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平台   注:办公平台仅限于消费者协会系统内部使用。
登录
当前位置: 首页  > 中国消费者杂志  > 2011年  > 第01期  > 『变脸』人群 趋于年轻化
第01期
『变脸』人群 趋于年轻化
[字号:]
2011-05-18 中国消费者杂志

     本刊记者   张   震

  昔日超女王贝出名的真正原因是她的死亡。2010年11月15日,24岁的王贝在整形手术中出现意外,命丧手术台。王贝事件只是整形美容行业乱象丛生的冰山一角。

  美丽与风险并存

  2010年3月,中国外交部网站发布消息称,一些中国公民选择去韩国做整形美容手术,因费用等原因与韩国医院时有纠纷发生。为此,中国大使馆郑重提醒去韩国整形美容的中国公民:韩国整形医院水平参差不齐,切勿盲目听信广告宣传;手术前请务必与医院签订相关协议,仔细确认手术项目、费用及可能发生的风险,以免发生纠纷。

  这条消息发布前,北京朝阳医院、空军总医院、北大医院整形美容科、中国医学科学院整形外科医院等几家著名的外科整形医院,不断接到需要“修理”的赴韩整形失败者,例如空军总医院的修复手术竟占全部手术的三成,“修理”最多的部位则是眼、鼻等部位。

  中国医学科学院整形外科医院的北京医科整形美容门诊部一处在1年内就接待了10多例这样的患者。而丁小邦主任一个人就接诊了4例在韩国整形美容失败后来修复的人。

  根据中国整形美容协会的不完全统计显示,2009年我国从事医疗整形美容的专业技术人员和相关人员达20余万人,接受医疗整形美容服务的人员达300万人次,巨大的消费需求,催生出学生这一支整容大军中的“新生力量”。

  “学生整容”成时尚

  每年寒暑假,除了考驾照热和旅游热,学生中还流行整容热。

  有资料显示,学生整容的人数平均每年以30%以上的速度递增。媒体报道,广州前年暑期学生整容人数约增长80%。整容的学生年龄集中在18岁至27岁之间,他们中有大学生、研究生,还有博士生。学生整容的项目比较集中,女生偏爱双眼皮、隆鼻、光子嫩肤等;男生大多是除疤痕、除文身、除痤疮等。近两年学生整容已经涉及“削骨”、“取咬肌”等整容项目。

  “我喜欢张柏芝,我的眼睛要整得和她一模一样。”“我喜欢范冰冰,我要整一个和她一样的鼻子。”像这样的要求,北京韩韵坊整容医院院长、整容外科博士李懋在日常诊疗中经常听到。

  “现在,学生整容主要有两大类,一类是修补形体缺陷的,即修补先天容貌缺陷或后天意外创伤,如双眼皮下垂、小眼矫正术、疤痕修复术、太田痣祛除术等;另一类是纯粹为了更美而做的美容手术,即我们常说的割双眼皮、垫鼻梁、改脸型、吸脂减肥等。”李懋院长说,“先天或后天导致的容貌缺陷对人的心理影响很大,尤其对学生来说,心理承受的负担更大,有的甚至会影响到同学之间的交往。像这样的学生,应该在手术建议的年龄范围内尽快手术,以使心理状态走上健康发展的轨道。至于为了更美而美容,要因人而异,适可而止。通过整容来提高自信心本无可厚非,但也要把握一个度。”

  在实际接触中,李懋发现学生们在选择整容项目时不仅心理预期高,而且比成年人还固执:“多数成年人整容,都是一点一点做,她们不想在日常生活中让人看到一下子差别那么大。但学生们往往都选择一次做好几样,希望一步到位。”

  青少年整容美容目的单纯,然而铺天盖地的广告宣传却迷住了他们的双眼,医生的夸大其词让他们对整容抱有不切实际的幻想。谈到整容的动机,多数人是觉得自己不够漂亮,很难在同龄人中获得自信。很多女孩子因为一时头脑发热,而就某个部位反复做整容手术,单眼皮改双眼皮,改完后不满意又改回单眼皮的例子屡见不鲜。

  李懋指出,目前选择整容美容手术者有低龄化的趋势。虽然追求美丽是一种正常需求,但从医学角度看,年龄太小器官没有定型,做后往往达不到效果,还是应该等发育成熟后再做。最理想的年龄是18岁之后,那时不仅身体发育基本完成了,心理也较为成熟,要求也较明确。我们非常强调做手术者心理状态的稳定,手术前一定要进行谈话,假如没有良好的心理素质,即使手术本身是成功的,也会影响手术效果。

  整容市场不规范

  记者带着朋友的女儿到一家整容机构咨询,一位穿着医生白大褂自称是“形象设计师”的中年女子对女孩看了1分钟左右的时间,就给出了下颌削骨并垫下巴的方案,费用3万元左右。在这一过程中,中年女子一直让女孩面对镜子,给她描述手术后的效果,并一再强调“创伤很小、很安全”,绝口不提“风险”。

  之后,记者又带着女孩在一家三甲医院的整容外科门诊咨询,接诊医生直接回绝了手术要求。在他看来,“削下颌骨和垫下巴”完全没必要,而且这种手术可能伤害颌神经,有风险。“孩子那么小,回去再考虑考虑吧”。

  从事多年烧伤外科整容的北京解放军某医院烧伤外科整容中心医生赵楠告诉记者:“整容美容是针对有特定需要的人开放的服务行业。整容手术必须遵循医学科学规律,医生和形象设计师不能混为一谈。形象设计师仅限于生活美容,医学美容中并不存在形象设计师概念。形象设计师可以设计得完美无缺,但医疗技术是有限制的。国外临床整容门诊的第一关就是求美者和心理医生接触,但现在国内没有这道程序。”

  记者了解到,目前我国从事整容外科的人员又多又杂,许多未经过正规医学培训的美容院从业者,也在操刀进行双眼皮、隆鼻等手术,导致医疗差错和事故的发生。此外,不少并未从事过整容外科的其他专业的“合法”医师,为了牟利,也在草率从事此项行业。这不但降低了整容外科作为医学外科的学术声誉,更会给求美者带来不可预计的后患。

  此外,美容行业还存在使用劣质材料,甚至使用未经国家批准的美容仪器或植入材料和注射材料等问题;有的投放虚假广告,任意编造医生资历和职称,打出所谓“韩式美容”的骗人广告;有的胡乱吹嘘子虚乌有的所谓专利、伪科学原理,把普通的治疗手段吹嘘成当今世界的最新成果。

  监管力不从心

  “王贝事件”暴露出的另一个问题是,面对如此庞大的产业和众多医疗机构,政府主管部门的监管显得力不从心。这不仅表现在相关政策法规的修订和完善方面,更体现在行业监管上。

  目前整形美容行业监管依据的是2002年颁布的《医疗美容服务管理办法》和《美容医疗机构、医疗美容科(室)基本标准(试行)》。然而时过境迁,这个卫生部当年颁发的“第19号令”已经滞后于行业发展。

  在空军总医院激光整形美容中心主任赵小忠看来,行业的监管难点主要在于执行层面。“国家对医疗机构的进入准则以及从业人员资格都有明确的规定,在颁发执照时也有专家团队进行验收,但是在验收通过之后,缺乏一个常规化的、流程化的复查和检验机制。”

  以医生“走穴”为例。按照现行规定,医生到外地行医,需要到当地更换注册地址,并将原来的注册地注销,否则属于非法行医。但很多医生往往“打一枪换一个地方”,一天可能赶好几个场,除非在他进行手术时“抓到现行”,否则很难有证据表明他是非法行医。

  再比如,整形美容医生主要需要两个资质,一个是行医资格证,另外一个是相关学科的专业资格证。但目前我国没有完善的专科医师准入制度,因此,在专业资格证的审核方面比较含糊。以做双眼皮为例,按照目前的制度,皮肤科的医生也能做,五官科的医生也能做。

  卫生部副部长马晓伟也在中国医疗整形美容行业监管工作座谈会上指出,我国整个行业监管的法律、法规、规章制定滞后,对现实中存在的问题尚缺乏统筹考虑和发展战略性研究。

  为推动医疗整形美容行业的规范和健康发展,卫生部正在组织修订《美容医院和医疗美容科(室)基本标准》和《医疗美容服务管理办法》,同时还将对《临床治疗指南》、《临床医疗诊疗指南》等一系列的技术标准进行完善。■

我要评论
评论题目:
评论内容:
验证码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