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平台   注:办公平台仅限于消费者协会系统内部使用。
登录
当前位置: 首页  > 中国消费者杂志  > 2007年  > 第10期  > 消费与生活之一:是谁偷走了我们的“隐私”
第10期
消费与生活之一:是谁偷走了我们的“隐私”
[字号:]
2008-01-03


  新买的房子刚拿到钥匙就有人发短信推销装修项目,刚生了孩子就有人上门推销婴儿用品,保单尚未到期就有人提前半月拨打手机推销车险……各种名目的商业推销和宣传,通过电话、手机短信、电子邮件、普通信件铺天盖地而来,而包括姓名、职业、电话、家庭住址、甚至银行存款、投资状况等在内的个人信息资料,竟在浑然不知中被公然暴露在别人面前,原本私密的个人信息几乎变成了尽人皆知的“公开秘密”。

  愈演愈烈的信息泄露

  在某医院工作的刘先生因为车险快到期了,仅一周内就接到不下5个推销电话。刘先生为此困惑不已:“他们不仅了解我车险保单的情况,而且对我的移动电话及家庭住址也一清二楚。”刘先生原本宁静的生活被打乱了。

  在接到几次电话后,刘先生留了个心眼,记下了一家保险公司推销人员的联系方式,并称等他考虑清楚后再给其答复。对方果然给刘先生留下了电话,称自己是某保险公司负责电话营销的工作人员。两天后,有所准备的刘先生拨通了该营销人员的电话,对方异常热情地向刘先生介绍,目前,市场上的车险都不能低于7折,但如果通过电话等直销模式投保车险的话,可享受更多的折扣。

  令刘先生感到意外的是,对方竟然能够准确说出自己的车险保单号码和保单到期的时间,就连刘先生购车时间、车型和购车地点都了如指掌。这让刘先生吓出一身冷汗:“这么隐私的资料,为何一个陌生人掌握得如此清楚?”

  刘先生在电话里不禁反问:“你怎么知道我这些信息的”“我们自然有渠道,我们也是帮你省钱。”“我的这些车险信息涉及个人隐私,你们乱打电话骚扰我是违法的,我可以通过法律途径告你们。”“我们的途径完全是合法的。”对方始终不肯告知刘先生“出卖”他车险信息的源头。当刘先生准备多问几句时,对方已经挂断电话。

  其实,这种自称是保险公司电话业务员的不在少数。虽然这些人在客观上起到了提醒作用,但手机、办公电话、家庭电话轮番被“轰炸”,只要不说“已经投保了”,电话就没完没了地打来。

  在北京城西某新盘买了一套房子的李女士,从交房那天起,她的手机就不断接到装修公司的电话。“听说您有套新房,要装修吗?”一个月的时间,她就接到百余个类似电话,而且这些电话不分早晚随时都打。而没隔多久,装修公司的电话渐渐少了,二手房中介又成了打电话的主流,纷纷来打听她是否要卖房。“我压根没把手机号码透露给他们,不知道是哪个渠道出了问题!”她边说,边当着记者的面掐掉了一个中介的电话。

  “我觉得,我的任何信息几乎都有人知道,毫无隐私可言。”在北京一家网络广告公司工作的王小姐面对记者感慨道:“我前几个月找工作,并没有投过几次简历,但有数不清的公司给我打电话。现在更夸张了,一些出租房屋的短信一个接着一个,还经常半夜三更发来。尤其不可思议的是,竟然还有人知道我租住的房子快到期了。”

  网上曾经流传着一个明星大全一样的通信名录,一时惹恼了不少的明星,引来不少的争论。据说还有人专门搜罗国家部委机关管事的人的姓名、职务、电话等等,做成名录在网上叫卖,听说需求者众。至于五花八门的名人名车车主名录、各行业老板名录更是多得很。

  种种迹象表明,个人信息泄露的情况正愈演愈烈。到目前为止,虽然国务院有关部门启动个人信息保护法立法程序已有两年时间,无论立法的进程如何,一个没有改变的事实是,个人信息越来越多地被别有用心地进行着商业操作。

  买卖信息非法获利

  在北京的地铁口、书报亭经常有公开售卖车主等白领人士的个人信息。包括姓名、手机号码、车牌号、车型、家庭收入、家庭住址等,准确性极高。而这些信息中涉及的当事人对此毫不知情,根本不知道自己的信息已经满天飞了。

  “本站刚刚从证券公司内部获取2007年最新65万全国股民详细资料(高度保密文件),数据库为Excel格式,信息内容包括股民姓名、性别、地址、邮编、电话、手机等。此资料乃市场孤品,是难得的第一手资料。全国股民名单信息真实可信,是你最好的商务伙伴。欢迎订购!单价3000元。”这是记者在一家网站上搜到的一条信息,通过与之联系,对方表示若在深圳可以当面交易,其他城市可通过网上银行账号以汇款方式交易,免费快递。

  在这个网站首页的醒目位置,还刊登有建设银行北京分行、工商银行北京分行、民生银行北京分行金卡名单的销售价格,全国车主名录、行业老板手机号码、中国老板手机号码地区版、上海楼盘业主名单、上海高尔夫会员名单也都应有尽有、明码标价,兜售个人信息俨然已经成了一门红火生意。据了解,在许多行业里,都有一些专门吃“信息饭”的“生意人”,他们所掌握的“客户资料”都是要付费的。这种“黑色”交易,让个人信息泄露有了强大的助推力。

  以购房为例,业主的资料,基本是从物业公司那里拿来的,也有的是从售楼部买的。一般卖2~10元,绝大多数在5元以下。如果购买整个楼盘的业主联系方式,费用约为4000~5000元。另外,少数家装公司还会向出卖业主资料的人承诺,若得到业主装修合同,将按一定比例从工程造价中给后者“返点”。“当然,购买了整个楼盘业主资料的装修公司还有可能转卖一部分资料给另外一家公司,从中再赚一次。这就是导致一个业主的资料被多家装修公司获得的另一原因。”

  “信息共享”促成“透明人”

  你的姓名、手机号、工作单位、收入水平和身份证号码;你刚出生孩子的性别和出生时间;你房子的户型、面积和朝向;你的购车时间、车型甚至发动机号和底盘号……你不认识他们,他们却对你了如指掌。

  不少接受采访的消费者问,为何常有银行向我推销信用卡,从对方的口气,明显知道我的消费能力、收入状况,但我与这家银行素无业务往来,他们又是如何获知我的这些信息的?

  一个做汽车安全膜生意的朋友告诉记者,从汽车4S店、修理厂、车管所这些与汽车相关的商家或者管理部门拿到一些有拓展业务价值的车主的详细信息,包括电话、住址、车牌、车型、车况甚至车子的颜色、发动机号,并不是一件难事。

  一个知情人士告诉记者,在商场、餐厅消费,或者说在某一家俱乐部、某一个商家办了会员卡,都会留下一些个人信息,现在,商家建立自己的客户资料库的意识也都在加强,因此都尽量让客户留下更多的有用信息。有心的商家只要与这些地点达成合作,就会信息共享,共拓商机。

  一家装潢公司的老总如此总结,做生意就是做人脉,商场竞争日趋激烈,谁掌握了更多的客户信息,就掌握了更多的商机。他举例,以前他会派业务员装成买房者守候在楼盘销售处,一旦发现有购房者签订合同时就在一旁偷偷记下购房者的联系方式,而后与购房者联系介绍自己的装修公司。“房产市场景气的时候,简直就是信息争夺战,好几个装修公司的人争抢一个客户的资料。”后来,他试着向一些楼盘的销售处购买购房者的信息,“生意大家做,互惠互利,售楼处是肯的。”所以也不奇怪,为何刚买了一套房子,装修公司频频上门,连房子的结构、购价都了如指掌了。

  “我是做美容院的,在我们这里办理美容卡的客户,我们知道联系方式,也从客户的办卡金额判断得出她的消费能力。假如我有一个朋友是开健身房的,我正好可以用我的这些资料和他换,彼此拓展业务。”一个美容院的主管告诉记者:“只要你在一家企业登记了你的信息,可能你的信息就会像多米诺骨牌一样迅速传递至更多的商业领域。”

  当然,一个在商界工作过的人,身上总是带有很多他人的信息,甚至是一个信息库,比如在保险业里,客户资料随着推销员流动是一件很常见的事。到了另一家公司往往会带走他掌握的客户或者目标客户的个人信息。因此,当你成为了某家保险公司的客户后,有更多保险公司向你推销产品也就不足为奇了。

  消费者本身保护个人信息的意识不强,甚至处于不设防状态,法律对商家使用个人信息也没有作出很明确的制约,于是,类似汽车行业、银行的信用卡推销人员为了业绩往往会发动身边的关系搜索他们的目标人群信息,无疑,从商场、俱乐部的朋友处弄到客户资料是一个很好的捷径。

  如此,即便我们在刷信用卡时将身边每一个人都视作可能的嫌疑人,而戒备森严;即便,我们在商家填写资料时,以小人之心度之,慎之又慎,我们个人信息的泄漏也是防不胜防的。

  信息泄露犯罪频发

  北京刚毕业的黄小姐收到恐吓电子邮件,里面还附有个人资料,发件人声称她若不按要求支付给对方××元面值的QQ卡,对方就会利用各种方式散发有损她名声的谣言。

  在黄小姐收到的邮件的主题中,发件人已将黄小姐的真实姓名、所在学校全部罗列,且各项资料均准确无误。这名发件人称,他已掌握了黄小姐的各种人际关系网,若黄小姐不按照他的要求支付QQ卡,他将通过各种方式向相关人员或部门造谣中伤。随后,黄小姐立即向警方报警。抓获犯罪嫌疑人后,警方获知,犯罪嫌疑人是通过黄小姐曾上学的学校内部买到包括黄小姐在内的所有学生的资料。好在黄小姐的损失最终在警方的介入下被制止。如果像北京的冯女士那样就倒大霉了。

  北京的冯女士就曾因为接到了自称“北京市财政局金融处”的电话,通知她不久前买的别克车可以被退还购置税款1.1万元,最终被骗45万元。北京警方后来调查发现,冯女士这样的短信诈骗案受害者绝大多数是刚刚购买了房子或私家车,他们因为对方准确说出了自己的姓名、电话、车型、住址等详细私人信息,才相信了对方所称的身份。而这些信息大多就是房产中介或汽车4S店的员工泄露的,导致诈骗团伙能轻易锁定侵害目标。

  近年来,全国各地的新闻媒体不时报道有车辆被他人非法套牌使用,车主蒙冤受罚的事件,在部分非法使用套牌车个案中,套牌车的车型、车身颜色、车牌、行驶证,连发动机号、车架号竟然与真牌车的一样。究竟谁有那么大能耐,能得到这么准确的车辆资料?资料又是如何泄漏的呢?人们议论纷纷,许多人猜测是从车管部门泄漏的。2006年11月,中央电视台及深圳电视台曝光“深圳市车管所出卖车主资料给套牌车制造分子”的新闻恰好印证了这一说法。

  浙江省消费者权益保护委员会前不久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75.3%的消费者表示担心自己的个人信息遭到泄露,其中有26.0%的消费者明确表示曾有过电话号码等信息被泄露的经历。对因个人信息泄露而遭受电话骚扰,大部分消费者只能表示愤怒或无奈,很难维护自身的合法权益。同样,调查显示,当经营者要求消费者填写详细个人资料时,有近7成多的消费者会配合经营者的要求,如实填写个人的有关信息。

  信息保护亟待双管齐下

  在信息社会,个人信息的搜集都因为商业化的操作被一再助长。个人的信息不仅在网络世界里,在现实社会里同样成了待价而沽的商品。但问题是,绝大多数的个人信息被公开或者被买卖都是在信息所有者不知情的情况下发生的。

  据不完全统计,世界上制定了个人信息保护法律的国家或地区已经超过50个。而我国通过立法尽快建立个人信息保护制度已是刻不容缓。

  我国目前对个人信息保护存在法律空白,2005年5月,国务院有关部门启动个人信息保护法立法程序。在这份专家建议稿中,个人的手机号码、家庭住址、医药档案、职业情况等任何可以确立特定个人的信息都列入法律保护的范围,如果侵害他人信息可能会承担行政责任、民事责任或是刑事责任。

  然而,单纯依靠法律就想让个人信息“高枕无忧”显然不太现实。北京恒石律师事务所段朋律师认为,由于获知某人的个人信息渠道很多,一旦因个人信息泄露发生侵权事件,有关部门很难认定侵权主体。如果不能举证是哪个环节泄露了用户的个人信息,就意味着从法律上无法追究侵权者的责任。段朋建议,在提供自己个人信息时必须谨慎,确有需要时最好约定保密责任,规定对方在什么范围和什么情况下才能使用自己的个人信息,如果泄露,应当承担违约责任。一旦消费者能证明对方未采取适当保护措施或故意出售这些信息,给当事人的精神和物质造成损害的,可通过法律途径来维护自己的权益。从保护途径上来说,有三种方式可以解决个人信息泄漏的问题:第一,通过民事方式,寻求保护和赔偿,还可到法院打官司;第二,通过行政方式,政府建立一个专门的保护机构,由这个机构来执行此项法律,对泄露个人信息者进行行政制裁;第三,通过刑事方式,对违反《个人信息保护法》又触犯刑律的,追究相应的刑事责任。?

  (本刊记者 张震)
我要评论
评论题目:
评论内容:
验证码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