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平台   注:办公平台仅限于消费者协会系统内部使用。
登录
当前位置: 首页  > 中国消费者杂志  > 2011年  > 第04期  > 期待终结“有抗肉”
第04期
期待终结“有抗肉”
[字号:]
2011-05-23 中国消费者杂志

  长期以来,人们是在吃着杀虫剂、抗生素和生长激素等各种有害有毒化学物质的环境中出生、生长、衰老和死亡。现在,是终止抗生素食物的时候了。

本刊记者   段梅红

  不久前,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所的专家对山东、辽宁的部分农村畜禽养殖户进行了调查。结果发现,为避免感染疾病,不同类型的生猪养殖户均广泛使用工业饲料。被调查的养殖户中,有50%的养殖户不同程度地在饲料中添加了抗生素及其他药物。

  据北京大学临床药理研究所肖永红教授等专家调查推算,我国每年生产的抗生素有46.1%用于畜牧养殖业。换句话说,我国的抗生素一半是人吃了,一半是鸡鸭猪牛等动物吃了。为此,专家指出,也许将来可用于畜禽的抗生素也越来越少,这和人类滥用抗生素导致的恶果是一样的!

  新生婴儿“抗药性”强

  2010年12月初,一名早产儿降生在广州市妇婴医院。这个小生命只有25个孕周,体重仅仅650克,体质很差,医护人员立即投入抢救。然而,接下来出现的情况令医生们瞠目:头孢一代,无效!头孢二代,无效!头孢三代四代,依然无效!“顶级抗生素”泰能、马斯平、复兴达,通通无效!细菌药敏检测显示,这个只有1斤多重的小家伙儿对7种抗生素均有耐药性!

  在与产妇的交谈中医生们获悉,孩子的母亲在孕期摄入了太多的肉蛋禽类食物。专家分析,这些动物食品中普遍残留的抗生素、激素等,是新生儿产生耐药菌的重要原因之一。

  哈尔滨市卫生监督所的专家们曾对30家畜禽饲养户进行了抗生素使用种类的抽样调查,发现他们所用的抗生素种类很多,有土霉素、庆大霉素、环丙沙星、氧氟沙星、氟哌酸、青霉素、链霉素、氯霉素等,与国家规定使用的品种差异很大,其中土霉素使用率最高,一般添加在饲料中。

  事实上,畜禽用抗生素用量远远超过了动物治疗疾病的需要量。北京饲料工业协会会长谢仲权指出,20世纪60年代,西方国家将生产抗生素的废渣当做饲料喂猪,结果发现猪长得很快。后来,人们把所有抗生素发酵残渣都用做饲料添加剂喂养禽畜。由于这些添加剂是人工合成的,在动物体内无法得到有效降解,形成了抗生素残留。

  可以说,只要是人类饲养的绝大部分动物都可能被喂食抗生素。我国抗生素诺酮类的年产量是700吨,其中有一半都是被养殖业用掉的。如果再加上其他种类的抗生素,那该是一个多大的数字!

  如果我们可以把含有抗生素的食物称作“有抗食物”的话,那么长期吃这种“有抗食物”无异于长期服用抗生素。

  美食如何成“有抗”

  随着经济的发展,畜产品市场需求日益增加,畜禽饲养管理水平不断提高,出现了很多具有一定规模的养殖场和养殖小区,饲养模式也在向规模化方向发展。在养殖规模逐步增大、生产效率逐渐提高的同时,高密度养殖条件下动物传染病发生、传播、造成大面积死亡的风险也越来越大。在饲料中合理添加抗生素可以起到治疗、保健、防病、促生长等作用,改善饲料转化率,提高畜产品产量,预防动物疾病发生。抗生素在养殖业中的合理使用给畜牧业带来了效益,也使得大规模工厂化畜禽养殖成为可能。

  在季节变换的时候,乳牛非常容易患乳腺炎,这时饲养户一般会采用直接将抗生素注射到牛乳房或在乳牛饲料中添加抗生素的方式来进行治疗。凡经抗生素治疗过或长期食用掺有抗生素饲料的乳牛,其体内的抗生素会不断积累,逐渐对抗生素产生耐药性。当乳牛再次患病使用抗生素时,治疗效果就会下降,这时有些饲养户便会加大抗生素使用量或使用更高效的抗生素。凡经抗生素治疗过的乳牛,其所产牛奶在一定时期内就会残存抗生素,在加工成鲜奶产品的过程中也无法去除。按照国家规定,使用了抗生素的乳牛应在停药5天后才能将它产的奶加工成乳制品。但有些人为了经济利益,把抗生素残留的牛奶送进了加工厂。另外,牛奶在加工和运送过程中,厂家为避免牛奶变质,往往也会使用某些药物添加剂,如此造成抗生素含量超标。

  给鸡鸭等畜禽吃抗生素也是同样的道理。

  一般情况下,饲料厂或养殖户把抗生素按1%~2%的比例添加到饲料中,发挥预防性效用:削弱畜禽胃肠内的有害微生物;抑制并杀死致病菌,增强抗病能力;使动物肠壁变薄,有利于养分的渗透和吸收,提高饲料利用率;增进食欲,促进机体生长发育,使畜禽快速增重。因此,抗生素在某些畜牧养殖户眼里是发财的秘籍。

  细菌性疾病是导致动物患病的主因。专家认为,养殖业之所以存在不合理使用抗生素现象,主要源于动物防治疾病的需要。面对比市场风险更为严峻的传染性疾病风险,一些养殖户不得不为畜禽下猛药,凭经验饲养、凭感觉用药,很容易造成畜禽产品抗生素残留超标。

   “有抗肉”祸害无穷

  正因为抗生素具有促进动物的生产和抑制某些疾病的作用,在生产中才会出现超剂量或几种抗生素同时添加到饲料中的滥用现象。有的在动物饲养中将抗生素作为饲料添加剂长期用于预防疾病或促进生长,这就产生了严重危害,尤其是低剂量长期添加喂食一些目前人畜共用的抗生素药物,危害甚大。

  第一,病原菌产生耐药性。滥用抗生素会使病原菌对药物产生耐药性,且耐药性还能不断增加,甚至会出现“传宗接代”的耐药菌株,这已成为一个世界性难题。在我国,由于养殖业发展迅速,部分地区的畜禽对四环素类抗生素的耐药性尤为明显。与此同时,过去不太严重或很少发生的大肠杆菌、葡萄球菌、沙门氏菌等细菌病,现在也上升为畜禽的主要传染病,加上近年来又出现了新的病原体,因此对新的抗生素和药物就更为需要。这就形成了恶性循环:抗生素越用越多,可选择的余地却越来越小。

  第二,残留抗生素威胁人体健康。抗生素会在动物组织及蛋、奶等产品中残留,人食用后对身体健康十分有害。虽然大多数抗生素不会产生急性发病症状,但如果长期食用就会导致慢性中毒、过敏反应等。药物中的某些化学物质可引起基因突变或染色体畸变,对人类造成潜在危害。当人们长期食用含药物残留的动物产品后,这些残留抗生素会在人体内蓄积,最终产生致癌、致畸、致突变作用。

  第三,滥用抗生素还会危害环境。动物食入的抗生素随粪、尿排出,或生产抗生素的废水流入环境中,都会使抗生素残留在自然环境中,抗生素耐药基因可以通过土壤、食物、饮水、粪便等多种途径在微生物、植物、动物和人之间相互传递。尤其是近些年,环境中抗生素耐药菌的种类已发生了很大变化,抗药性水平也越来越高,变得越来越难以控制,且发展速度惊人,以致一种新型抗生素投入临床使用不久,细菌就对其有了耐药性,且常常存在交叉耐药和多重耐药现象。因此,抗生素耐药性对环境和人类健康的潜在风险是难以估量的。

  美国研究人员从3家超市购买了200份鸡肉、牛肉、火鸡和猪肉样品,经过检测,发现有四成样品已被沙门氏菌污染。美国每年因食用被沙门氏菌污染的各类家畜禽肉类和鸡蛋、牛奶而致病的病例多达140万例,这类被污染的食物对老人和免疫系统低下的人尤其危险。去年5月,美国就曾发生过沙门氏菌病疫情,被迫召回数亿只“问题鸡蛋”。科学家发现,更为严重的是,上述肉食样品中发现的沙门氏菌大多已具有耐药性,其中有84%的病菌已对至少一种抗生素有耐药性,53%的病菌对3种以上的抗生素具有耐药性,且耐药性正变得越来越强。

  从事另一项研究的科学家从佐治亚、马里兰、明尼苏达和俄勒冈4个州的26家超市购买了407份鸡肉样品,结果发现有超过一半的样品中带有一种可导致严重后果的肠球菌。这种病菌对一种最新型的名为SYNERCID的抗生素也具有耐药性,而这种药品用于人类临床治疗的时间才不过2年。

  国家饲料质量监督检验中心的工作人员指出,对动物长时间使用抗生素添加剂会导致动物自身对疾病的抵抗力越来越差,使细菌的耐药性增强,于是治疗时使用的抗生素剂量越来越大,残留在畜禽体内的抗生素也越来越多,形成恶性循环。人吃了这种“有抗食物”后,相应地也会增加人体的耐药性。过去,人注射青霉素20万单位就足以治病了,而现在却需要达到80万乃至100万才有效果。

  除了耐药性问题,长期食用抗生素残留的食物,还可以给人体带来其他疾病。比如,牛奶中若残留青霉素、四环素及某些氨基糖苷类抗生素,长期饮用会使部分人发生过敏反应,轻者出现荨麻疹、发热、关节肿痛等,严重时还会出现过敏性休克。再比如,目前在动物饲料中普遍加入土霉素、四环素类药物,实际上等于持续低剂量用药,它有利于致病微生物获得抵抗力,成为抗药菌株,由此抑制和杀灭正常肌体内寄生的大量菌群,导致菌群平衡失调,容易引发感染性疾病或引起核黄素缺乏症和紫癜性损伤。特别是氯霉素的滥用,极易损害人类骨髓的造血功能,并由此导致再生障碍性贫血的发生。

 另一方面,长期食用这种抗生素食物,可以使一些人畜共患致病微生物或明显变异的致病微生物直接传给人类,使原本对人类不致病的微生物变得对人类致病甚至成为流行病。当禽流感肆虐人类时,就有专家说不排除人在动物身上滥用抗生素造成病毒基因变异的可能。

  期待终结“有抗肉”

  鉴于“有抗食物”的危害性,世界卫生组织成立了慎用抗生素联盟,其成员包括90多个国家,采取立法手段禁用抗生素。美国FDA早在上世纪40年代就对食品抗生素的含量做出了规定,不允许生产及出售抗生素含量超标大于5ppb(十亿分之五)的乳制品。1969年,联合国世界粮农组织和世界卫生组织开始制定各种动物性食品中抗生素残余的最大残余标准,到1991年已有32个国家和地区对427种农药在食品中的残余量制定了标准。1986年,瑞典成为首个在动物饲料中部分禁用AGP(抗生素生长促进剂)的国家。

  1998年,丹麦成为世界上第一个全面禁止在饲料中添加抗生素的国家。丹麦是一个养殖业大国,由于担心食物中的抗生素,消费者越来越少地购买肉类食品,使该国养殖业转入低迷。在这种情况下,政府和行业协会对添加抗生素采取了逐步减小、最终放弃的做法。到2001年,丹麦的牲畜抗生素的使用总量已从过去的最高值降低了54%,而家禽业养殖者的亏损还不到l%,因为消费者对动物食品已恢复了信心。世界卫生组织发表报告,建议世界各国按照丹麦的模式逐步终止对牲畜使用抗生素。

  自2006年1月1日起,欧盟全面禁止在饲料中使用生长素、抗生素作为饲料生长添加剂。

  在我国,于1996年颁布的食品卫生标准中,对兽药的残留检测还只限于四环素族抗生素一项。近年来,我国开始重视动物性食品的药残问题。2001年,农业部先后颁布了《饲料药物添加剂使用规范》、《动物源性食品中兽药最高残留限量》等公告,对可以使用的饲料药物添加剂做了明确规定。农业部还制定了有关无公害食品、绿色食品的饲料及饲料添加剂使用准则,对不同级别的畜产品进行了规范。但是,部分还在使用的兽药、渔药还没有制定药物残留标准,部分兽药,包括含治疗药和禁用药的残留检测方法也未建立。而与此同时,为了减少养殖物发病,增加经济效益,一些养殖户们仍然长时间喂养大量抗生素和其他违规药物。虽然各级质量监督中心对此进行不定期的抽检,但由于大部分饲养户是分散饲养,很难做到系统检查。

  另一方面,我国饲料生产类型较多,有预混料生产企业、全价料生产企业、简易设备的乡级饲料代加工厂。同时,规模稍大一点的养殖场自己也配饲料,因此产品质量良莠不齐,有的为了突出饲料的特点或促进畜禽快速生长,不惜成本地在抗生素上下工夫,翻倍甚至以四五倍的正常剂量使用抗生素,以至抗生素使用泛滥。再加上品种的多、杂,就连药检专家都难以说清,畜禽到底被喂养了多少种药用添加剂。迄今为止,我国许多大中型城市还尚未成立针对鸡鸭鱼肉蛋奶果菜等食品而进行的药检机构。

  因此,中国农业科学院饲料研究所研究员齐广海等专家呼吁,有关部门应该积极行动起来,从保障人民健康的角度,重视动物性食品中药残的监管及其相关技术标准制定工作,加强监管“有抗食物”刻不容缓。

  “有抗食物”的话题是沉重的,不过它并不是不可改变的。据记者了解,多年来为克服化学合成饲料添加剂与抗生素药物的滥用,我国一些专家与养殖企业一直在探索运用中草药解决抗生素污染问题。谢仲权教授就主持制定了《天然植物饲料添加剂通则》等国家标准。广东、北京等地的一些科研机构也先后研发出了“天然植物免疫增强剂”等天然饲料添加剂来替代抗生素。与化学合成物相比,天然饲料添加剂既可促进肌肉生长,又能调控肉的品质,而且天然物添加剂在畜禽鱼体内发挥有效作用后可被分解,没有毒害与残留,不产生抗药性,可长期使用。

  中国农业科学院饲料研究所产业处罗处长告诉记者:“禁用抗生素是未来的必然趋势!”

  对于“有抗肉”,消费者也不必过于紧张。营养师凌寒指出,要尽量选择有品牌的绿色畜禽产品,它们有严格控制使用抗生素的标准和监督体系,因此在一定程度上是有保障的。需要强调的是,对任何一种食品都不可长时间大量摄食,平衡膳食、合理搭配、饮食多样化的膳食原则是非常必要的。

我要评论
评论题目:
评论内容:
验证码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