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平台   注:办公平台仅限于消费者协会系统内部使用。
登录
当前位置: 首页  > 中国消费者杂志  > 2005年  > 第03期  > 特别报道之六:虚假电视广告“闹”农村
第03期
特别报道之六:虚假电视广告“闹”农村
[字号:]
2005-04-18
中国消费者协会的一份调查报告显示,87.5%的农民获取信息的主要渠道是电视。可见,电视已经是广大农民娱乐和了解信息的主要资源。可是,一些地方电视台又能给他们提供什么样的信息呢?记者最近来到河南农村,与老乡们看了几个晚上的电视,印象最深的就是一些地方电视台的广告虚假和粗制滥造成风,令人咋舌。这些广告不外乎是介绍农资、医疗、招生招工等信息,但广告却低劣冗长,借用老乡的一句话就是:“老婆娘的裹脚布,又臭又长。”

  大喊大叫,牛皮吹上天

  说农村广告,首先要说农资,特别是春种秋收之季,这些广告更是铺天盖地。本来,由于大多数农民用的都是简陋天线,平常时间几乎没有电视信号,能看电视的时间大多是在晚上,可就是在晚上7点到9点的黄金时段,电视除了按时播出中央台的《新闻联播》外,几乎被广告所充斥。这些广告的制作低劣,几乎没有什么艺术性可言。比如某农药广告,总是一个男声用高八度的声音说着什么:“……杀虫!杀卵!杀!杀!杀!……”用电脑特技制作的一个人喷上某农药,那些害虫纷纷“落马”的情景,让懂得电脑技术的人看了感觉特别假。可对于一部分没有多少文化的农民,看了后却信以为真。

  同时,这些广告虚假宣传特别严重。科学种田一直是农民追求的目标,一些农科院的产品更能赢得农民的信赖。一些商家正是抓住了农民的这种心理,大打这张王牌。记者发现,这些电视广告的产品不是打着“某省农科院”就是“中国农科院”的旗号,要不就是“国家星火计划”的牌子。好像都有“深厚”的背景,都有着“不容置疑”的质量保证。

  记者曾对这类广告产品进行了调查,发现这些产品中有很大一部分的包装印刷质量低劣,虽然有“某农科院”等字样,但也是模糊不清,有的甚至连电话都没有,让人一看就感觉到是小厂子的伪劣产品。农民买回这样的产品,不知要酿成什么样的恶果。据一位知情人透露,市场上有一部分产品都经过了偷梁换柱,经销商为了提高利润,就把自己“培育”的种子买一些印有“某农科院”字样的包装袋装进去,这样,普通的种子立刻就成了“某农科院”的“新品种”。反正农民买了去,如果长势不好或者出苗不齐。这些经销商肯定会找出“你种得不科学”等等一大堆理由,说得你哑口无言,只恨自己不懂科学。

  记者在看电视时发现,这些广告画面配音几乎是出自一人之口,也许商家们都认为此人的嗓门最大。这种声音中透出一种霸道的口气,几乎是声嘶力竭地大喊大叫,令人很容易想到在集市上大声推销的小贩。一位老乡说:“这个人天天在电视里大喊大叫,丑态百出,甚至能吓着小孩,简直是噪声污染。”

  “科技讲座”,农民不胜其烦

  科技讲座一直是农民们喜欢的节目,因为这能让农民更好地掌握种田的技能,提高农作物的产量。但记者发现,老乡们却对电视上的科技讲座特别反感。一天晚上,当记者看了一位农艺师的讲座之后,才知道老乡们的烦是很有道理的。

  记者看到,这位农艺师在荧屏上说的也都是一些普通的知识,根本谈不上什么科技含量,只是围绕着某化肥的施用方法喋喋不休,很显然是一个制作低劣的化肥软广告,并且一连播放了三遍,约20多分钟,着实让人难以忍受。其实说穿了,农艺师用讲座的方式来推销农资,跟城里的一些“专家”推销保健品如出一辙,而且危害更大。因为一些农民没有文化,很容易上当受骗。

  当然,有一部分农民已经觉醒,不再相信这些骗人的东西,看见这样的广告就烦。然而这个时段每个台都在播放类似的广告,内容大同小异,在这种情况下,除非关掉不看,要不你就要忍受这种烦人的痛苦。

  记者采访时强烈地感受到农民对知识的渴求与期盼。他们最希望看到的节目就是中央七台的农村节目,可这样的节目在当地的电视上根本看不到,因为县里的电视台不转播,取而代之的就是那些武打、暴力、戏说类影视剧,加上又臭又长的广告。

  现身说法,“动员”病人做医托

  一些县电视台的黄金时段少不了医疗广告,而这些医疗广告又很有“农村特色”。单从医生来说,大多是个个“身怀绝技”,专治疑难杂症,要不就是某医院引进了一台先进的医疗设备,能“根治”某些病。

  记者发现,这些广告总是以专题片的形式出现,对农村消费者极具误导性。首先,医生的牌子大。这些医生大多是资历颇深,满身的荣誉。大多是有什么“香港皇家医学院的学位”,要不就是师从于某某著名专家,在某某医院深造过。这些名誉对于农民来说,真是有点高不可攀的气势。但据记者了解,这些“学位”其实是花费大约5000元人民币买来的!而在国内,这些学位是根本得不到承认的,只是拿来欺骗文化程度不高又信息闭塞的农民兄弟罢了。

  第二,这些人最喜欢用别人的身份来提高自己的身价。他们往往把自己与一些专家的合影展现出来,这里边有一部分甚至是电脑合成的。即使有的照片是真的,也只不过是与专家有过一面之交,又怎么能证明你的技术能与专家的技术相提并论呢?

  第三,“动员”病人现身电视广告,亲口说出某某医术如何“灵验”。农村有一句老话叫“自己说自己一百个好,不如别人说自己一个好”。前村的王老太太说了她被“医托”误导,后来又“托”别人的经历后,记者才恍然大悟。

  王老太太患有高血压病,隔个十天半月的就会犯上一次。每次就到村里的小诊所去挂上两吊瓶,也就能缓和下来。按他们的话说,就是要经常“冲刷冲刷”血管,不然的话就会堵塞,堵得厉害了就会半身不遂。王老太太当然不敢轻视,真要半身不遂,到时求生不能、求死不得那才遭罪呢!正好,那几天电视上正说县城某医院引进了一台洗血机,称能够把血液里的脂肪和垃圾都洗出来,从根本上治疗高血压、脑血栓等疾病,并有一位老太太“现身说法”,称自己经过几个疗程的治疗不头晕了,也能下地干活了,“特别有效”。王老太看后信以为真,儿子告诉她,这些都是骗人的,但王老太总认为是儿子怕花钱。最后,她让老伴把家里惟一的一头猪卖了。第二天,她让儿子开着机动三轮车送她去那家医院。到地方才知道,洗血时还要每天挂两吊瓶,说这样效果会更好。

  一连6天过去,连洗血再打点滴,一共花了1000多块钱,老太太确实好多了。医院里的医生就找到王老太太,让王老太太给医院做个广告,条件是医院可以免费给她再洗三次血。王老太太一想,能上电视,还能免费看病,何乐而不为?就欣然同意了。当然,那些广告词都是医院写好的,照着说一遍就行了,基本上与上次电视里的老太太说得一样,只是多了一句:“老姐姐,老姊妹,放心地来看病吧!”王老太太觉得,这是她一辈子最风光的事情了。

  很快,王老太太做的广告在电视上播出了,这让全村人都感到高兴。可是好景不长,一个月的时间没到,王老太太的高血压又犯了,只好又到小村里的诊所就医。说起洗血的经历,医生的一句话提醒了她,洗血的时候为何打点滴?到底是真洗还是假洗呢?现在,王老太太做的广告还在播出,每看到自己在电视上说那句叫别人去看病的话,王老太太就感到很内疚。但满肚子的委屈说不出,只叹人家城里人就是比咱精明。

  当然,农村电视广告问题远不止这些,比如,那些招生招工的广告,总是打着保证找到工作,一个月拿600块钱以上的幌子。农民大多是花了几百块钱的介绍费,最后还是出去挣不到钱,只能心灰意冷地回来,其中的难言之隐,只有他们自己知道。此外,还有一些电视台为了创收,在中央台《新闻联播》的时候,还要播放滚动广告。这样,就出现了中央台的播音员正兴致勃勃地播出“西方七国首脑会议”的新闻时,屏幕底栏却配之以“某某村某家走失牛一头”、“某某某为某某点歌一首,注意收看”等内容的广告,让人感觉很不协调。

  记者发现,一些县往往都有两三个电视台,而这些电视台的制作水平都与省级、国家级的电视台相差甚远。现在,农民家庭彩电的普及率越来越高,农民当然更希望看到制作精良、画面清晰、音质效果很好的电视节目,如果老是一些人用蹩脚的普通话在那里喋喋不休,画面一块黄一块红的,农民收看电视的积极性就会下降。所以,一些有见识的农民提出这样的建议,希望有关部门对县级的电视台加强管理。甚至可以考虑撤销县级电视台,利用其现有设施建立无盲区的电视差转台,转播央视一套、七套的节目和其他优秀的电视节目,充分利用电视媒体为广大农民提供更多更好的精神食粮。如果真能做到这样的话,农民会举双手赞成。

  ○本刊记者青文
我要评论
评论题目:
评论内容:
验证码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