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平台   注:办公平台仅限于消费者协会系统内部使用。
登录
当前位置: 首页  > 中国消费者杂志  > 2011年  > 第02期  > “技术损害”
第02期
“技术损害”
[字号:]
2011-05-23 中国消费者杂志

   

“技术损害”

盘剥消费者本刊记者   李   莹

  岁末年初,一个不可思议的词汇——技术损害,进入了专家的视线。

  技术的进步,应该造福消费者,怎会有技术损害?但是专家经研究发现,经营者为牟取利益,采取技术手段损害消费者的事实大量存在,而且程度之严重,已到了不得不引起全社会关注的地步。这类经营者往往打着“技术创新”的旗号,将本应造福消费者的技术,转化为“对付”消费者的工具,牟取利益手段。这样的技术损害,普遍存在于衣、食、住、行、用等各个消费领域,行踪隐秘,危害巨大,进一步强化了经营者的强势地位,使得经营者、消费者这个本就倾斜了的天秤更加倾斜。

  有计划的废品化

  许多消费者都有这样的经历:用了三年的手机,通讯功能良好,却因为市场上再也配不到同型号的电池而成了摆设;几年前买的数码相机,想配一张适用的存储卡却难觅踪影……因找不到零配件,当初花几千元买来的高档电子产品成为一个废物,不得不购买新产品。

  “这是经营者滥用技术使产品‘废品化’的一种表现形式。”中国政法大学副教授、经济法学专家吴景明对记者表示,“经营者为攫取更高利润采取的更特殊的剥削消费者的手段,称为有计划的废品化。”

  吴景明表示:“这是若干‘废品化’中的一种,也就是低能废品化。科技进步使产品更新换代越来越快,一些产品往往还没站稳脚跟就已经被市场淘汰了。产品本身还能用,却由于维修的时候已经找不到相应的零配件,而不得不报废,目前在许多产品上已经体现出来。这对消费者来说是不公平的,增加了消费支出。”

  “消费者感受到的‘现在的产品不如原来耐用’、‘产品一过保修期容易出故障’等,是废品化的另一种表现形式,称为质量废品化,是废品化形式中最恶劣的一种。”吴景明说,“质量废品化是通过降低产品整体质量或产品某一个部件的质量来达到‘废品化’的目的。2010年发生的丰田召回事件就是典型的‘质量废品化’案例,丰田为降低成本,千方百计在踏板和脚垫上偷工减料,造成汽车某个部件存在质量缺陷,引发安全事故。”

  在市场成熟的发达国家,车企的技术研发方向围绕汽车的主要属性——快捷安全、节能舒适进行。但在我国这样不成熟的市场上,一些车企的技术研发却偏离了这个方向,往往以牺牲安全性保障为代价,舍本逐末,去追求吸引消费者的新卖点。

  一些外资品牌将原本轴距较短、车身较窄的车“加宽加长”。自1999年奥迪A6在中国市场推出加长版后,外资车企纷纷跟风,迄今这股加长风非但丝毫不减,反而愈演愈烈。除此而外,他们还频频玩弄两厢变三厢、增加配置的把戏。

  “加宽加长”迎合了消费者“彰显地位”、“豪华气派”的非理性需求,一时增加了销量,但是代价巨大。因为轴距尺寸的增加会降低车的灵活性,导致转弯半径增大,运动性能、通过性能减弱,安全性能也随之降低。与普通车型相比,加长车需要占用更大的停车空间,会产生更大的油耗和排放,与节能环保的世界潮流背道而驰。

  而两厢变三箱,则需对相应的动力参数、安全参数进行系列调整,难度系数大,成本投入高,而且也会带来理论上的性能降低,带来安全隐患。

  吴景明认为,废品化是以损害消费者利益为前提的,是对社会资源的极大浪费,尤其是在倡导低碳环保的时代,有计划的废品化必须得到遏制。

  欲望废品化

  技术损害的另一种形式,是经营者将产品贴上“新技术”、“多功能”的标签,激发消费者的购买欲,用以盘剥消费者。

  “我家电器大多标明多功能,电视机能播放MP3和显示数码照片,还能刻录电视节目,但这些功能对我来说只是摆设。”消费者张先生对记者说,“功能一多,价格贵不少,修起来也麻烦。”

  像张先生这样抱怨商品多功能多余的消费者还有很多:有的手机废掉了才发现很多功能没用;有的多功能微波炉买了多年还没用过烧烤功能。记者在家电卖场看到的情况,印证了消费者对商品功能过多过滥的印象:微波炉煮饭、煲汤、炒菜、烧烤等一应俱全;电火锅煎、烤、闷、煲、炸、炒、炖、卤无所不能……销售人员对记者坦言,多功能微波炉在其使用寿命中,能够用得上的功能不到全部功能的1/4,价钱比普通的贵三五百元。

  就此中国电子商会副秘书长陆刃波一针见血地说:“企业频推多功能消费品,名为科技创新,满足消费者的多元化需求,实则是打着高科技的幌子,牟取高利润,最终会导致产品过度复杂化、同质化。当产品的附加功能超出消费者的想象,多功能就变成多余功能。”

  陆刃波说,多余功能不但影响产品使用质量,而且造成了资源的严重浪费。消费品的“多功能”不但加大消费者的购买开支,而且增加维修成本,让消费者平添烦恼。据中国家电研究院统计,家电产品每增加一个功能,平均产品出错率就要上升65%,维修率也要上升50%以上,消费者要多支出15%以上的钱。

  “这是经营者滥用技术的常见表现形式,也称为欲望废品化。”吴景明说,“欲望废品化是通过不断推出样式更新、功能更多的新产品来刺激消费者消费新产品的欲望,不断地从消费者兜儿里掏钱。”

  有意伤害

  刚买的商品,使用不到半年就出现故障,是很多消费者共同的经历。专家表示,这是经营者急于求成,将技术不成熟的产品推向市场,使消费者为“缺陷”产品买单的行为。

  2010年iPhone4手机刚上市就出现信号差问题,消费者苦不堪言。同样因技术缺陷给消费者带来麻烦的还有3D电视。2010年4月,3D电视领军企业三星电子提示澳大利亚国民看3D电视可能变痴呆,并列举了收看3D电视可能引发包括癫痫症发作、视力衰退、晕眩、恶心、抽筋、痉挛、中风,以及一些不由自主的动作——例如眼睛和肌肉抽动等在内的一系列症状。可与此同时,我国市场上的3D电视却在大肆宣传,全然不顾可能对消费者造成的损害。专家提醒消费者:3D电视是一款产业链不成熟、应用不成熟的产品,很可能是家庭里的健康杀手。

  “新技术带来的风险,本应由经营者承担,可实际上,经营者将之转嫁到消费者身上。”吴景明表示,这样的技术损害,源于经营者既要获得高额的利润,又想不承担风险。比如平板电视刚问世的时候,价格高、寿命短,因为技术不成熟,生产者为规避风险,称液晶电视不是传统电视,不适用于新“三包”规定,擅自缩短平板电视的保修期限,把新技术开发所带来的风险转嫁到消费者身上。明知技术不成熟,产品寿命短,还免除自己所应该承担的责任,这是经营者对消费者的有意伤害。

  有意伤害最极端的例子是三聚氰胺。因为产业链的问题,牛奶中的蛋白质含量严重不足,为此在2003年,出现了闻名中外的“大头娃娃”事件。此后奶制品监管增加了一项蛋白质含量的检测,厂家为使蛋白质含量不足的奶粉蒙混过关,在奶粉中添加了三聚氰胺。2008年,三聚氰胺又酿成了耸人听闻的三鹿奶粉事件。

  三聚氰胺又称“蛋白精”,是专为增加牛奶检测时蛋白质含量指标而专门研制出来的“科技成果”。蛋白质含量够与不够,本是一条不可逾越的界限,但是依靠三聚氰胺,就可轻易过关,因此在牛奶企业眼里是一项极其伟大的技术发明。牛奶企业的技术研究的目的,应是提高牛奶的质量,而非偷奸耍滑,蒙混过关,损害消费者。

  加大地位差

  技术损害扑面而来,消费者却缺乏自我保护的“尚方宝剑”。陆刃波表示,“一旦发生此类消费纠纷,消费者除了听‘拥有最终解释权’的企业胡乱解释外,别无他法。企业难以对所谓的新技术作出令人信服的解释或者不能提供相应的让消费者满意的售后服务,如果这个势头不能得到有效遏制,那么‘新技术’不仅不能成为卖点,反而成了消费者绕不开的消费陷阱。

  吴景明分析道:二战以后,在西方发达国家,生产者曾不惜一切代价追求利润。目前在我国,不少生产者更是把这种不惜一切代价追求利润的模式发挥到极致,肆意损害消费者的利益,技术损害就是其中最新的一种表现方式。技术损害分有意和无意,有的技术损害是生产环节中的无意而为,或许不可避免;但也确有生产者为牟取更高利润蓄意而为,滥用技术,对付消费者。

  “在我国,技术损害的程度往往比国外要大。”吴景明表示,“比如美国消费者质疑产品缺陷,马上就会有相关机构去检测、去监管。但在我国,由于法制框架不健全,特别是缺乏第三方这样的权威、公正的机构,导致经营者肆意损害也能不被追究,因此经营者故意使产品废品化,使产品的使用寿命越来越短,利润相反还能增加。遇到这样的损害,消费者往往遭遇维权难:出现问题后,商家可能会向消费者索要检测结果。而对消费者来说,检测费用很高,通常难以承受;同时也很难找到真正科学的检测机构去检测。在遇到技术损害时的检测难、诉讼难,成为消费者难以逾越的大山。”

  吴景明说,我国对技术损害的重视程度远远不够。应该规定商家承担的责任,与其产品的使用寿命相一致;除了易损件以外,非易损件的保修期限也应与使用寿命相当。

  北京律师协会消费者权益法律专业委员会主任葛友山表示,技术损害愈演愈烈,进一步抬高了经营者相对于消费者的强势地位,使强者更强,弱者更弱。美国消费者身后的第三方鉴定机构有8万家,而中国消费者身后的第三方鉴定机构只有寥寥数家;在中国,消费者与生产商之间的地位级差越来越大,消费行为反制生产进而引导生产的良性循环机制形成日趋困难;怎么办?!

 

 

我要评论
评论题目:
评论内容:
验证码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