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平台   注:办公平台仅限于消费者协会系统内部使用。
登录
当前位置: 首页  > 中国消费者杂志  > 2010年  > 第04期  > 闻烟危害无警示  女教师叫板烟企
第04期
闻烟危害无警示  女教师叫板烟企
[字号:]
2010-05-06

前言:

  “烟草企业只警示‘吸烟有害健康’,不警示‘闻烟有害健康’,是一个极大的错误,在民法上叫过错。”河南许昌广播电视大学教师王英因深受“二手烟”侵害愤而指出香烟企业的弊病,同时将吸烟同事及烟草公司告上法院。她认为,烟草企业作为企业公民,不能只知道赚钱,还应承担更多社会责任;仅被动地在烟盒上标注“吸烟有害健康”远远不够。她要求烟企还要在烟盒上注明“闻烟有害健康”、“吸烟和闻烟使人成瘾”、“不得在他人周围吸烟”、“不得在工作、公共、家庭等场合吸烟”等警示语。

文/图   本刊记者   马亚平

  “中国斗酒第一人”—— 曾经与白酒企业打了8年官司且一直坚持至今的河南许昌广播电视大学教师王英,在斗酒的同时又将矛头指向了烟草行业。

  2009年12月3日,王英用特快专递将一份起诉书寄给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张立勇,以受二手烟危害为由,将同事陈跃峰、许昌广播电视大学、河南中烟工业公司起诉至法院,要求立案。遗憾的是,至今没得到任何回复。

  早在2008年2月,王英以相同案由状告同事在办公室抽烟,法院作出不予立案的决定。

  王英首次闯进公众视野是在12年前。因丈夫过量饮酒死亡,王英将当地的一家酒厂告上法庭。8年“抗战”才争取到国家标准要求酒厂“推荐性”地写上“过度喝酒有害健康”等警示语。她认为这还远远没有达到她的要求(她至今在法院还是败诉),她也因此被称为“中国斗酒第一人”。

  这次,王英在告同事的同时,也将法律之剑指向了香烟企业。

  “状告同事与单位只是一个由头,根本目的是希望烟企能在烟盒上标注‘闻烟有害健康’、‘闻烟使人成瘾’、‘不得在他人周围和工作、公共、家庭场合吸烟’等警示语。”2月25日,王英接受本刊记者专访时表示。

  对此次上书河南省高院,王英表示,如河南省高院不受理,她将向最高人民法院上诉。

  “法院不立案,你还有信心诉下去吗?”记者表示担忧。

  “我有信心打到底,肯定不会退缩,因为这不是一个人的事,关系到大多数人的利益。希望得到各界支持。”瘦弱的王英,口气却格外坚定。

  王英指出,烟草企业2009年在烟盒上加了一句 “尽早戒烟有益健康。”她认为这是混淆视听,应该删除。

  “尽早戒烟怎么就会‘有益健康’呢?戒烟只是‘从此不再吸入新的有害物’不再增加对健康的危害,而原来已经吸入的有害物会一直危害你。”王英认为这是烟草企业重金聘请“高参”策划出来的戏弄消费者的语言。

   状告烟瘾同事

  “烟是合法产品,吸烟也不违法,但吸烟者吸烟的权利影响到他人,侵犯了他人的权利,违反了民法,那就要告他。”

  王英的“第一被告”——许昌电大教师陈跃峰,与王英共事9年。除了烟瘾重,陈跃峰在王英眼里是一位很好的同志。

  谈起状告同事的原因,王英介绍,自己一直反对有人在办公室吸烟。最初,陈跃峰老师不怎么在办公室吸烟,自从有了烟瘾后,在办公室吸烟的次数逐渐增多。王英多次抗议,甚至在办公室门上贴上“吸烟莫进门”、“无烟办公室,请您自觉”的提醒语,都无济于事。

  “我不得不常在烟雾中工作,引起过敏、咳嗽、胸闷,痛苦万分,工作效率也大打折扣。”王英说,“有时实在受不了了,就躲到室外透透气。”

  王英忧虑地表示,烟草烟雾对人的危害是一种温水煮青蛙式的危害,国人特有的“温情”就是一种催化剂。

  至于告学校的原因,王英认为,受到“被动闻烟侵害”,学校逃脱不掉干系,客观上,学校没有提供一个好的无烟工作环境。

  两个被告,她各索赔100元。“钱不多,象征性地赔偿,只是希望引起同事和单位的重视。”王英说。

  起初,陈跃峰老师听到因吸烟被告到法院,很是震惊和不解。后来,他觉悟到自己是在为公益事件尽一份力,加之对闻烟者的痛苦有了进一步的认识后,也表示理解。

  陈跃峰老师告诉本刊记者,王英将他和学校作为被告,属于“隔山打牛”,他很愿意帮助王英来完成她诉讼的最终目的——纠正烟企的违法行为。

   烟企存在重大“警示缺陷”

  此次诉状中,王英将矛头指向河南中烟工业公司,索赔9800元。

  “一些人公然在公共场所抽烟的一个主要原因,是烟企没履行应履行的社会责任。”

  王英认为,作为一个企业,不仅要赚钱,还应履行很多的社会责任。对烟草这样一个和人们健康关系密切的企业来说,仅仅在烟盒上标注“吸烟有害健康”是远远不够的。

  王英告诉记者,《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十八条规定:“对可能危及人身、财产安全的商品和服务,应当向消费者作出真实的说明和明确的警示,并说明和标明正确使用商品或者接受服务的方法以及防止危害发生的方法。”这说明,不仅对直接消费者,而且对间接消费者,尤其是对被迫间接消费者,经营者都应该尽到自己应尽的警示说明义务。

  “烟草的主动吸和被动闻根本不同,只警示‘吸烟有害健康’,不警示‘闻烟有害健康’,是一个极大的错误。”王英说,“吸烟的少数消费者都得到了警示,闻烟的多数消费者却为何没得到只言片语?这很不公正,是对闻烟消费者的一种歧视,是严重的 ‘警示缺陷’和侵权!”

  “虽然闻烟消费者是无偿消费者、被迫消费者,但并不能因此而减免烟企厂家的各种义务,当然也包括警示义务。” 王英说,“为什么烟企敢于无视闻烟消费者?就是因为吸烟消费者在半个多世纪前已经抗争了,而闻烟消费者还从来没有抗争过。”

  王英表示:“诉讼不是作秀,我的理想是去掉酒烟对人们行为和思想的奴役,把人们从酒烟的魔爪控制下解放出来。”

   法院不予立案

  王英2008年2月27日曾到许昌市魏都区人民法院要求立案,而法院称:吸烟是道德问题而不是法律问题,不属于受理范围。

  当天上午,王英考虑到许昌帝豪烟厂已经划归河南中烟集团,而中烟集团驻地在郑州,又赶到郑州市金水区法院,等来的答复是:被告在许昌,他们立不了案。

  学过法律的王英不能理解:“烟草是道德问题还要《烟草专卖法》干啥?烟草业可以用法律看守它的利益,闻烟受害者为什么就不能运用法律争取自己的合法权益?”

  她告诉记者,《民法通则》第九十八条规定:“公民享有生命健康权。”;第一百零六条规定:“公民、法人不履行义务、因过错侵害他人财产、人身的,应承担民事责任”。《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自然人因下列人格权利遭受非法侵害,向人民法院起诉请求赔偿精神损害的,人民法院应当依法予以受理:(一)生命权、健康权、身体权……”第八条:“因侵权致人精神损害,人民法院可以判令侵权人停止侵害。”第九条:“精神损害抚慰金,包括‘其他损害情形的精神抚慰金’”等等这些条款,足能证明法院应该受理。这些是她的法律依据。

  近两年过去了,王英没有放弃。最后,她想到了省高院。

  “作为侵权行为地、产品制造销售地的许昌和郑州两地都有立案的权力,如果两地基层法院不受理此案,就该向两地法院的共同上级法院起诉,而河南省高院就是两地法院的共同上级法院。”王英决定将此案起诉至河南省高级法院。

  2月27日,王英告诉本刊记者,她已在中国邮政速递公司查到河南省高院于2009年12月7日收到了她的烟草诉状快件。

   “闻烟”受伤应列入工伤

  在起诉的同时,王英将“闻烟”带来的危害进行了开创性的剖析。她建议国家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卫生部等部委,将烟草所致疾病列入职业病谱。

  “目前,我国所有工作场所,几乎都有烟草的危害。‘闻烟’引起的多种疾病,应列入我国职业病疾病谱。”

  在王英看来,“闻烟”受伤应列入工伤。

  “目前,我国还不能在法律层面和现实层面实现工作场所全面禁烟,真正做到这一点,估计还有一段路要走。”王英说,“要么在工作和公共场所严格禁烟;要么把在工作场所因闻烟所得疾病列入职业病疾病谱。”

  为得到国家有关部门重视,王英已将“吸烟所致疾病列入职业病谱建议”以特快专递的方式,寄往国家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卫生部。

  与此同时,由王英缔造的“家庭烟草暴力”一词进入人们视野。

  王英对记者说:“相比于家庭暴力、家庭冷暴力而言,吸烟者吐出的烟雾是一种突然袭来的浊气暴力,违背了家人意志,严重伤害了家人身心,家人处于弱势地位无可奈何地被迫闻烟,一人吸烟,全家受害。目前我国数以亿计的家庭正在遭受着‘家庭烟草暴力’的侵害。‘家庭烟草暴力’现象正在肆意地伤害着国民的健康,这是一个严重的社会问题,其危害具有长远性。”

  为此,她给中国疾控中心控烟办、中国妇女联合会、中国消费者协会等3家单位去信,希望得到支持。

  事实上,王英不是孤军奋战——2007年12月,在北京召开的中国控烟与履约高层研讨会上,专家通过并签署了题为“政府以身作则,共创无烟环境”倡议书,呼吁国家机关各部委带头禁烟,创建无烟办公场所。

  尴尬的是,2008年11月22日,世界卫生组织《烟草控制框架公约》缔约方第三次会议上,中国得了“烟灰缸奖”。“获奖”的原因是,“宁要漂亮的烟盒,不要公民的健康”。

  我国是世界上最大的烟草生产国和消费国,目前,约有烟民3.5亿,占全球烟民的1/3,每年死于烟草相关疾病的人数达100万。

  有关数据表明,目前,我国有5.4亿不吸烟的人正在遭受二手烟的危害,其中15岁以下儿童有1.8亿。卫生部“履约办”统计表明,我国每年约10万人死于与“闻烟”有关的疾病。

  谈到禁烟工作何时能付诸实施?一些专家认为,短期禁烟不很明朗,因为,我国烟草制造业每年上缴的利税约占全国税收的10%。

 

我要评论
评论题目:
评论内容:
验证码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