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平台   注:办公平台仅限于消费者协会系统内部使用。
登录
当前位置: 首页  > 中国消费者杂志  > 2004年  > 第08期  > 特别报道七:变了味的“一日游”
第08期
特别报道七:变了味的“一日游”
[字号:]
2004-09-14
近年来,旅游中的“一日游”因其经济实惠、花较短的时间游更多的风景名胜而受到游客欢迎。然而,一些旅行社受暴利驱使,在宾馆、火车站、招待所等场所派发宣传单,以低价作诱饵,游客上车后随意加价,景点参观走马观花,频繁安排购物,旅游途中导游甩客等现象时有发生,致使其投诉率一直居高不下,成为变了味的“一日游”。  游费随意涨价吕先生一家来北京旅游,在王府井大街观光时,他们先后收到几十份北京一日游的宣传单,价格从90元到130元不等,宣传单上还有“绝无其他杂费”、“先游后付款”等承诺。这些印制得花花绿绿的纸片,几乎每走十多米就有人往你手里塞。吕先生最后预定了其中的一家,每人消费120元,主要景点有八达岭长城和十三陵。在开往长城的途中,导游小姐开始收团费,她突然提出要去一个叫“老北京”的景点,每人另外收费45元。尽管导游渲染得天花乱坠,车上所有人都不知道这个景点为何物。有人提出是否可以不去,导游马上变了脸:“去留自由,不去的人前面下车!”迫于人生地疏的压力,大家只好就范。临近长城,导游又提出每人交乘坐滑车的费用30元……  参观点“偷梁换柱”  广东省消委会曾接到消费者黄女士投诉称,他们堂姐弟3人到天津探望一位生病的亲戚,由于堂姐和堂兄弟都没有去过北京,于是决定顺路到北京旅游。为了方便,他们在所住的酒店报名参加了“北京一日游”。黄女士曾经于1996年在广州参加旅游团来过一趟北京,可这次的旅游经历却与上次大相径庭:首先是长城“变了样”,黄女士记得,她曾经去过的长城是坐缆车上去的,而这次改坐滑车,上长城的梯级陡峭了,攀爬辛苦了,景观却不如从前,黄女士当时还不知道个中原因,以为长城改观了。后来在一位“的哥”的点拨下,才知道当日导游带他们去的不是著名的八达岭长城,而是这两年新开发的水关长城,难怪黄女士觉得长城变了样。她的堂姐和堂兄弟对没能去到著名的八达岭长城尤为感到一种遗憾。导游和宣传单上的说法明显误导了消费者,同时也剥夺了消费者的知情权和选择权。  据了解,包括八达岭长城、明十三陵和十三陵水库在内的“长城一日游”,团费开价一般在120元以上。如果是坐游1路去自助旅行,车费要50元,八达岭长城的票价是45元,加上明十三陵的票价,也得要120元。消费者一算账,还是跟旅行社省心省时。其实,按旅游局规定,各旅行社必须向游客出示旅游景点游览时间标准,并让游客签字认可。而某些组织“一日游”的旅行社提供的景点游览时间标准中,八达岭长城往往被“浓缩”成长城两个字,不知其中奥妙的游客欣然大笔一挥,签上名字,然后就被带到了八达岭水关长城。水关长城的票价是12元,团队还能优惠到10元。这一“掉包”,旅行社从每个游客身上就多挣了35元。再加上从购物点拿的回扣,平均每个游客要被这些旅行社额外赚走80元。  “中医馆”成旅游胜地  广东省消委会于年初派出工作人员展开调查,并以消费者身份远赴北京参团“北京一日游”,结果发现某些旅行社假冒“国旅”、“青旅”等名社组织的“一日游”存在种种陷阱:比如,调查人员发现导游没有按宣传单上的行程带团到居庸关,却把他们带到了行程没有安排的“中医馆”。在车上,导游说:“这次我带大家到一个平时难得一见的地方,这里的著名中医平时只给中南海的国家领导人看病,今天我们有机会见到他们真是一个很难得的机会,大家可以替家人朋友看看病,也可以向他们咨询一下自己的身体状况,这些都是不用钱的,我们此行的目的是为了让大家了解我国历史悠久的中医文化。”  据广东省消委会调查人员叙述,“进入中医馆,一位自称是给日本首相田中角荣看好过病的70多岁的老教授给大家讲了10分钟的课,大家被要求关掉手机,怀着崇敬的心情听完老教授讲述中医日常保健知识后,老教授话锋一转,叫了几个早在门口等待的像是老教授学生的人进来,说是为大家义诊。一位年约30岁的男医生摸了一下调查人员的脉搏后,对调查人员说:‘你的脉搏有点虚弱,需要吃些中药调理一下。’调查人员看到医生们都在忙着为团友开药,还听到一位团友说:‘不是说义诊吗?怎么还要交钱?’为她看病的一位女医生当即理直气壮地说:‘看病是不用钱,难道开药也不用钱吗?’调查人员见到桌子上摆着一瓶标有‘清肝灵’标签的中成药,上面贴着一张纸写着380元。调查人员转眼望去,只见另外两名年轻的团友正把口袋里所有的钱都掏了出来,大约是500多元,由于钱还是不够,医生便说:‘你妈妈的病要吃3个疗程的药才能痊愈,500多元只够吃一个疗程,你们回去后按这个地址把余款寄来,我们再把另外两个疗程的药寄给你。’”这简直是导游与“中医馆”串通一气,对游客强买强卖!  哪儿的回扣多就去哪儿  北京的刘先生利用今年五一假期去了一趟西安。和许多游客一样,去西安当然不能不去看兵马俑,于是他报名参加了一家“临潼一日游”。可是,从当天上午12点多才到达临潼一直到下午2点多,导游安排的旅游景点除了临潼博物馆、兵谏亭和秦陵地宫,却始终不提去看兵马俑。旅游团的外地游客纷纷向导游抱怨说:“为什么最有名气的兵马俑不去呀?”导游于是开始支支吾吾,不知所云。  据了解,像这种“临潼一日游”竟然不去兵马俑的情况,在其他旅游线路上也并不鲜见,一位业内人士揭开了其中的秘密。他透露说,比如随团去苏州旅游,一般情况下,来苏州的游客总是希望游玩到一些具有苏州特色的园林,然而旅行社在利益的驱动下往往自设旅游路线,他们的利润主要来自门票销售中的高额回扣。随着一些园林的“下放”,园林给旅行社的回扣也在逐渐上升,有的甚至达到50%以上,例如,忠王府5元,回扣2.5元;耦园门票25元,回扣15元;水上游30元,回扣22元;枫桥景区24元,回扣14元;玄妙观25元,回扣15元。而一些苏州著名的景点像狮子林、虎丘、留园、西园等回扣只有10%左右,旅行社为了追求高的回报率,自然将那些回扣较低的园林冷落,游客只能望园兴叹。  购物落“陷阱”  广东省的黄先生参加“深圳一日游”,在中英街购物时却落入“陷阱”,花了近万元买了一台无法使用的日本佳能数码摄像机。黄先生说,进入中英街之前,导游在做景点介绍时就鼓动游客购买数码摄像机,说是中英街免税划得来,而且没有假货。随后,一“团友”在一家店里看中了一款最低报价为2000元的数码摄像机,并拉黄先生一起还价。当时黄先生只有1300多元,并没打算购买,可店员极力要求他还价。出于帮“团友”的好心,黄先生随口说出1950元,没想到店家一口答应,那位“团友”立即交了钱。黄先生正想走,却被店员扯住,说黄先生既然还了价就必须买。这时,“团友”解围般地主动表示可先替黄先生垫付700元。黄先生觉得1950元买台数码摄像机也很划算,便同意了。  黄先生和“团友”走出店门,导游说黄先生买的机子是模拟机而不是数码机,两人立刻返回要求退货。可店家声称只能换不能退,随后拿出的几款数码机要价都在万元以上,并动员两人到附近银行办牡丹灵通卡付款。黄先生不想带台过时的模拟机回家,只好同意。这时导游在柜台边不断地催促快办,后来店家开价1万元,“团友”砍到9900元,黄先生补了差价,连发票也没开,拎着机子就走了。  第二天回到家,黄先生一试机,发现竟然只能摄像而信号却不能记录。而且上网一查才知道,这种机型在内地正规销售价才5900元。  后记:据了解,参加当地“一日游”受骗的一般都是外地游客,这些游客往往人地生疏,又容易被一些“黑旅社”的低价格所吸引。所以,一方面希望有关部门能加大打击“黑旅社”的力度,一方面广大游客也应增强自身的维权意识,一定要选择经工商部门注册、旅游主管部门审核的正规旅行社,不要“贪小便宜吃大亏”。(本刊记者卢舜茜)
我要评论
评论题目:
评论内容:
验证码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