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平台   注:办公平台仅限于消费者协会系统内部使用。
登录
当前位置: 首页  > 中国消费者杂志  > 2007年  > 第09期  > 期待“阳光认证”
第09期
期待“阳光认证”
[字号:]
2007-12-17


  今年5月份,受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市场监督司委托,由中国化学制药工业协会起草的《医药代表行为准则》讨论稿完成了。制定该《准则》的一个重要目的是将对医药代表执行认证制度。中国医药商业协会的相关负责人表示,一旦对医药代表实行统一认证,至少可以改变医药代表“谁都能做”的无序现状,规范医药代表的行为。

  认证涉及的领域很多,如何认证、怎样监管、谁来制裁是需要考虑的一系列问题。近些年来,认证中出现的假、乱、滥等现象,严重地挫伤了消费者的信心。医药问题可谓百姓心中的最痛,这一次的医药代表认证是否值得期待……

  花钱就能买认证

  2007年5月,北京市质量技术监督局对43种厨房家具进行了质量抽查,发现甲醛释放量不合格是厨房家具的主要问题。而一直以“甲醛终结者”的形象傲视于市场的“康洁”牌橱柜也因为甲醛释放量不合格被请上曝光台。

  这样的结果让人有些哭笑不得。对室内环境质量的要求使得具有绿色环保认证的产品成为消费者的首选,可首选的依然有问题。难道环保认证是个摆设?

  其实,从某种意义上说,家装市场上那些五花八门的认证就是一种摆设。

  仅就橱柜而言,每到3~5月、8~10月的橱柜销售旺季,生产厂家就会收到大量传真、电话邀你参加认证,有来自行业协会的,有材料委员会的,还有相关的研究机构,甚至还有媒体。至于认证的费用,少的几百元,多的上万元,有的还可以砍价。这些认证大多不需要任何检测,只要交钱就能得到相应的证书:中国优秀绿色环保产品证书、绿色认证、优质环保产品证书、环保名牌推荐产品、质量合格供货放心品牌、用户满意度推荐十大品牌、环保橱柜,等等。这种情况在许多建材城里都存在,当然也绝不仅仅是橱柜。

  中国环保标志产品认证委员会的专家告诉记者,除了“中国环境标志”(十环),其他都是不合法的,因为只有“十环”标志是中国环境标志产品认证委员会授予的,而中国环境标志产品认证委员会是经国家认证认可监督管理委员会认可的,代表国家对绿色产品进行权威认证,并授予产品环境标志的唯一机构。能够获得这一标志的产品除了本身产品质量性能达标以外,还要有更高的环保要求。比如橱柜的“绿色十环认证”标准,不仅对橱柜使用的木质板材、金属、塑料、涂料、胶粘剂、天然石材、人造石材、陶瓷和玻璃提出了要求,还对生产过程中的废物利用,以及包装进行了规定。

  专家还解释说,如果宣称自己的产品是“绿色”,必须要有两个条件:一是向社会公开颁布标准,而不能用国家强制性标准来衡量,因为达到国家强制性标准只能说明产品有资格进入市场,而不能证明产品就绿色环保。二是要说明其授予方式,比如企业合同委托方式,或是国家认监委批准的认证方式。因此,一些组织或机构没有向国家认证认可监督管理委员会提出申请和批准认证资格,就擅自颁发证书的做法是违法的,它们的认证证书也是没有实际意义的。

  骗人的也能获认证

  从2006年下半年开始,上海宝龙制药厂就发现自己的主打产品“复方酮康唑软膏”在市场上存在大量假冒产品。经过调查,他们确定造假企业为南通申美精细化工品有限公司,于是向上海药监局提出了取缔该企业生产的申请。今年4月,上海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和南通药监部门共同查获了这起特大“复方酮康唑软膏”造假案。

  执法人员发现,假冒的“复方酮康唑软膏”在外包装几乎可以乱真,价格上也低出许多,质量则大打折扣。真药中含有“酮康唑”和“丙酸氯倍他索”两种成分,而假药只含“酮康唑”一种成分,因为“丙酸氯倍他索”的市场价格很高,1公斤需要4万元。假药中虽然含有“酮康唑”,但其含量也只有50%。

  令药监部门意想不到的是,这个造假的南通申美精细化工品有限公司并非一个作坊式的地下加工窝点,而是一家正规的化工企业,其厂房外观、硬件都非常正规,造假已达规模化。就是这样一个连一些执法人员也感叹是第一次遇到如此现代化的造假手段的企业,不仅通过了ISO9001国际质量体系认证,还连续数年被某资信评估机构评为“AA”级信用企业。南通市药监局的有关人士表示,南通申美精细化工品有限公司并不具备《药品生产许可证》,但其生产的假冒药品却公然销售到海外市场。就在被查获前夕,该造假企业还刚刚接到一张500箱“复方酮康唑软膏”的国际订单,并计划于4月上旬出货。

  几乎在上海宝龙制药厂发现自己产品被假冒的同时,鞍山市台安县嘉禾农业科技开发公司的假“绿色”蔬菜问题也被揭露出来。

  鞍山市台安县嘉禾农业科技开发公司从2003年开始生产销售“绿色蔬菜”,每天向沈阳市场供应40个品种共5~7吨的“绿色蔬菜”,是该市“绿色蔬菜”的最大供应商之一。但在该公司的生产基地里,每天发往沈阳的蔬菜却只有2~3吨共10多个品种。原来,由于生产能力有限,该公司长年到外地批发市场上买进“普通菜”,然后一律打上“绿色食品”标志。而在辽宁省绿色食品网上,嘉禾公司的产品编号是属于另外一家名叫沈阳市维康绿色食品有限公司的企业。原来,尽管嘉禾公司没有经过国家认证,但它还是被允许使用维康公司的“绿色食品”标志和产品编号,这一“破例”行为是得到辽宁省绿色食品发展中心承认的,目的是为了鼓励和扶持辽宁绿色食品企业的发展。

  这件事被曝光后,农业部中国绿色食品发展中心认定此事“严重损害了绿色食品事业的公信力和品牌整体形象,严重侵犯了广大消费者的利益”。

  这种偷梁换柱的假认证实际上就是“倒卖”资格,即获准使用“绿色食品”标志的厂家把使用权交给没有获得资格的厂家,从中获利。只是“嘉禾”事件中还添加了更为恶劣的因素,即当地认证监督部门的“帮忙”。

  认证:还有多少“牙防组”

  今年4月,全国牙防组被撤销了,但事情并没有完结。人们在追问:像牙防组这样的“怪胎”为什么能逃脱层层监管?那些在实施“权威认证”的诸多机构中是否也存在未被清理的“牙防组”?

  1991年,《中华人民共和国产品质量认证管理条例》的颁布标志着我国认证制度的建立。2003年11月1日起施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认证认可条例》规定,设立认证机构须经国务院认证认可监督管理部门批准,并依法取得法人资格,方可从事批准范围内的认证活动。显然,没有编制、没有经费、没有独立法人资格的全国牙防组不属于此范围,但自1992年牙防组成立“口腔保健用品专家评审委员会”之后,便开始对口腔保健用品的“口腔健康促进功效”进行检测和认证。十余年来,这个“不官不民”的组织先后为9种口腔保健用品做过“认证”,收取企业几万元至数百万元不等的费用。如果不是北京律师李钢和上海律师陈江的执著不懈,牙防组“一张桌子两部电话忽悠13亿人”的日子恐怕还要继续。

  为什么这种状态能持续十余年?

  卫生部的相关人员说,牙防组成立时,其业务主管部门是防疫司。上世纪90年代后期,防疫司被调整为法律监督司和疾病控制司,由于内部机构调整、人员变动,再加上牙防组又不是内设机构,卫生部对其运行的监管难免存在漏洞。

  在2001年8月国家认监委成立前,认证认可工作主要是由国务院各有关部门在各自职责范围内自行推动,形式和做法不尽一致。认监委成立后,国务院制定并颁布实施了《中华人民共和国认证认可条例》,明确规定了国家实行统一的认证认可监督管理制度。显然,国家认监委负有强化监督和规范认证的职责。虽然认监委态度明确:“牙防组是违规认证”,但对于该负有怎样的监管职责则是这样表示的:“卫生部当初成立牙防组,出了问题,属于内部事。这是‘关门打自己的孩子’,怎么打是人家的事。如果其中有贪污和违规也是监察部门的事。牙防组很特殊,我们不方便管。”

  《关于全国牙防组财务收支情况的审计报告》表明,牙防组和全国牙病防治基金会在财务上“水乳相融”,两方人员交叉率高达50%以上,形成“认证的不收钱,收钱的不认证”的各自有利的局面。原本应独立、公开的基金会账户成了牙防组可轻易借用的平台。这两个机构的违规行为何以能长期存在?

  民政部民间组织管理局基金会管理处的相关负责人坦言,由于人力和各方面的限制,对基金会的财务及公益活动状况不能进行实时监督,只是事后审计和检查。而且年度报告书中只有直接的收入和支出总数,不能清楚地反映基金会“钱从哪里来,钱到哪里去”的问题,这也给基金会留下了“打擦边球”的空间。“存在漏洞”,“不方便管”,“难以实时监督”,这种种“困难”持续了十余年。就在这十余年间,牙防组顶着“国字号”头衔,几乎演变为“准政府”机构。

  这样的“漏洞”是否只存在于一个卫生部?这样的“不方便管”是否只存在于认监委?这样的“难以实时监督”是否只存在于民政部门?这样的“牙防组”是否只存在一个?

  不错,规范是要逐步进行的,逐步规范是需要等待的,而等待有时是必须的。但仅就口腔用品而言,这种等待确实是让人心焦的。据权威部门公布的数据,我国牙病和口腔病患者总数约为1.5亿,每年各类牙病和口腔类疾病的病例均超过6000多万。牙防组虽然没了,由其认证的牙膏、口香糖等口腔用品广告上的认证字样消失了,但标有“中华××医学会”、“××预防医学会”、“××中医药协会”、“国际口腔××研究中心研制”等等认证标志的口腔用品仍然大量存在,这些认证、推荐是真是假?不久前,国家认监委向媒体通报:“中国质量体系认证中心”是未经国家认监委批准的非法认证机构,却利用编造虚假机构名称的手段,在社会上开展“中国楼梯扶手十大知名品牌”的评比活动。

  认证如何才能规范?中国消费者协会副秘书长董京生先生说,认证要规范,首先应确定合法的认证主体,应该对认证主体进行公示,让消费者知道哪些组织具有合法的认证资格。其次,认证必须承担责任。如果涉及到消费者的利益,应该采取有效的途径向社会公示,树立认证在消费者心中的公信力。这样的认证才是百姓期待的“阳光认证”。

  谈到医药代表的认证问题,董秘书长认为,对医药代表实行认证是否能改变“谢绝医药代表”的现状是值得探讨和研究的。对医药代表进行认证是否意味着给他们一个身份?这个认证是针对什么的?还是能够保证他不卖假药、不拿回扣?总之,认证必须防止泛泛认证,必须有实效,有实质内容。?

  (本刊记者 段梅红)
我要评论
评论题目:
评论内容:
验证码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