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平台   注:办公平台仅限于消费者协会系统内部使用。
登录
当前位置: 首页  > 中国消费者杂志  > 2004年  > 第08期  > 特别报道二:时下流行“自虐游”
第08期
特别报道二:时下流行“自虐游”
[字号:]
2004-09-14
对于生活在大都市的时尚一族来说,自助游、驾车游已不再新鲜了。游遍了名山大川,看够了繁华绚丽的他们,最渴望的是逃离都市,回归自然。于是,他们放着安排周到、吃住优越的旅行团不报,偏偏喜欢自己背着沉重的背囊,专找荒山野岭的地方,心甘情愿地以苦为乐。于是,有人把这种自找苦吃的旅游称为“自虐游”。喜欢这种旅游的人,在劳其筋骨后还往往大喊“爽”,声称精神头儿倍增。好像吃苦受罪的感受不是吃黄连,而是蘸了糖的毒品,吃了能上瘾似的。  白领热衷“自虐游”  不久前,记者从一家户外俱乐部了解到,该俱乐部的会员中,每周都有20人左右参加这种被称为“自虐游”的旅游方式。本以为自虐只是穷学生穷“蚂蚁”一族迫不得已的举动,没想到“自虐游”已悄悄成为当下高薪白领的最新旅游时尚。  通常意义上的旅游,是跟着旅行社,乘大巴、住宾馆、吃饭店、跟定导游,在安逸与舒适中走马观花,一切都在预料之中。而参加“自虐游”的人却反其道而行。他们背上行囊,系紧登山鞋带,怀揣地图和指南针,走出遍布钢筋水泥的城市,投身于峡谷、山巅、河畔、密林。他们所去的地方,在旅游杂志或者一般旅行社的线路上是找不到的,但是在圈内却小有名气。比如,黑龙江省内的黑龙江宫湿地、大青山等。如果想舒服一点,带上个气垫睡毯,或者吃的里面带点鲜肉丝,那是“腐败游”;如果想艰难一点,就特意降低饮食标准,非得走到筋疲力尽脚抽筋,那叫“自虐游”。这些人都是环保使者,他们自带垃圾袋,将宿营或者生火做饭时产生的垃圾带走。  这样的旅游时尚是怎样“酷”起来的?这家户外俱乐部负责人告诉记者,这全是网络帮的忙。先是有网虫凑热闹在网上大侃自己的旅游体验,然后抱怨坐火车乘飞机太没劲。他们一点点地从网后面走出,大家聚在一起,计划着用另外一种方法远行。  据记者了解,“自虐游”的队伍正在逐渐扩大。他们从网上、报刊上、地图上,从一切可能的资讯上,搜寻着可供探寻的山山水水。双休日在城市周边,长假则奔向千里之外。自己组合,自己设计路线,费用AA制,是他们所热衷的一类野外活动方式。  在“自虐游”中领悟人生  现如今,面对生存压力,人们难免有在城市里彷徨和迷茫的时候,但喜欢“自虐游”的人却说,只要你背上背包,到山里呆两天,回来你就什么都明白了。朋友们还有个玩笑:可以把野外生存俱乐部作为考验情侣的地方,因为无数的例子证明,是骡子是马,背上包,到山里走一遭就知道了。在城市生活中显露不出的劣性在特殊环境中遮掩不住,往往情侣结伴而去的,回来后不是更入佳境就是劳燕分飞。  陈军的足迹已遍布全国各地,浙江、四川、陕西甚至西藏,还到过珠峰3号营地。他说,因为厌倦了那种朝九晚五的生活,于是便选择了做一个游走的人。“当你走进山林,登上一个新的高度,生活中的有些东西你就很自然地放下了,最重要的是,那一刻,你还在自由呼吸,这就足够了。”他的话充满哲理。  听一位玩徒步一年多的朋友讲,她曾经一次连续徒步超过14个小时,那是一大片草原,沿途没有什么景色变化,她甚至希望路上出现一些险要的地段,好提高自己的兴致,否则,感觉像是走一辈子也到不了山顶。所以,这种旅游体力不是第一位,最重要的是考验一个人的意志力。  今年五一期间,第一次参加“自虐游”的小虫告诉记者:直到现在她也不清楚自己选择去的真正动机是什么。但有一点她是肯定的,就是“期间所生的点点滴滴,一人一事都会让我们终身难忘,永远记忆如新。让我们为自己感动,为他们感动,徒步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曾经共同参与共同体验的感受将会是记忆中永远闪亮的片断!”  小虫说,当时他们一行30多人浩浩荡荡,男女搭配悠闲的走着。走到一半的行程,痛苦接踵而来,有的人脚开始冒泡了,有的人身体吃不消,但极少有人退出,他们一直相互鼓励,说不出的感受面对毅力和体力的考验。“想经历一些‘咬牙的痛苦’,想体验一下在‘痛苦’中‘坚持’的滋味,想感受一下在‘坚持’中‘互助’的影响,虽然有些‘驴友’们没有走完,但是他们尽力了!只有用心去感受,用身体来尝试,走过、累过,才算!”  “驴友”提示:  在城市生活久了,人们难免变得匆忙、世故,许多时候甚至连生命的本质都给忽略了。“自虐游”却给都市人这样一个机会,让他们走到自然中,体会探险和挑战的感觉,这是现代都市生活久违了的东西。  “自虐游”并不是训练人们在丛林中找路和如何翻越高山的技能,因为这些技能对于城市的年轻人来说,一生也用不到几次。它不是技能训练,而是代表一种生活观念和生存状态。与城市生活的忙乱、物欲、喧嚣、奔波和身心疲惫相比,“自虐游”能给都市人提供的是一种清新、原始、充满智慧的自我空间。  在“自虐游”中享受快乐  说起“自虐游”,核心FANS都算得上是大公司的“白骨精”(白领、骨干、精英分子)。平时在公司里衣冠楚楚,言必带英文,加班如同吃饭一般平常,花钱如同流水一般随便。正因为优越的日子过得惯了,想找点新的发泄点,“自虐游”就成了周末的宣泄手段。  在外企工作的王小姐一年前也爱上了“自虐游”。一到周末就背起背包到深山露营。看上去绝对算得上“美女”的她,平时文静可爱,但是到了周末就人影不见,直到周一顶着满脸的高原红上班时,大家才知道她“自虐”去了。  睡在家里温暖的床上和睡在又冷又硬的睡袋里有什么不同?王小姐仰起头非常认真地说:“这怎么能一样?睡袋外一抬头就可以看到夜空中美丽的星星。”  据王小姐介绍,野游者的旅程总是在一个人迹罕至、鸟兽出没的陌生大山里进行,这样,野游者才可能看到浓密的丛林、不知名的野花、清澈见底的溪流……然而,野游并非浪漫的旅程。没有现成的路,更没有路标,只有依靠地形图、指南针、海拔表和自己的头脑来判断方位,选择路径。“自虐游”是可以让人上瘾的,它的乐趣就在于能够给人一种全新的生存感悟。  因为王小姐的痴迷,不少同事也在她的影响下加入了背包游。她所在的公司领导还特地联系了一次野外拓展,据说是为了锻炼所谓的集体凝聚力。现在的王小姐一说起“自虐游”就一脸自豪:谁“自虐”说明谁优秀。  “驴友”提示:  很多人在大自然中迸发出了会心的笑,笑得十分灿烂,那是都市里很难见到的。当夜幕降临,人们围坐在篝火边,笑声漫天飞舞,那种快乐是不能用价值衡量的。有人说他找到了20年前的感觉,20年前是什么概念?孩子呀!他找到的是最本质、最自然的东西。  也许有人会奇怪,走路有什么乐趣可言?但背包族的体会是:这其中有中医所说的“精、气、神”因素,将精神集中在自己的两脚上,双眼注意前方,意念集中,效果就会很明显。美丽的风景你可以自由关注,当然还有清新的空气,啁啾的鸟儿,还有许许多多健身的人们……这些有益的气氛会不知不觉地进入你的身心深处,随着矫健的步伐,你可以感觉到自己的年轻和自信。  在“自虐游”中制造惊险  把自己一路上的心惊肉跳视为区别于普通人平凡生活的独特方式,旅游的全部目的就是为了寻找心脏在嗓子眼儿和心窝间来回运动的那种快感。于是,不让进的地方非要进,不该走的地方非要走。“也许这是我们崇尚自由,太重视感知的结果。”一位旅客振振有辞地解释他们的行为。譬如,平安的、经人工开发、备有登山梯的山径,是他们坚决摒弃的;美丽的、布满游客的景点,是他们不屑一顾的。总是觉得真正的美景是在“游客止步”、“禁止通行”、“闲人免进”之类的牌子后面。  陆力,一个逍遥洒脱的大男孩,现在和几个志同道合的朋友打理着一家野营俱乐部,名字很酷,叫“U-CAN”,在圈内已小有名气。别看他一副文弱书生的模样,但成为一头旅途中永不知疲倦的“驴子”已经有五六年的历史了。曾经是外企白领的他,虽然年纪不大,谈起他所钟情的野营,甚至像一个饱经沧桑的智者。  他告诉记者,像他这样钟情于“自虐”的游客在去年非典后数量越来越多。他们一般选择人迹罕至的地方,必要时雇一个当地人做导游,专走常人难以到达的线路,获取一种探险般的新奇与刺激。这群“自虐”一族常常在网上自组团队,根据“自虐”的不同程度还分成好几个等级,在炎炎夏日集体“自虐”。  “徒步旅行一般可分为两种:一种是城际间徒步旅游。这种方式是有交通工具可以到达目的地,但旅行者不乘任何交通工具而是徒步而行,这样一路上可以更仔细地欣赏乘车时可能错过的美景,而且在途中你可以根据自己的喜好,有选择的游览,自由分配时间。另一种是野外徒步游。这种方式是交通工具完全无法到达目的地,旅行者必须徒步前往。”  “驴友”提示:  “自虐游”中往往充满刺激惊险,但却能充分激发个人的潜能,那种精心设计的痛苦,让人备感痛快。最重要的一点,“自虐游”可以将平时那些微小的幸福和安逸放大,有时甚至是无限放大。比如:一件干燥的内衣、一口热汤、一杯咖啡、一张平时不愿睡但四平八稳的光板床等等。这些在“自虐”过程中经常会变成奢侈品。  要想成就一次“自找麻烦之旅”,你必须具备一系列过人的素质――你的想法要多(不断创造出新麻烦)、脸皮要厚(不怕遭人拒绝)、心眼要硬(将给人添麻烦当成乐趣)。这种形式的旅游,最大的收益就是能锻炼你超强的适应能力和生存能力。(本刊记者刘长水)
我要评论
评论题目:
评论内容:
验证码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