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平台   注:办公平台仅限于消费者协会系统内部使用。
登录
当前位置: 首页  > 中国消费者杂志  > 2011年  > 第03期  > 深航“生死状”: 社会责任停航?
第03期
深航“生死状”: 社会责任停航?
[字号:]
2011-05-23 中国消费者杂志

   

 

        本刊记者   张   震

  坐飞机要签“生死状”,听起来不靠谱,却是事实。因为要坐飞机的是残疾人,所以他们必须面对两难选择:要么改签或改乘其他交通工具,要么签下生死状。

 

  签免责条款 允许登机

  2010年12月28日上午11点半,深圳市民郑卫宁、刘海军坐着轮椅,在义工刘敬文的陪同下到首都机场准备乘坐深航ZH9852航班回深圳。

  根据郑卫宁、刘海军和刘敬文的叙述,当他们到T3航站楼深航指定的特别服务柜台准备办理登机手续,服务小姐问:“什么残疾程度,一步都不能走?”刘敬文说有一位一步都不能走。服务小姐给深航值班经理打完电话后说:“如果一步都不能走就不能登机,你们改签别的公司吧。”几人抗议,深航的值班经理张岩解释说:“这是为了你们安全,否则飞机有问题的时候,你们跑不了。”

  双方僵持不下。首都机场的服务总监赶到现场后表示,中国民航没有这样的规定。深航方面最后给出的解决方案是,让郑卫宁、刘海军签了一个免责条款,承诺在飞机上出意外深航不负责,然后才让他们登飞机。

  宁伯旺是一位盲人。2010年11月9日,宁伯旺准备搭乘深圳航空公司的航班前往北京,提前几个小时来到机场,在深圳航空公司柜台前表明身份后,工作人员称他无人陪同不能登机。在他的请求下,工作人员还是说不能登机。离飞机起飞的时间已然不多,一位好心的旅客领他去别的柜台办理了登机牌,并把他领到登机口,可这时几名深航工作人员又追上来,拦住他,还是不让登机。最后,他被迫“趴在墙上”签订了一份“免责条款”,才登上了飞机。

  免责条款的“真面目”

  深航要求残疾人签署的这种免责条款,被媒体称为“生死状”。

  “生死状”中有言:“鉴于声明人是乘机人,因乘机人具有《中华人民共和国民用航空法》、《中国民用航空旅客、行李国内运输规则》第十四条和第三十四条规定的承运人可以不予承运的情形:在民用航空器上或者在上、下航空器过程中,可能会出现一些意外伤害或加重乘机人伤势或病情的情况,甚至可能导致乘机人死亡的情况。深圳航空公司已经对乘机过程中可能导致的身体伤害的后果以及国家的有关规定向声明人做出了详尽的解释,建议乘机人改乘其他交通工具并要求乘机人慎重考虑。乘机人因个人原因,强烈要求深圳航空有限责任公司给予自__至__的承运,并表明已经清楚了解该乘机行为可能造成或促成的损害后果:如果出现了损害后果,愿意对该损害后果承担全部过错责任。”

  “鉴于声明人的强烈要求,基于人道主义的考虑,深圳航空有限责任公司放弃拒绝乘机人乘机的权利,同意乘机人乘坐_年_月_日从_飞往_。声明人声明:乘机人在乘机过程中,对可能出现的伤害、伤势或病情加重甚至是死亡的后果自行承担责任,并对深圳航空有限责任公司为此进行的合理救助所产生的费用承担责任,并承诺放弃向深圳航空有限责任公司进行包括诉讼、投诉等任何形式的追索赔偿行为的权利。”

  航空法律专家张起淮评价“生死状”时说,“第十四条和第三十四条其实都是关于航空公司的权力,这些权力绝对是不能随便行使的。不可能说这一次你符合规定,下一次就不符合规定,这个航空公司符合规定,那个航空公司就不符合规定。航空公司行使的权力,是不是要尊奉行业标准?至于免责条款,更是没有意义。深航的拒载举动是无理的、不合法也不合乎行业规范,签‘生死状’则是‘再次践踏了残疾人的人权’。”

   “安全理由”缺人文关怀

  据深航有关人士解释,B-737机型最多只能乘载2名残疾旅客,而当时飞机头等舱已经有1名残疾旅客。

  在中国民用航空总局2009年4月30日颁布的《残疾人航空运输办法(试行)》中,中国民用航空局明确规定了残疾人与其他公民一样享有航空旅行的机会,为残疾人提供的航空运输应保障安全、尊重隐私、尊重人格。

  但是由于民航要求安全第一的特殊性和行业特点,所以《残疾人航空运输办法(试行)》中对残疾人乘机也做了一些限制,比如规定具备乘机条件的残疾人需要承运人提供航空器上使用的医用氧气等设备设施或托运电动轮椅服务时,应在订座时提出,最迟不能晚于航班离站前72小时提出要求;同时《办法》也对同一架飞机能够搭载残疾人的数量做了限制,比如规定在座位数为51~100的航班上,载运在运输过程中没有陪伴人员,但需要他人协助的残疾人数不得超过2名(含2名);航班座位数为101~200个时,残疾人数不得超过4名(含4名)。

  中国民用航空总局的杜威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航空公司和民航管理部门所制定的规章制度是以最大限度地保障所有乘客安全为基础的,所有的条款必须以在最危急时刻不影响飞机安全和其他乘客安全为前提下,有些规定其实就是民航发展过程中经验教训的总结,有的更是来自于血的教训。所以很多民航的条款规定在平时看来或许根本没什么用,甚至让外行人看上去有点可笑,因此被很多人误解,甚至是诟病。同样在美国,在保护残疾人乘机的同时也做出了一些限制,在《不歧视残疾人的空中旅行规定》(美国ACAA第382条款)中规定:可以根据U.S.C.44902或14 CFR 121.53349规定的安全原因拒绝对旅客提供运输服务,或是拒绝运输任何违反FAA或TSA条例或外国政府适用的法规的旅客。

  “从安全的角度考虑,这个规定有一定的合理性。”北京汇佳律师事务所邱宝昌律师表示,“一些航空公司规定‘完全无行为能力者不予乘运’是从安全角度来考虑的,这与各航空公司的人力、运载能力相关。但在执行时应该更人性化。如果残疾人有陪护人,在执行时可以灵活处理。如果不让登机,这种处理方式就太生硬了。”

  遇到类似情况,国外航空公司怎么处理?

  从2008年7月底起,所有欧盟机场都需对残障人士及老年旅客等行动不便者提供特别服务;从欧盟机场起飞航班的所属航空公司,也必须在飞机上为行动不便者及盲人旅客提供诸如轮椅或是导盲犬等免费服务。

  加拿大的国内航班上有一个规矩,乘坐普通舱的大胖子或携带轮椅、拐杖的残疾人士,有权免费多占一个座位,航空公司不得因此而额外收费,或阻止这类特殊旅客登机。

  加拿大被公认为“无障碍设施”最完善、残疾人和特殊需要人士出行最方便的国家之一,公交车、长途汽车、火车和轮渡,轮椅都可以直接行驶上车(船),并借助交通工具上的设备进行固定,从而获得足够宽敞、舒适的旅行空间,大胖子可以占两个位子,也是约定俗成的惯例,加拿大人早已见惯不怪。

  正是由于运输主管部门将照顾特殊乘客的措施制度化、强制化,加上司法部门对这些制度、规定从法律层面给予了明确支持,加拿大的航空公司(也包括那些地面、水上的运输单位)才不得不将这种有益于社会,从经济上却不利于运输企业的“好人好事”一直坚持下来。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深航的服务,何时能够更加人性化,在飞机起航时,社会责任能同时起航呢?■

我要评论
评论题目:
评论内容:
验证码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