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平台   注:办公平台仅限于消费者协会系统内部使用。
登录
当前位置: 首页  > 中国消费者杂志  > 2010年  > 第03期  > 公益诉讼第一人――丘建东
第03期
公益诉讼第一人――丘建东
[字号:]
2010-05-05

  本刊记者    茹敬涵

  不知道他是不是世界上最后一个理想主义者,但理想和浪漫确实贯穿了他的一切。或许是缘于这份浪漫,就连笔名,他也起做蔚蓝色,他说:“不是血腥味绯红的搏斗,也不是缺乏明朗的灰色的晦涩,而是理想主义的旗帜在飘扬,是吊灯下的圆舞曲在演奏,是终极极端年代的精神在展示……”

  他,就是以“一块二”官司知名的丘建东。 14年来,他精心策划了20多起公益诉讼,小额服务打假、垄断打假、公益打假,每个官司都不是为了钱,只是要个说法,因此他当之无愧,被誉为“中国公益诉讼第一人”。

  2009年12月26日,在纪念中国消费者协会成立25周年论坛上,记者见到了丘建东。他个头不高,体形偏瘦,穿着一丝不苟的中山装,代表证规整地挂在脖子上,显得严谨而又认真。

  人们对他的了解,更多的是“全国城市保护消费者权益十佳志愿者”、“中国首届维护消费者权益十佳”、“中国3·15奖章”获得者……然而10年前,他还是福建省龙岩市新罗区技术监督局副局长。

  1999年,他毅然辞去副局长职务,转而以职业法律服务工作者的身份,从事消费者维权和法律服务工作。很多人不理解,可是他说:“我这一辈子都在思考如何变得不平凡。脱去官服,穿上平民装,虽然辛苦,但可以更加自由。”

  “一块二”官司

  “一块二”官司是丘建东打的第一起公益诉讼,他的索赔金额只有一块两毛钱。

 1996年1月4日,元旦刚过,丘建东带着起诉状走进龙岩市人民法院。他要状告龙岩市街头一家公用电话亭和龙岩市电信局,原因是公话亭未执行夜间、节假日长途电话半价的规定。但是他的诉状一经递出便遭到阻挠,邮电局长斡旋,法院的负责人也找他谈话。因此,“一诉”邮电局以丘建东撤诉无奈收场。

  然而7天之后,倔强的丘建东再次叩响法院大门,这次起诉的原因是公话亭依旧未整改。法院立案了,春节前夕合议庭开庭审理此案,《经济日报》、福建电视台等多家媒体都前来现场采访,但出乎意料的是,他又一次选择了撤诉。谈到撤诉的原因,丘建东对记者透露了当年的感受:“社会压力太大了!案件一撤,大厅里的人群顷刻间如潮水般退去。我心里不禁一阵痛楚,一篇宏大的文章开了头却没有了结尾。”

  1996年底,丘建东在漫天飞舞的雪花中又来到北京,开始四处查看首都公话亭的收费情况。功夫不负有心人,1997年1月4日,他来到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法院,将西城区前门甲西大街一号公话亭和东城区东交民巷27号最高人民检察院招待所公话亭告上法庭,“三诉”邮电局。

  丘建东随着“一块二”官司一夜成名。他形容自己当时的感受说:“原来这个是世界第一的!”

  今天,“一块二”官司已被写入我国高中《思想政治》课本。作为教材,它已不再是一起简单的法律诉讼,而是更深层次价值观的有益探索。“一块二”官司究竟值不值得打?

  有时候,探究某件事物的价值,物化的结论往往并不足以成为定论。这起官司的价值并不在于最后的索赔金额,而在于它的精神,丘建东精神——作为法律工作者,能够推动社会法律思想体系的完善、促进公民法律意识的进步,就是他最大的快乐。

  “我的每个案子都是精心策划的”

  从1996年到现在,丘建东一共打了20多起公益诉讼。他说:“一些普通的诉讼就像鸡啄米。比起低头啄米的鸡,我喜欢做的是仰望星空的思想者,虽然痛苦,但是也很快乐!我的每个案子都是经过精心策划的,每次我都会确定新的目标,选择新的角度,创造新的案例。我想做公益诉讼的领跑者,所以力求每次都不会重复。”

  除了打公益官司,丘建东一年还要参加不少大大小小的价格听证会。小到龙岩市公交车月票提价,大到国家铁路春运提价听证会、福建电力价格听证会,他都以消费者代表身份去参加。每一次,他都很认真地准备发言稿并积极发言。

  2004年12月24日,福建省龙岩市物价局主持召开“中心城市公交月票提价听证会”。丘建东作为听证会代表,大胆地对评审报告发出质疑,指出听证会存在程序错误。一场提价听证会因为反对声音的存在而不成功,龙岩公交提价申请未获得通过。听证就涨价的“怪圈”也因为丘建东的出现,第一次被打破。

  为了维持生活,解决经济来源,丘建东开办了法律事务所,代理其他收费案件,但他每年还是至少要打一两起公益诉讼官司。有人指责他喜欢作秀出风头,打公益诉讼案件是为了炒作,是为了出名。但丘建东说:“作为一个公众人物,存在不同意见是很正常的。但是我认为自己做公益诉讼和接受媒体采访,是思想上的张扬而不是作秀。通过媒体把我打公益官司的事情广而告之,这样才会使得我做的事情具有轰动效应,这样才能引起更高层次人士的关注,对它进行研究和思考,从而推动更大的制度进步。”

  福建至信律师事务所陈亮辉律师,是丘建东曾经并肩作战的“伙伴”。他说,丘建东对待每一桩诉讼都很热情,而且经常打电话向他讨教案件涉及的有关法律问题,他认为,丘建东的性格对他从事法律行当也有一定影响。“他有点迂腐,不够灵活,更多沉浸在他自己的世界里,不喜欢跟人交际,大部分时间都去写那些忧国忧民、又根本发表不了的文章去了。”

  政府“买单”

  采访中,丘建东摘下手表放在桌上。记者注意到,这是一块十分特别的手表,梅花牌,黑色表盘,镶有金色边框。

  他显得很得意:“你看我这个表漂亮吧!知道我为什么选择黑色吗?”

  记者猜测:“因为黑色象征沉着与冷静?”

  他补充道:“还因为黑色代表着高贵与典雅。”

  不难发现,对于工作,他是沉着、冷静的;而对于地位,他渴望高贵、典雅,在丘建东的眼里,公益诉讼本应被称赞,得到更多的肯定。

  这份肯定不光要被动的等待,有时还需要努力争取。2006年全中国第一例政府奖励公益诉讼案,是丘建东最引以为豪的案例,这一次他向政府争回了肯定!

  2006年4月,丘建东在上杭县经过一场公益诉讼,促使当地特快专递由20元降为10元。事情似乎就到此结束了,但丘建东想“法律不是规定可以找上杭县人民政府领奖吗?因为30万上杭县人民将受惠于新的邮资政策,受益人所在地的‘父母官’可以为人民买一次单吧?”

  于是,他写了份申请奖励书给上杭县信访局转县政府收,要求奖励自己475元人民币。不料信访局出函驳回了丘建东申请:降价属实,但并不是你的诉讼结果,巧合而已。就在丘建东准备依照《信访条例》向市一级提出信访复查时,福建电视台到访并播出纪录片,事情突然有了转机。上杭县人民政府派人送来800元人民币,表示这就是奖励金。

  “800元进账了,要钱的目的是什么?钱并不敢多要,主要是为了获得政府对公益维权事业的承认。”回想起当时的情景,丘建东激动地说:“这是全国首例政府奖励公益诉讼!”

  “我不是爱打官司的人”

  走过14年的公益诉讼旅程,丘建东称“我们不学义和团,我的榜样是康梁。”他说:“公益诉讼需要妥协而不是对抗,需要改良而不是革命。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要做康梁。”

  虽然在众人眼里,丘建东是一个爱找麻烦、经常挑刺的人,但是他却说:“我不是爱打官司的人。”

  对于做公益诉讼,他认为,政府对民众要妥协,民众对政府也要妥协。“不要对抗,大家都要做出让步,这是一种精神,妥协才能走向成功,对抗只会造成双方的破裂。”他提倡妥协的精神,提倡向黑人马丁·路德金学习。采取上诉的方式,只是一种途径,而他的最终目的是和平解决问题。

  采访结束时,丘建东送给记者一本《丘建东公益诉讼十年案例选编》,在书中,记者看到这样一句话:如果说,起诉是一种勇气,敢为开天下之先,跃马横刀站出来向乱收费现象挑战,那么,果断撤诉则是一种更大的勇气,一种具有老子哲学风格的勇气,大有若无,大实为虚,此时无声胜有声……

我要评论
评论题目:
评论内容:
验证码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