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平台   注:办公平台仅限于消费者协会系统内部使用。
登录
当前位置: 首页  > 中国消费者杂志  > 2011年  > 第01期  > 厕文化难以启齿的短板
第01期
厕文化难以启齿的短板
[字号:]
2011-05-18 中国消费者杂志

  2001年11月19日,世界厕所组织在新加坡举行第一届高峰会议,将每年的11月19日定为“世界厕所日”,同时发表了《世界厕所峰会宣言》:“厕所是一个国家、一个地区物质和精神文明的体现,也是其经济和社会发展总体水平的体现。”然而,中国文化历来重视“入口”轻视“出口”,在我们享誉世界的“食文化”背后,还有着——

厕文化 难以启齿的短板

  2009年4月,河南省郑州市的丁老太太因下肢静脉功能不全,在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做手术。4月28日,是丁老太太出院的日子。不料当日早晨,老人在病房上厕所起身时摔倒,随即昏迷,最后因抢救无效于次日晚10时去世。老人的家属以厕所蹲便器未安装“助力拉手”为由,将医院告上法庭。

  2010年8月10日,郑州市二七区法院经审理认为,医院未按照卫生部规定的设计标准要求在厕所大便器旁安装“助力拉手”,没有尽到合理限度范围内的安全保障义务,最终判定医院承担10%的责任,赔偿原告医疗费、丧葬费、死亡赔偿金、精神损害抚慰金等共计33607.69元。

  厕所,虽然只是一个狭小天地,但其中涉及的内涵却很丰富。从这个小天地里可以折射出一个民族的文明程度。

  医院如厕不“卫生”

  在老百姓看来,医院是一个最应该讲究清洁卫生的地方,但医院的厕所却往往是最不干净的地方。

  39健康网曾针对医院厕所问题做过一个调查。对医院厕所表示“不满意”的人高达72.42%,“非常不满”的为17.82%,“满意”的14.93%,“非常满意”仅有0.57%。在回答“医院门诊的厕所干净吗?”这一问题时,九成网友认为“脏”,其中,45%的人认为“肮脏无比难以忍受”。99.3%的网友最难忍受厕所内的废纸垃圾,81.3%的网友认为地面太过湿滑;85.6%的网友表示宁愿憋着也不愿意在医院上厕所,这其中,65.1%的人表示“只有在忍不住时才去”,而余下的20.5%的人则“打死也不去”。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一般来说,早晨是医院厕所卫生相对较好的时候,但随着时间的延长,地上、便池旁的尿渍开始多起来,便纸篓塞满,厕纸散落一地,臭味扑鼻。一楼厕所往往是最脏的,往上走,情况会好一些。记者在一家三甲医院楼上楼下看了几个女厕所,几乎都没有擦手纸、洗手液,有的干手机也“病”了。

  这只是看得见的“脏”。这项调查显示,有高达78.5%的人表示在医院上厕所最担心感染病菌。

  医院是老百姓求医问药的地方,自然而然地成为细菌集中的地方。病人的痰渍、尿液、粪便、呕吐物等可传播痢疾和霍乱,上厕所不可避免接触的门把手、水龙头、冲水按钮等都可能带上沙门氏菌、金黄色葡萄球菌等致病菌,甚至是淋球菌、滴虫等。医院厕所一般通风不好,又兼潮湿,很容易滋生蚊蝇。加拿大科学家调查确认,厕所卫生差是导致医院病毒感染者增多的重要原因。

  厕所设置缺“人文”

  在医院里,只要随便与病人和家属们聊上几句,就能给厕所找出一堆“人文”问题——

  “应在地面多铺设一些防滑垫,避免摔跤。有一次我扶母亲去上厕所,就看见一个孕妇差点滑到,要是万一……”

  “洗手池的水龙头最好用感应式,不该用按压式。便池的冲水方式最好也用脚踏式的,既卫生又省力,还能避免二次接触。”

  “女厕所应该增加蹲位,特别是计生、产检一类的科室楼层。这两个科的检查比较多,怀孕的人行动又比较慢,经常是排大队。”

  “门诊、急诊需要输液、验尿的病人多,厕所内应设置一些挂钩或三角板一类的小设施,方便挂包挂药水瓶。”

  “厕坑两侧应有扶手,方便老人或腿脚不便的人。除了蹲坑,厕所还应该有坐式马桶,设立残疾人专用厕位。”

  “厕所的门不应向里推而应向外开,一旦有人病情发作,即便摔倒也能及时被发现。”

  “要是厕所离化验的地方近一些就好了。托着验尿验便的小盒绕那么远还得躲着人。”

  “如果能像洋快餐那样有一个小孩专用的洗手池,就可以避免把孩子抱到台上洗手了。”

  “被遗忘的角落”

  在医院和患者聊天。一位老先生的话给记者留下极为深刻的印象:厕所问题也会给病人心理上带来影响,身体不舒服本来就心烦,还要排队、闻臭味、小心滑倒,这让人心里更添堵。

  世界患者安全联盟早在2005年就提出“清洁的医疗是最安全的医疗”,号召各国为患者提供清洁的医疗环境。但为什么老百姓随处能发现的问题,医院就视而不见呢?这些问题解决起来很困难吗?

  中国医疗体制改革课题组负责人李玲教授曾对媒体讲过她的一个工作细节:每去一家医院考察,首先要看的就是厕所,因为厕所“更能体现医院水平。”中国医院协会评价评估部主任王吉善也一针见血地指出:“厕所首先反映了管理者的理念。”现实告诉我们:医院就没把厕所当回事。

  据悉,医疗技术是评估三甲医院的主要指标,其他指标也只涉及医务人员的工作和医院的大环境等等,即便是卫生管理部门平时对医院进行的常规检查也主要关注“医疗质量”。我国卫生管理部门对医院厕所并没有硬性规定。卫生部新闻发言人毛群安曾表示,尽管没有硬性规定,但作为卫生单位,医院就应该注意厕所的卫生,这是医院管理的基本功,也是社会检验医院管理是否扎实的重要方面。

  厕所“顽症”是通病

  厕所问题不仅医院里有,银行也饱受诟病。

  2009年5月2日,朱女士去某银行取款,还未办完业务就觉得肚子“叫急”,赶紧询问柜员能否借用一下厕所。但层层“请示”后未被“批准”,只能到对面宾馆去解决。朱女士头冒冷汗,强忍腹痛,急匆匆地“赴难”,跑路过半,下体已透湿。“从来没有这么尴尬过。”朱女士羞愧难当,“在紧急的情况下,银行不愿提供方便,太不人性化了!”

  2009年12月28日下午,赵老师和老伴到银行办事,因内急想借用厕所被保安强行阻拦,六旬老人尿了裤子。“这么大年纪了,多寒碜。银行这种规定太不合情理了!”

  在某银行,一位等待叫号的大姐苦笑着告诉记者,他的先生就曾遭遇找不着厕所只好开车回家方便的糗事。她指着墙边的饮水机说:“这饮水机准备得挺齐全,可你看看谁敢喝呀?”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银行没有厕所属普遍 “自然现象”。银行的厕所对内不对外,至于理由,工作人员的回答几乎是一致的:一是银行对外办公区域的面积比较小,为了增大客户等候区,没办法再单独设置厕所;二是出于安全考虑,银行有大量现金和重要文件,如果厕所对外开放,造成失窃后果很严重。

  这种解释消费者并不认同。某出版社编辑张女士说:“银行是服务场所,就应该在初建时想到消费者的方便问题,说千道万您不是衙门大堂。”

  在某网站从事技术支持工作的白先生说:“美国满大街都是银行,哪有不开放厕所的!老说跟国外接轨,今天收这费,明天收那费,倒是挺接轨的,可厕所怎么就‘耍鬼’?”

  “一个家庭都有一个卫生间,更何况银行呢?”北京市政协委员史朝建议,银行应从设立厕所做起,体现“以人为本”的原则。

  难找难进“老大难”

  2009年11月,在北京市石景山区三星级海特饭店外,人们看到了一张告示:“因本饭店卫生间有限,禁止非本饭店人员使用。如需使用每次1元。”两名急寻如厕的女士因拒绝交钱和收钱的保洁员发生口角,引起众议。或许是反对声音太强烈了,这个办法实行一个多月后草草收场。

  据了解,饭店周围小区和单位约1万多人,但方圆300米内仅有一间公共厕所,“游民”如厕确实存在困难。但酒店也为难呐,外部人员鱼贯出入的确影响经营。中国社科院环境与发展研究中心副秘书长龚益指出,此事例说明该区域在规划建设之初存在基础设施设计缺陷。

  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厕所是外国游客到中国抱怨最多的问题,而且至今仍然有影响,有些外国出版的旅游小册子里甚至这样提醒游客:“旅游出发前在宾馆提前上厕所,旅途中不要喝过多的饮料,以免使用公共厕所,那里是中国最肮脏的地方。”

  2010年3月,一个由香港、台湾、广东中山和泰国等地消费者组成的旅游团来到武汉。在前往武大赏樱途中,一位台湾女游客突然流起鼻血,到处找厕所处置,但遍寻不见“WC”,只好捂着鼻子游完武大。

  无独有偶。2010年国庆节期间,北京动物园大门外,一位母亲把着孩子在下水道雨箅子上小便的画面在网上“晒”出。其实,在距大门不到200米的地方就有厕所。记者也多次在这个地方看到有人在光天化日下“方便”。为什么?人们看不到相应的导厕标志应该是一个“硬”理由,就连园外的地图上也没有标出厕所的位置。

  厕所不卫生,厕所进不去,厕所找不着,每个都是老大难问题。

  40岁上下的人都记得,上世纪80年代以前到北京来旅游,最令人头痛的就是找不到厕所。到了90年代,卫生状况攀上新台阶的收费厕所出现了。随着厕所的变革,名称也开始变化。在“厕所”之前,百姓多呼之为“茅房”;“厕所”之后,开始改叫“盥洗室”、“卫生间”、“洗手间”。

  其实,中国的厕所文化也是上下几千年了。从考古发掘可知,我国目前所见最早的厕所产生于西安半坡村氏族部落遗址,距今已有5000多年。春秋时,公厕诞生。北宋时期,公厕上了大街。不过,古时的厕所大多与猪圈挨在一起,所以“厕所必脏”是一代一代国人的共识。“厕所要干净”是国人的“新见”。改革开放的深入,使人们看到了更广阔也更细致的外界;物质财富的增长,使人们对生活有了更高的追求。

  “最好的房间”

  如果俄国人说去“修饰室”,意大利人说去“洗澡间”甚至“办公室”,韩国人说去“化妆间”,那人们就会明白是去厕所。荷兰人类似的表达最独特,上厕所是去“最好的房间”。

  在日本,厕所不仅是“方便”之处,还是休息、享受的地方。日本对公厕的造型非常重视,有的像教堂寺庙,有的似航天站,有的如山洞隧道,甚至有的堪称古色古香的“茶馆”。而厕所里面更是洁净,无论是在机场、酒店、地铁,还是在旅游景区、商场、街道,所有的厕所都光洁明亮,而且芳香四溢,没有水渍,没有尘土,没有垃圾堆放物,马桶光洁如新,墙上挂着漂亮的工艺品,洗手池边不仅有洗手液、擦手纸、吹风机、消毒液,还有插着鲜花绿叶的花瓶。就是在一些野外公园内比较简陋的公厕里,也一样是洁净方便,即便是乡村公厕,也都备有质量相当的卫生纸供人们免费使用。

  除了干净卫生外,日本厕所里的人性化设计堪称用尽心思。比如,女厕所里装有音盒,按动开关即可发出潺潺流水声以遮掩不雅;有的安装了婴儿台,妈妈可以在这里为孩子换尿布;有的还安装了梳妆台,爱美女士可以补妆后再离开。人性化设计还充满高科技的含金量:红外线感应装置可以帮助人自动启动和关闭厕板与垫板,整个如厕过程完全不需动手;自动恒温装置可使垫板在冬天也能保持一定的温度,令如厕者备感舒适;先进的“自动喷水洗净系统”可以完全取代如厕者使用卫生纸的擦拭动作,喷水、清洗、吹干一条龙服务,而且在如厕者起身并整理好衣裤后,自动冲厕装置才会开始工作。

  为什么国外厕所干净?一位移民加拿大的IT人士告诉记者,主要归功于两个原因。一是归口管理,严格规范;二是从小培养公民的文明习惯。据他介绍,加拿大的厕所均有明晰的产权,每个厕所都有明确的管理单位,如果卫生不达标就会被课以重罚,因此管理者肯花重金从事保洁工作。在加拿大的医院里,厕所每隔1小时就要清洁消毒1次,清洁人员必须经过专门培训,厕所内还有专为腹泻等疾病患者准备的隔离马桶。

  进步需要革命

  其实,国外厕所也是从极其糟糕的历史里走过来的。中世纪时代,厕所在英语中被称为“泥塘”、“躲不开的地方”,至于“gents”(男厕)、“ladies”(女厕)则是直到20世纪才出现的。

  日本也如此。上世纪70年代以前,日本的厕所也是一大公共卫生问题,因管理不善,人们尽可能不去公厕。到70年代末、80年代初,日本经济发展很快,物质生活开始富裕,人们对公共设施提出了新的要求,改善厕所状况就是其中之一。于是,“厕所革命”被各地行政机构列为重要事务。

  可以肯定地说,我国的“厕所革命”也不可避免地要经历这样一个从漠视到重视的过程。因为,有什么样的意识,就会有什么样的改变,好在目前我国已出现不少可喜的变化。

  目前我国一些医院已有很大改观,尤其是在新楼设计中开始考虑厕所问题,厕所的设施也正在逐渐改善。比如北京医院把清洁厕所卫生和完善厕所设施作为服务病人的一个工作重点,每个厕所都有专人负责清扫,不仅宽敞明亮,还配有洗手液、干手机、排风扇、残疾人专用坐便器,龙头里的水也是可以调节冷热的。在北京朝阳医院,厕所里已经有了和日本医院一样的尿液回收口。洗手池对面的墙上有一个玻璃窗口,窗外贴着尿液标本留取流程示意图,上面用图示说明了取尿的步骤,窗口后面的房间就是化验室。

  随着消费者呼声的提高,银行的强硬态度也有所改善。一些银行的分行已经要求努力设立厕所并对外开放。记者注意到,华夏银行的厕所就是对外开放的,而且开放厕所被华夏银行视为一种竞争手段。

  自2006年起,北京八达岭、天坛、颐和园等景区的217个公共厕所已被授予星级厕所。在故宫内的一座四星级厕所的入口处摆放着无线IC卡电话,里面还有出售饮料、方便面的柜台,这样宽敞明亮又荡漾着悠扬乐曲的地方,无论如何难以和以往的厕所挂起钩来。

  2005年,北京正式启动了公厕改造升级工程,目前全市公厕已基本完成了达标改造,北京正逐步实现在主要地区、主要大街8~10分钟内可找到厕所的建设目标,并按照国家标准,在二类或二类以上公厕中安装英文标志牌,在主要大街、繁华地区设置公厕引导牌。重庆市于2010年9月中旬出台了《重庆市星级公厕评定标准》,全市公厕被分为5个星级,限定条件多达8大项62条,其中三星级以上公厕要有空调,提供卫生纸,所有被评为星级的公厕都全天开放,不得收费。重庆市环卫局设施设备科科长刘锋这样说:“我们的生活环境在变化,厕所的环境也应该跟上。”

  与此同时,人性化设计也越来越多地被贯穿于厕所的建筑设计中,尤其是“亲子厕所”的出现更让人们备感亲切和体贴。记者在北京新东安市场、北京科技馆都看到了这种厕所。专为儿童设置的迷你马桶和洗手盆大小尺寸均比成人用的小一号,高度也刚好适合儿童,四周还有充满童趣的卡通图画。“亲子厕所”一般在男女厕所中间,门上的标志牌是一男一女手拉小孩儿的图案,这很好地解决了那些父亲带着女儿、母亲带着儿子外出的如厕尴尬。

  在高档的楼堂馆所、名胜景区等地,我们能找到我们的“最好的房间”;在繁华商区、闹市街头等地,我们也能找到“很不错”或“相当不错”的方便场所。但目前我们更多的是——从街头巷尾、小区周边、城市郊区、农贸市场、高速路上感知找厕所的艰难和进厕所的尴尬。

  除了政府行为、建筑设计等方面的因素,“厕所革命”也离不开普通百姓的努力。

  我们如厕还有很多陋习:随地便溺者有之,便后不冲者有之,在墙上乱刻乱划者有之,在厕门写几句顺口溜者有之,张贴小广告者有之。曾经有城市想借鉴学习日本的“厕所革命”,但最后都走了样,有的地方试图用高收费“买”卫生,有的地方竟打出“民工和衣着不整者禁入”的警示牌。

  “不注意厕所的国家,没有文化和未来!”

  联合国报告指出,发展中国家在与疾病作斗争的过程中,厕所是最没有得到充分利用的工具之一。目前全球已知人畜共患病达200多种,其中我国有100多种,都与人、畜粪便管理不当有关。2008年3月20日,世界卫生组织和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公布的数据显示,目前全球约有26亿人家中没有厕所,其中包括9.8亿儿童。世卫组织总干事陈冯富珍指出,卫生设施的改进对于人类的健康和福利发挥着非常重要的作用。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执行主任安·维尼曼则指出,近40%的世界人口缺乏厕所,也因此被剥夺了尊严和安全。

  在首届世界厕所高峰会议上,人们第一次像讨论食品、健康、贸易等问题那样,在国际议事的大雅之堂畅谈热议厕所的设计、卫生、舒适以及解决污染和发展中国家厕所缺乏等问题。

  我国代表在此次会议上发言:“不注意厕所的国家,没有文化和未来!”

  这或许是中国文化历史上对厕所言论的最高见地,它把厕所同一个国家和民族的前途与文化紧密相连了!

我要评论
评论题目:
评论内容:
验证码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