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平台   注:办公平台仅限于消费者协会系统内部使用。
登录
当前位置: 首页  > 中国消费者杂志  > 2005年  > 第03期  > 特别报道之三:知情权拷问贷款利息
第03期
特别报道之三:知情权拷问贷款利息
[字号:]
2005-04-18
存款得利息,贷款付利息,这是天经地义的事,谁也不会在这个问题上说三道四。可生活中就有较真的人,偏要对贷款利息寻长找短。

  一年不同天利息多百元

  2003年,广东海信现代律师事务所律师袁安将深圳市商业银行告上了法庭。理由是,深圳市商业银行对他的贷款按照一年360天的日利率计收365天的利息(日利率=年利率÷360;结息时以该日利率×365),使他的11.8万贷款比国家法定年息多付了86.69元,比按一年365天算出的日利率结息多付了105.74元。

  袁安在深圳市商业银行蛇口支行借了5笔款,其中一笔是2001年9月18日借,2002年9月18日还,为满一年借款,结息是按一年360天算出的日利率计算的,另外4笔借款为364天,应视为满一年的借款,可银行的结息还是按一年360天算出的日利率计算的。只要稍稍计算一下,就可以看出,这其中的“弯弯绕”。袁安的五笔款共11.86万元,如果按照法定年利率(6.435%)计算,他应付银行7631.91元的年利息;如果按照一年365天算出的日利率来结息,他应付银行7612.76元的年利息;而他实际支付给银行的年利息总额为7718.5元,二者相比相差86.69元;和按一年365天算出的日利率结息相比,他多付了105.74元。

  袁安认为,一年为365天,这是国际法规定的,也是民法通则第153条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第198条规定的,存贷款都应该按365天结息。

  深圳市商业银行在答辩中认为,他们的做法完全符合中国人民银行的有关规定,因为“根据中国人民银行颁发的《城市合作银行会计制度》第50条:利率分为年利率、月利率、日利率。换算关系为:年利率除以12=月利率;月利率除以30=日利率;年利率除以360=日利率。另外,中国人民银行颁布的《银行会计基本规范指导意见》也规定:银行采用积数计息法的,应按实际天数结计利息。计算公式是:利息=累计计息积数利率;累计计息积数=每日余额累计数;年利率换算为日利率的关系是:日利率一年利率除以360。因此,我行认为,深圳市商业银行在为客户计算贷款利率时,既可以按年计息,也可以按天数计息,其日利率=年利率除以360是符合法律、法规、规章和国际惯例的。”

  无独有偶。记者也遇到了一位较真者。古先生是搞高等数学的,对数字有着职业的敏感。他把银行为自己出具的还款数额按几何图样画了出来,结果发现,这是一个近似矩形的图样。10月、11月、12月要还的本金分别是895.33元、899.16元、903.00元,利息分别是598.5元、594.67元、590.83元。

  以古先生的理解,他认为,他的14万元(10年)贷款,第一年每月应还1.4万元÷12月,依此类推。利息也应该这样计算。如今的这种还法,是“把后边的利息提前了”。他总结认为,一是将30%的时间还掉了70%的利息;二是如果我提前还款银行又赚了。

  古先生认为,银行的这种计息方法侵害了消费者的权益,因为签合同时没有人向他讲明这一切,自己的知情权没有受到应有的尊重。

  而袁安也认为,世界各国银行不满年的存贷款有以一年365天算出的日利率结息的,也有以一年360天算出的日利率结息的,但不能由银行单方确定以一年360天算出的日利率结息,而应由借贷双方约定。

  先不说他们对银行计息的看法正确与否,但他们不约而同地强调自己的知情权。银行从来是国家面孔,人们已经习惯它现有的一切,从未有过质疑。但是,当袁安、古先生提出自己的疑问后,我们就不能不想一想:袁安的贷款并不多,假设去银行贷款的人贷的都是这样的数字,那么一个人105.74元,10人是多少?100个人是多少?而贷款的人又何止成百上千?我们是否可以看到一个黑洞?

  这不是个案能解决的

  中国人民大学金融研究所副所长赵锡军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银行计算利息要考虑两个方面的因素。一是交易涉及到的时间问题,二是银行按惯例有自己的业务计算方法。在国际上,有的国家按365天计算,有的国家按360天计算,有的国家有时还按实际发生的时间,如有的年份是闰年,则按366天计算。比如英国、日本就是以一年365天为基数来计算,美国就是按一年360天计算的。有的交易不到一天,则只能按小时计算。

  赵所长说,消费者的这种质疑是不成熟的市场很典型的表现。目前,我国正是从粗放管理向细致规则和管理过渡的时期。所以,出现银行自己要对自己的规则进行改进和消费者对贷款事宜的理解逐步深入的情况。在过渡时期,谁对谁错是不大好说清的,双方看法上有差距也是在所难免的,需要双方之间不断磨合,逐渐形成一个规矩,走向成熟。无论是消费者提出质疑,还是银行逐步完善自己,最终会形成银行和消费者都能接受的规则。所以,对贷款利息以及对银行其他问题的质疑,不是某个个案能够解决的事情。

  相对于弱势群体的消费者,作为强势的银行应该首先改变自己。对此,赵所长认为,我国的银行将逐步向国际规则靠拢。金融业在我国放开较慢,但将来肯定会开放,那时候,无论是投资,还是消费贷款,贷款人既可以向国内银行贷款,也可以向国外银行贷款。也就是说,贷款这一平台不再是国内市场,而是国际市场。那时,即便银行自己不能跟进,市场也将逼迫和推进它。

  其实,这种质疑还有过一次引起轩然大波的事例。就是2003年关于两种房贷的争议。赵所长强调,贷款人与银行就两种贷款模式争论焦点表明,对于资金的价值计算,双方有着不同的评判标准。银行的标准是遵循经济定价的原则,把不同年限的钱折成当时某一刻的现钱来计算,这意味着越往后的钱折成现钱时越不值钱。所以,在计算资金的现金价值时,不是简单的利息相加。

  当然,后来的争论使这两种贷款方式的相同相异比较明朗了,人们也明白了两种还贷方式其实并无区别。但问题是,很多贷款人是在不知道有两种贷款方式的情况下而采用了“等额还款方式”。赵所长指出,这体现了中国金融市场普遍存在的信息不对等的问题。我国金融市场发展水平很低,金融知识薄弱。解决这个问题是两方面的责任,作为金融服务的提供者,银行应加强产品宣传与推广;作为产品的购买者,银行客户应自行对产品进行全面的了解。

  针对消费者对利息的质疑,赵所长认为,银行要明白消费者的要求,这是最重要的一点。那么,作为消费者呢,赵所长给予了如下提示:消费者从自身利益出发要考虑周全后再向银行提出来,并清楚地表述出来;在涉及金融事宜时,最好能让专家参与。

  谁也不愿被蒙在鼓里

  过去曾有个顺口溜:大师傅的勺、司机的方向盘、医生的听诊器什么的,说白了,就是拥有某个职业的人利用职业的工具“近水楼台”地为己得利,并“易如反掌”地制约他人。这应该是计划经济体制下的产物。而在今天的市场经济条件下,职业(企业)的首要意识应该是服务,就像古先生说的那样:“企业就是为社会服务的,企业是靠服务来赚钱的。”

  然而,我们的金融市场还没有开放。过去,银行是政府的钱袋,没有市场化运作,在商品经济的今天,银行的最大问题就是缺少服务。与消费者发生关系的条款、协议很多都是“一面之词”,消费者无法获得全面的信息。古先生总结了三条:不告诉你;告诉了你你也理解不了;等出了事再给你解释。这一解释,利就难在你这边了。所以,古先生认为,银行必须加强和提高服务意识,而服务中最重要的就是尊重消费者的知情权。而且,除了经营方要诚而有信地尽告知义务外,还应有中介组织帮助消费者建立知情权。就像武汉出现的“有偿代理投诉”公司那样。消费者需要的服务有千万种,但消费者不可能成为每个领域的专家,而每个领域都有专家,专家的知识水平、专业素养和技能可以帮助消费者打破信息的不平衡。

  中国消费者协会研究室的丁世和主任的话更具人文色彩。他说,信息不对等本身就是对消费者的歧视,是对消费者的不公平和不公正待遇。他认为,对称信息的获得,需要创造一个诚信的环境,行政执法、监督抽查、消协、媒体、行业协会、专业机构、科研部门等都应该为消费者提供信息咨询服务。他说,国际上有一种新的经营理念叫做“知识营销”,即不再单纯地出售产品,而是用服务赢得信任,让消费者时时处处感到自己被关怀。因为,知情权是所有权力的基础。

  也许有人会说袁安和古先生的质疑幼稚、外行,可内行的人为什么不能诚心诚意地向他们一一说明呢?

  与其说是知情权拷问银行的贷款利息,不如说是在拷问着强势的诚信……

  ○本刊记者段梅红
我要评论
评论题目:
评论内容:
验证码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