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平台   注:办公平台仅限于消费者协会系统内部使用。
登录
当前位置: 首页  > 中国消费者杂志  > 2010年  > 第03期  > 小丁当 天堂里等真相
第03期
小丁当 天堂里等真相
[字号:]
2010-05-05

   

本刊记者   吴   洁

  2010年的北京冬天,格外寒冷。肆虐的寒风中,丁当爸,一个年近40岁的男人,为了自己不幸夭折的女儿小丁当,为了寻求一个真相,一次次地奔走在相关职能部门之间、媒体之间,一次次去揭开那片永远难于愈合的伤疤。这一切,源于他5岁半的女儿,他的心头肉小丁当,因为壁炉倒塌,惨死在自己家里,惨死在父母、弟弟眼前。然而,女儿的意外夭折,仅仅是拉开家庭悲剧的序幕。

  2010年2月5日,奔波了近9个月的丁当爸终于得到了一个可以接受的说法。在北京市昌平区政法委的主持下,李威代表纳帕溪谷开发商翰宏基业公司向小丁当家属正式道歉,向小丁当一家支付赔偿款、精神抚慰金以及别墅回购款总计1100万元。除别墅回购款,小丁当一家把全部赔偿款都捐献出来成立了一个慈善基金会,用于儿童权益保护。

  2010年2月10日,小丁当得以下葬。

  小丁当,天堂里冷吗?

  坐在记者面前,丁当爸一次次摘下眼镜,因为即使笑着,也会有泪水涌出。

  提到小丁当,无尽的爱和痛就交相映现在这个男人脸上。

  2009年的5月17日,阳光明媚。小丁当和弟弟在北京昌平纳帕溪谷小区家里的庭院吃过早饭,追逐着跑进客厅,拎着自己喜欢的粉色小包,坐在客厅地毯上玩玩具。

  夫妇俩在开放厨房里准备中饭,不时地看看在距离三四米远的起居室里玩得开心的小姐弟。

  突然,毫无征兆的、倚墙而立的大理石壁炉轰然坍塌,小丁当没吭一声,就被沉重的大理石板无情地砸倒在地。夫妇俩冲上来的时候,小丁当已经休克,4岁的弟弟吓得说不出话来。

  急救车向中日友好医院急驰。小丁当七窍流血,任凭爸爸妈妈怎样呼唤,始终没有意识。直到医院紧急心肺复苏,每一次按压,都有鲜血从口腔里涌出。医生宣布了残酷的事实,小丁当死于“颅脑外伤”。爱美爱笑爱干净的小丁当,走了。

  一个好心的医生送来了毯子,盖住了小丁当弱小的身体,盖住了小丁当静止的童年,也收起了一个美好家庭曾经的幸福生活。

  2003年11月,小丁当降生了。她是家里第一个孩子,是个小公主。

  自从2005年搬进纳帕溪谷,小丁当就把欢笑一串串地洒进院子的池塘、树林、长廊里。她喜欢带上自己家做的花卷,让鸭子、小鱼尝尝美味;她喜欢花园里色彩缤纷的小花;喜欢播种、浇水、施肥,一点点看植物长大;喜欢拿着笤帚,到处找吃掉金鱼的黑猫……

  “那么爱笑,到今天看着她的照片,还能听到像铃一样的笑声。她走了,等不到她一直期盼上学的那一天。”

  妈妈一遍遍忏悔:妈妈多么愚蠢,只知道让你过马路小心看左看右,坐车系紧安全带,骑车戴头盔、护膝,却从来没有想到过家里那胶水粘的壁炉,竟是夺命的杀手!

  小丁当的生命,在2009年5月17日这一天戛然而止。

  父母的心痛,正如毛大庆在博客里写的:“孩子不是死在繁忙的马路上,不是死在险恶的崇山峻岭之间,也不是死在饥荒和战争当中,却是死在温暖的沙发边,父母的眼前……”

  承担责任很难吗?

  2010年1月27日,丁当爸向记者讲述了情况。

  “事发后的前3个月里,物业公司仅是送了封慰问信和果篮。向开发商发律师函,对方表示‘那就走法律程序吧’。这期间,开发商没说过一声对不起,全然不提责任,我只得求助媒体。”

  2009年8月18日,媒体报道了此事。次日,纳帕溪谷开发商北京翰宏基业开发有限公司总经理李威通过新浪网发表了致“小丁当”意外身故的公开道歉信,称对发生的壁炉意外倒塌事件承担全部责任。

  李威对外表示,公司从未回避责任,3个月来他一直给对方发短信劝慰,随时愿意与孩子家人面谈。

  丁当爸告诉记者:“作为受害人,我们是通过媒体才知道开发商道歉了。这道歉是给媒体的,不是给我们的。前几个月,物业公司拒绝提供李威的手机号。李威说3个月来一直给我发短信,能不能请他把发给我的短信公布一下?或者把移动公司的清单晒给大家?”

  2009年8月26日,李威发出第二封道歉信,再次表示愿意随时承担全部责任。

  2009年9月1日,李威发出第三封道歉信,称将共同申请政府主管部门和权威机构,对事故现场进行权威鉴定;积极配合处理相关责任人。同时愿以现市价回购别墅,并支付200万元作为精神抚慰。

  对此,丁当爸颇为愤慨:“ 9月1日公开的道歉信,8月31日才让我们看到,要求第二天中午前答复,根本就是最后通牒!他们想用200万私了,对于我们要求公开设计、施工、监理、验收的真相却置若罔闻;对我们要求的将事件通报全体业主,彻查小区壁炉安全问题也没有回复。我要求查清事故原因,给女儿一个说法。”

   谁来承担责任?

  2004年6月,小丁当一家购得纳帕溪谷一栋房屋,2005年11月入住。至事发,没有对房间和内饰进行过任何改动。

  出事当晚,丁当爸呆坐在家里,发现壁炉重达100多公斤的大理石构件,完全靠胶水粘在石膏板上,与墙体之间没有任何加固件。他感到这个“杀人壁炉”背后,一定存在违规安装和施工的情况。

  据开发商提供的《小户型石材壁炉套施工合同》,纳帕溪谷小区的建设单位是北京翰宏基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总包方为居其美业公司,施工单位为新京艺术雕塑厂。

  壁炉套施工方曲阳县新京艺术雕塑厂负责人在最初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壁炉套上的大理石之间是用大理石胶粘贴的,壁炉套与石膏板之间是用玻璃胶沿边填空粘合。大理石壁炉套很沉,按常识用胶粘不住,但总包方要求这样安装。

  原建设部2001年11月1日发布的国家标准《建筑装饰装修工程质量验收规范》规定:饰面板安装工程的预埋件(或后置埋件)、连接件的数量、规格、位置、连接方法和防腐处理必须符合设计要求。后置埋件的现场拉拔强度必须符合设计要求。饰面板安装必须牢固。《关于花岗岩、大理石、预制水磨石内墙饰面构造表》中明确规定,厚不超过2厘米的饰面石板用大力胶粘贴,厚2厘米以上的石板材、石材线脚等装饰石材用不锈钢锚固件固定石材。

  这套精装修的房子,是按照毛坯房在北京市建委获得验收的。精装修部分,包括大理石壁炉,是建设单位北京翰宏基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总包方居其美业、施工单位新京艺术雕塑厂共同组织验收的,至于依据何种标准验收、是否监理,我们不得而知。

  丁当爸告诉记者:“北京翰宏基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是装修总包方居其美业的大股东,这意味着自己建设施工自己验收,如果企业为了赚钱降低标准,谁来监管,谁来保证消费者安全?”

  对于记者的采访要求,北京翰宏基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至今没有回应。

  北京市昌平区建委副主任苏先生表示,此案已移至昌平区政法委,不方便做任何表态。

  丁当爸的律师李方平告诉记者:“国家从节能减排、节约的角度鼓励精装修房建设,避免个人装修过程中造成浪费,这是可以理解的。但是现在监管体系不作为现象明显,建委只负责建筑主体验收,不负责内部装修验收的规定,使得一些房地产开发商为了降低成本,在精装修阶段做手脚。这样,最终受害的还是消费者。”

  从上世纪90年代起,原建设部就积极倡导精装修房。但是,至今没有相关精装修房施工、验收的国家标准。原建设部2002年3月5日发布的《住宅室内装饰装修管理办法》和2002年7月8日颁布的《商品住宅装修一次到位实施细则》中,没有涉及工程细部的技术规范,也没有详细的验收标准和惩处规定。

  标准是承担责任的唯一依据吗?

  丁当爸说:“出事次日,我们就报了案,可是一直没有立案。警方解释,能否刑事立案,关键要看壁炉在安装过程中相关责任人是否违反了国家有关法律规定,这要由当地建设部门出具结论认定。昌平建委负责人则答复:他们对商品房质量的监管只负责到房屋质量验收阶段,壁炉是在验收之后开发商另行安装的,已经超出了监管范围。此事,还是应当由公安机关委托相关司法鉴定机构调查为好。”

  小丁当属于非正常死亡,必须要公安部门出具火化证明才能火化。但是,接案派出所却拒绝了丁当爸开“火化证明”的要求。没有火化证明,小丁当只能躺在医院冰冷的太平间里,父母情何以堪?

  2009年9月1日,丁当爸向北京市昌平区公安分局和建委分别提交了“刑事控告书”,要求对开发商等相关责任人触犯“工程重大安全事故罪”刑事立案,并对纳帕溪谷的房屋质量进行彻查。

  2009年9月2日,昌平区公安分局、昌平建委、昌平安监局三家单位组成了联合调查组,到事故现场勘验。

  丁当爸告诉记者:“我们要求了解事故真相,明确应该由谁来承担责任,对犯罪者绳之以法,而不是仅仅通过赔偿私了。钱不能解决问题,即使赔偿了,我们也会把钱全部捐出来。”

  接下来,又是几个月的等待,事故检测报告书迟迟难产。

  对此问题,中国消费者协会副会长、中国人民大学商法研究所所长刘俊海说,根据我国《刑法》第一百三十七条规定:“建设单位、设计单位、施工单位、工程监理单位违反国家规定,降低工程质量标准,造成重大安全事故的,对直接责任人员,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罚金;后果特别严重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针对“没有壁炉安装标准,所以也涉及不到降低工程质量标准的问题”这个说法,刘俊海说,《刑法》实行罪行法定,不能类推,只有刑法规定的行为才能追究刑事责任。这里就涉及到对“降低工程质量标准”的理解。我个人认为,不管有没有标准,开发商、建筑施工方,都要从确保人身安全的最基本要求出发,降低标准导致重大安全事故案件适用本法没有问题;没有具体施工标准,应从行业惯例出发,从保护业主最基本的人身安全的要求出发,壁炉没有采取膨胀螺丝或者其他安全固定方式,应当视为造成他人人身安全严重受损害的不法行为。从行为本身来说,不能说不管国家怎么规定,想怎么施工就怎么施工,造成重大损害也不用承担刑事责任。一定要正确理解国家标准的适用。在有关部门还没有来得及制定详细标准体系前,应该依据一个合理的标准来判断生产者应否承担产品的侵权责任,应否依法追究刑事责任。没有国家标准不能成为剥夺消费者要求民事损害赔偿权利的借口。

我要评论
评论题目:
评论内容:
验证码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