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平台   注:办公平台仅限于消费者协会系统内部使用。
登录
当前位置: 首页  > 中国消费者杂志  > 2005年  > 第11期  > 特别报道之四:而今,有些“专家”在干什么
第11期
特别报道之四:而今,有些“专家”在干什么
[字号:]
2005-12-22


  几年前,在食品业内人士的一次聚会上,记者与一位业内朋友聊天,说起了水果,继而说起了猕猴桃,个头虽大,却不好吃。这位朋友悄声告诉我:“那是因为猕猴桃吃了膨大剂。”记者笑说:“哟,如今果农的学问也不小啦!”朋友说:“什么学问,那是专家给出的主意!”

  对“专家”产生涩味,这是第一次。

  然而,这涩味在以后的生活和工作中品尝得越来越多,味道也越来越浓了。

  甚至用皮鞋能做出鲜牛奶

  往鲜奶里注水,这是过去牛奶造假者惯用的伎俩。如果要让牛奶浓稠一些,就往牛奶里掺入滑石粉,再加水稀释,奶量瞬间即成倍增长。不过,这是造假初级阶段的手法。

  后来,造假技术开始升级。他们在鲜奶中掺入牛尿、劣质豆粉,甚至化肥,据说这样可以使奶的味道更香。有的造假者在鲜奶中狠狠加水稀释,然后再添加各种添加剂,就能达到牛奶国家标准的各种指标。这是造假的中级阶段。

  现在大概该算高级阶段了,因为造假者的技术含量越来越高了,他们可以完全脱离开原料奶,只需把糖、香精、自来水和一些添加剂等等按比例配在一起,就可以制造出“牛”奶来。甚至哪怕是一双皮鞋,经过一番处理也可以变成造假的原料,而且这种假牛奶十分逼真,竟然还有企业给这种牛奶起名叫“真牛”。

  据中国奶业协会理事王丁棉、上海市奶业协会副秘书长顾佳升介绍,造假牛奶的小作坊主多是农民出身,文化层次较低,有的甚至是文盲,他们怎能掌握如此“巧夺天工”的造假术?“如果没有一些专家的辅导,他们即使养一百年牛、一千年牛,也断然造不出足以逼真的假奶。”

  顾秘书长告诉记者,所有的配方都是从专家手中流出去的。正是在这些唯利是图的专家的推波助澜下,造假才越来越疯狂。在牛奶造假的各个环节中,都可以看见专家的身影。比如,一些不法厂商通过食品行业方面的杂志,依据其中的广告找到研制添加剂的专家,请教专家如何不用鲜奶而制出“真”牛奶。在重金面前,一些专家成了不法厂商的“技术顾问”。

  据顾佳升介绍,现在已经出现了专门的造假药粉,只要用水按比例调配就可以变成足以乱真的牛奶,有的造假材料甚至能经受住专业检测的考验。更可怕的是,在个别地区还出现了人造蛋白,也就是用水解蛋白替代牛奶中的天然蛋白,即将破旧皮衣、皮箱、皮鞋及加工皮具剩下的边角料经过化学、生物等技术处理,水解出皮革中原有的蛋白。这种水解技术很容易掌握,成本亦不高。但这种用水解蛋白造出的牛奶卫生、营养指标均不达标,而且皮革中还有重金属。

  让患者为学术腐败买单

  医学会的学术成果交流会本应有浓厚的学术气氛,但某省的风湿病学会的学术会议却开成了药厂的“药品推销会”。会议时间两天半,会议有效时间980分钟,药厂发言及其促销活动却占了595分钟,而正式的学术讲座仅有385分钟。也难怪,整个会议的费用都由药厂出,参会的共有15家药厂,每家药厂交3万~10万元的赞助费,共计60多万元。另外,一半以上代表的住宿费也由厂家交纳,讲课的专家也由药厂出面邀请,支付一次1000~2000元不等的讲课费,其吃、住、游、来回机票全包,每人费用至少需4000元。拿人手短,专家在讲课中必须要提到邀请药厂的产品。最后,学会论文集的出版也同样由药厂买单。

  药厂在会上会下也做足了功夫。每家参会药厂都派了3~10人的工作组驻会。在会上,每家药厂都设有展台,备有礼品,小到钥匙链,大到照相机。而会下,宴请、洗浴、旅游、去娱乐场所消费等,是药厂为代表们献上的“必备项目”,至于财物馈赠则你知我知天知地知了。有实力的药厂晚上还要组织娱乐活动,漂亮小姐主持,以摸奖的形式促销,奖品丰厚,微波炉、电磁灶等应有尽有。

  药厂可不是在做赔本买卖,他们是要把自己的产品深入专家之心、注入专家之脑,因为医学学会的会员及座谈代表都是主治大夫以上的专家。当然,药厂所有的“公关”费用,最终都要转嫁到患者头上。患者才是这幕丑剧最终的买单人!

  也许,这只是个别学会的做法,但还有没有这样的由专家支持――企业支持的组织?要知道,我国的医学学会是集医疗事故鉴定权和医学科研成果评比权于一身的权威组织,其影响之大不言而喻。如果学会中的一些专家最终沦为药厂手中的工具,成为企业的“药托儿”,这远比医生收红包危害大得多!

  别这么忽悠消费者

  联合利华立顿茶氟含量超标一事闹得沸沸扬扬之时,联合利华邀请多家媒体参加一个有关食品安全的论坛。但论坛只邀请了两位专家,他们所谈论的话题重点也是针对茶叶中的“氟超标”问题。由于话题过于集中和明显,两位专家当场遭到记者的质疑。

  这两位专家阐述的各种论据,都是要证明正常饮茶、适量摄入氟元素都是对人体有益的。论坛还提出:“根据权威机构的相关数据,此前被媒体广泛报道的立顿茶氟含量甚至低于目前市场上的其他茶叶产品,可放心饮用。”

  论坛目的如此明确,让记者开始怀疑这两位专家是受联和利华公司之托来做“说客”的。果然,两位专家在众记者的质疑之下,不得不承认他们是由某公关公司请来的,而这个某公关公司最终也不得不承认是受联和利华的委托。

  一位叫美美的姑娘,身材稍显丰腴,想减肥,又不敢随便去买减肥产品。一天,她从报上看到了一种“鸡尾酒减肥法”的减肥产品,诱惑力极强,一开始她未动心,而报上的广告却连绵不断。有一天,她看到广告上有了新内容,原来出现了六位专家的照片和他们对该产品的评价。美美动心了,因为其中有两位专家是她认识的,虽然只是在某次会议上聊过两句,但她觉得广告的可信度一下提高了。她毫不犹豫地去买了两盒,按照说明书服用。没几天还真减了2斤。

  她的一个朋友来找她,她把减肥胶囊让朋友看,朋友拍了她一巴掌:“嘿,这里边有西布曲明,这是药,对人不好的。”

  美美很气愤,生自己的气,更生那六位专家尤其是她认识的那两位专家的气,这两位先生都是从事保健品行业的专家,他们怎么能不知道西布曲明?怎么可能不知道保健品里不能有西布曲明?

  “这些专家都怎么了?怎么一给钱,良心就没了?!”美美觉得,专家在自己心目中开始贬值了。

  消费者不要“托儿”专家

  前不久,一种号称专门治疗糖尿病的保健食品“苦乐康”胶囊被亮红牌。病人在吃了这种被许多糖尿病患者视为“神药”的“苦乐康”胶囊后,血糖指标很快就降下来了。许多患者为此节衣缩食,甚至到了托关系才能买到的地步。然而经过检验,该药的胶囊壳中添加了西药格列本脲。

  在临床应用上,格列本脲的最大用量不能超过每日15毫克,而苦乐康每粒却含有4.2~5.2毫克,且按其说明每日要服6粒,也就是说,每日服用了约30毫克的格列本脲,是最大用量的两倍。然而,超量用药非常危险,血糖降得过快,轻者会导致头晕、心慌,重者会发生昏迷甚至危及生命。

  该产品的广告中有两处最引人的地方。一个是它宣称是诺贝尔医学奖的成果,这被证明是假的。另一个就是宣传手册中刊登了国内六位医学专家的照片和他们对苦乐康的肯定。但其中五位专家均指责苦乐康弄虚作假,其中两位专家表示曾多次与该企业进行交涉,要求苦乐康停止侵权,但企业置之不理。

  记者的一位老朋友最近也遇到了一件烦心事。

  老朋友是糖尿病方面的专家,她总对记者感慨:老百姓太需要营养和健康方面的保健知识了。因此,她对科普工作非常热心,一些社区或消费者组织举办的健康教育活动,她都积极参加,从不计较报酬。

  不久前,一家报社请她去参加一个研讨会,是有关糖尿病的。去了以后,她发现这其实是一家企业与该报社共同举办的,与她同去的还有几位专家,也都是这个领域内相识的朋友。她在发言中讲述了中国人患糖尿病的现状,讲述了患糖尿病的前因后果,以及对消费者的忠告。

  在发言中,她没有提及一句企业的产品,完全是从健康消费的角度来阐述她的观点。然而几天后,她在报上读到了该研讨会的报道文章,发现文中对企业及其产品的许多溢美之词竟然是出自她口。老朋友气坏了,她找报社,找企业,没有人给她一个说法,企业的某负责人甚至张狂地对她说:“你告去吧,爱上哪儿告上哪儿告!”

  发生在老朋友身上的事情不是偶然的。多年前,某纯净水、某钙制剂就在广告中宣称自己的产品是某部门多少位专家的结晶,遭到众多专家的抗议。

  消费者需要真正能为他们指点迷津的专家,可专家之名也会被一些不法之徒所盗用,这些有正义感和责任感的专家的权益谁来维护?如果得不到维护,他们就会丧失积极性,他们的热情就会被挫伤。

  这让笔者想到了不久前被曝光的“代高乐”,想到了今年高考期间发生的2B铅笔事件。

  假2B铅笔的“发明者”是四位老技术员,主犯已经被抓起来了。他们或许不是教授、研究员这一意义上的专家,但他们绝对是制笔这一行业内的“专家”,其中一位在铅笔厂工作了20年。他们懂技术,制作的假铅笔“技术含量”相当高,连其中的防伪暗记也十分逼真。还有那些代高乐中的“专家”哪去了?如果他们是冒充专家,那么他们是否要负刑事责任?如果他们真的是某一领域的专家,那么要用什么来扣问他们的良知?

  专家不仅应该有渊博的专业知识,还应该有高度的社会责任感,那就是凭借自己的专业知识对老百姓的消费生活进行评价和提示。这种评价和提示,可以有科学意义上的意见分歧,但决不能是背离社会责任和道德情操的选取。

  消费者需要专家。

  消费者需要作为科学代言人的专家!

  ○本刊记者雪凝
我要评论
评论题目:
评论内容:
验证码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