喜欢。正像朱轶说的,“我就是屏幕上的一罐咸菜。”

  咸菜的长处就是下饭,有味道,有劲道,滋味浓郁,吃口清脆,一下到饭里,便能激起风卷残云的斗志。在朱轶心里,优秀的主持人就是咸菜,就是辣酱,似咸菜留在齿间那一丝清脆,又似辣酱抓起味蕾的阵阵劲爆。锦馔玉食难长久,唯有咸菜是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