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平台   注:办公平台仅限于消费者协会系统内部使用。
登录
当前位置: 首页  > 中国消费者杂志  > 2006年  > 第03期  > 特别报道之一:转基因食品缘何犹抱琵琶半遮面
第03期
特别报道之一:转基因食品缘何犹抱琵琶半遮面
[字号:]
2006-05-17


  英国皇家学会认为,婴儿已经成为食品安全的高风险群,含有转基因成分的婴儿食品“应该接受最严格的审查”。现在,34个国家和地区已通过了法规强制标识转基因食品。绿色和平组织在我国发布的《避免转基因食品指南》中,一些国际知名跨国品牌因不承诺不使用转基因受到了红灯警示。目前,科学界对于长期食用转基因食品是否会影响健康尚无定论,很多大品牌食品企业已明确承诺“不使用转基因原料”……

  对转基因的质疑

  2005年3月14日,绿色和平组织向媒体宣布:在对国内市场28种食品进行抽检后发现,某些外资厂商的食品中含有转基因成分。

  绿色和平组织中国项目副主任马天杰向媒体称,自2004年12月至2005年1月,绿色和平组织委托权威机构欧洲基因时代公司(GeneScan)对中国市场上的28种食品是否使用了转基因原料进行检测,结果发现2种食品含有转基因成分,它们分别是卡夫食品有限公司旗下的乐之三明治饼干和金宝汤公司所生产的粟米系列金黄粟米汤。而在中国销售的这种乐之三明治饼干,其外包装的显著位置并未注明转基因食品的标识。

  绿色和平组织调查发现,卡夫公司在欧洲市场却向消费者明确承诺:生产销售的产品不含转基因。卡夫公司的“双重标准”引起了绿色和平组织的公然质疑。

  “我们认为,这些厂商在中国和世界其他地区的市场采用了双重标准。”马天杰说:“这一方面是对其自身商业信誉的践踏,另一方面是对中国消费者知情权和选择权的侵犯。中国消费者应该享有与欧洲消费者同等的权利。”

  卡夫公司对绿色和平组织的回复为,公司“支持负责任地使用生物技术原料”,并称其关于是否使用转基因原料的决定是“基于谨慎考虑不同市场消费者喜好、标识法规要求、原料获取难易度以及生产和供货因素等”而作出的。

  马天杰认为,这种不置可否的态度与该公司在欧洲市场所作的“保证我们在欧洲生产和销售的产品继续只使用源于非转基因农作物的原料,包括所有食品添加剂和调味料”之承诺形成了鲜明对照,“这表明卡夫并不尊重中国消费者的权利”。

  跨国公司的双重标准让不少中国消费者感到愤怒和无可奈何。

  我们要的是知情权

  2005年11月,绿色和平组织发布了《避免转基因食品指南2005》,该指南以“红绿黄名单”的方式,将包括婴儿食品和奶粉、啤酒、饼干、雪糕、调味品、饮料等近十种类别的“不承诺不使用转基因原料”食品品牌一一列出,以指引人们消费。在这个《避免转基因食品指南2005》中,一些国际知名跨国公司(品牌)因不承诺不使用转基因受到了绿色和平组织的红灯警示。

  绿色和平组织中国项目负责人马天杰说:“转基因成分并不只存在于大豆、玉米和油菜等转基因粮食作物中。大豆磷脂、大豆蛋白、玉米淀粉等被广泛用作食品原料和添加剂,因此我们平时接触到的很多食品,从奶粉、饮料到油盐酱醋,都可能含有转基因成分。”

  记者注意到,在这份《避免转基因食品指南2005》中,在婴儿食品和奶粉中,受到红灯警示的有“安怡、光明、红星、雀巢、三鹿、完达山、森永、圣元、天山雪、雅士利”,在糖果和巧克力中,也有“阿尔卑斯、吉百利、徐福记、雀巢”等知名品牌。

  这个消息一公布,又引起了不少消费者的疑问。

  正在北京家乐福超市购物的陈女士告诉记者:“听到这个报道很吃惊,一直以为只有食用油才有转基因产品呢。我们家是南方人,本来不喜欢吃豆油,而且我们本来不太接受转基因食品。现在突然觉得转基因食品无处不在。我仔细看了那个报道,像儿童奶粉和糖果啊,不少我们经常购买的名牌都没有承诺不使用转基因成分。这就让人担心,如果不使用,为什么不承诺呢?”

  一位自称是大学化学教师的先生告诉记者:“人们对转基因的认识并不全面,不少人对转基因食品的认识存在误区。这可能也是不少企业情愿隐瞒真相的缘故吧。但无论如何,企业应该如实标注产品成分,这是起码的诚信。现在大家都知道豆油是转基因食品,不喜欢可以不买。但是那么多加工食品,我注意过孩子们吃的不少小食品,成分中都标注了植物油,那么这个植物油是什么油,如果是豆油的话,那么这个食品中是不是可以说就有转基因成分?我们去饭店吃饭,炒菜的油,是不是转基因的豆油?我们平常倡导大家多吃的豆腐、豆制品,是不是也都是转基因大豆的加工品……所以说,我觉得转基因食品其实已经渗透到了我们的生活中。消费者要的其实就是个明白……”

  “我在网上看过一个帖子,说是做实验者用转基因玉米和传统玉米一起喂老鼠,结果老鼠把传统玉米吃光了,转基因玉米一点没动。看了这个帖子我就想,自己的孩子怎么也得比老鼠吃的强吧?我一直以为只是玉米和大豆才是转基因产品,现在看来情况复杂得多……”

  “其实对我们来说,很少关注产品的成分,品味好,是大企业的产品就值得信赖。不过最近不少事让我们对大企业挺失望的。比如说企业的双重标准。在欧盟用一套标准,在中国用另外一套标准,这不是歧视中国消费者吗?我们中国人就不重视健康了吗?”一位在超市做促销员的大学生对记者说。

  记者在随意走访的京城几家大超市发现,除了一些食用油标注了转基因成分外,其他食品包括豆制品和玉米制品都未标注转基因成分。

  去年,中国人民大学公共管理学院王玉清博士和国家环保总局南京环境科学研究所薛达元研究员合作,在北京市城区、近郊和远郊的12个超市,对1000名消费者进行了问卷调查。调查发现,“完全不了解”和“不太了解”转基因生物及产品的消费者达到64.9%;“非常了解”的只有极少数,占2.3%。调查显示,69%的受访者表示更信任传统食品,仅有5.2%的受访者承认自己更信任转基因食品。

  由于在北京市销售的色拉油几乎全部是使用国外进口的转基因大豆作为原料加工而成,不少北京消费者可能都在食用转基因产品,然而很多人却并不知情。62.8%的受访者不知道自己食用转基因产品。在知道自己食用转基因产品的37.2%的公众中,9.7%的人感觉无所谓,而更多的人(27.5%)属于没办法避免。调查还显示,45.3%的受访者不知道我国已对转基因产品实行标识制度,另有42.6%的受访者虽然知道有标识,但却不会辨别。

  对此,消费者有着共同的呼声。96.9%的受访者要求对转基因生物及其产品实行标识。其中48.1%的消费者要求有醒目的标识;有25.9%的受访者要求对同一类食品的转基因产品和非转基因产品同时标识,从而使消费者更易于选择。

  看来,由于对转基因产品的认识有限,而且更多消费者还是倾向购买传统食品,这可能就是不少大品牌食品企业已明确承诺“不使用转基因原料”,而不少知名品牌拒绝承诺使用非转基因原料却又不愿标注的原因。但为了使广大消费者能够明明白白地消费,大多数国家采用的办法是:给转基因食品贴上鉴别标识。

  转基因标注,还我们的知情权、选择权

  2002年,世界卫生组织公布了有关转基因食品20个问题的调查报告。报告对转基因食品无害性的评估主要有以下几方面:是否有毒性、引起过敏反应、营养或毒性蛋白质的特性、注入基因的稳定性、基因改变引起的营养效果及其他不必要的功能等。对人类健康而言,专家们认为,主要应审查转基因食品有无毒性及对环境的影响。

  目前,国际市场上的转基因食品都按照上述要求经过了严格审查,这些检验不仅在生产国进行,而且由联合国粮农组织和世界卫生组织联合委员会负责监管。专家们认为,由于转基因作物能更好地防治病虫害、抵御干旱、提高产量、营养成分高,因此发展前景十分广阔。到2015年,全球人口将增至90亿,只有提高农业生产率才能满足人类对食品的需求,而现代生物技术无疑是提高农业生产率的重要手段之一。人们还可利用基因技术生产速生鱼类和医药工业所需的疫苗等,以满足人类的生活需要。但专家们也强调,发展转基因食品必须有严格监督、科学检验、国际立法,以避免它对人类健康和环境造成损害。

  因此,转基因食品在商品化之前,都要经过层层严格的审批。例如,美国涉及转基因生物安全性的政府管理机构就有食品与药物管理局、农业部和环境保护署,各个部门分工明确,形成了一个十分高效而严密的安全保证体系。全世界的大多数科学家均对转基因技术持支持态度,并对转基因食品的安全性予以了肯定。自从1996年美国允许第一例转基因食品在超市出售以来,2亿多美国人已吃了约6年,几千万澳大利亚人和加拿大人也在吃,至今还没有发现一个证明它是有问题的案例。

  但目前,转基因食品的安全性在国际上有较大争议。国际上现有的动物试验发现,转基因食品对小白鼠的某些器官造成了损害,此外还发现以转基因玉米花粉为食的北美大斑蝶的死亡率达到44%。还有部分转基因植物野生后一发不可收拾,怎么除也除不掉,如加拿大的转基因油菜,对生态环境造成危害。

  据英国皇家学会(英国最权威的科学家协会)的报告认为,由于婴儿比成人更容易对食品敏感,而且必须长期进食某种食品,令婴儿成为食品安全的高风险群,所以含有转基因成分的婴儿食品“应该接受最严格的审查”。也正因如此,婴儿作为高风险人群,婴儿食品和奶粉制品更应受到关注。

  这些让人们对转基因食品的安全还存在质疑。转基因食品中原有营养成分会不会改变,转入新基因后的食品是否残留有毒性,转入新基因后生成的新的蛋白质会不会引起过敏……

  为此,国际消费者联合会表示:“现时没有一个政府或联合国组织会声称转基因食品是完全安全的。”因此,维护消费者在转基因食品问题上的知情权和选择权成了国际社会的一种共识。在科学界对于长期食用转基因食品是否会影响健康尚无定论的时候,不少消费者已明确表示不会选择转基因食品。

  欧洲的消费者,可以说是全世界最坚定的转基因食品“知情权捍卫者”。据民意调查显示:在英国只有14%的人表示接受该类食品,66%的法国人认为转基因食品对健康有害,一些农民把水果、蔬菜甚至牛粪倾倒在快餐店门前,以抗议他们出售的牛肉面包和土豆中含有转基因成分。欧洲是最早为转基因食品采取标识制度的地区。2001年11月28日,欧盟15国制定出了新的转基因食品法规。根据新法规,凡含有0.9%以上转基因DNA或蛋白质的农作物或食品,在市场销售时,必须带贴“GMO”(转基因)字样的标签。

  亚太地区的韩国、菲律宾、印度尼西亚、沙特阿拉伯、斯里兰卡、新西兰也相继颁布了自己的标识法规。

  2002年3月,我国实施的农业部《农业转基因生物标识管理办法》规定,第一批实施标识管理的农业转基因生物为:(一)大豆种子、大豆、大豆粉、大豆油、豆粕;(二)玉米种子、玉米、玉米油、玉米粉;(三)油菜种子、油菜籽、油菜籽油、油菜籽粕;(四)棉花种子;(五)番茄种子、鲜番茄、番茄酱。食品中若含有上述转基因原料都须贴标识。

  但目前看来,我国食品中真正贴上转基因标识的产品并不多。

  据了解,我国目前对转基因食品的管理,在一定程度上参照了欧盟的做法,即在进行安全评估的基础上,实行标识管理。同时设立了不少相关的法规。其中,主要保护消费者对转基因食品知情权的便是《农业转基因生物标识管理办法》。《办法》规定,只要在生产过程中使用了转基因原料,无论最终产品是否含有转基因成分都必须在产品包装上明确标注。

  记者了解到,现在国内市场上的玉米、大豆、马铃薯、油菜、棉花等农作物,尤其从北美进口的,都有可能是转基因食品,一些饼干和食用油等,也有可能使用了转基因的原材料。然而,有关人员调查发现,现在市场上除了部分食用油之外大部分转基因产品都没有按照要求进行标识,主要原因是国家在颁布管理法规的同时没有出台相应配套的惩罚性监督措施,也没有配备相应的执法队伍,造成法规无法落实。而企业出于降低成本以及担心标识影响销量等原因,都不愿意按规定进行标识。

  上海汇业律师事务所吴律师告诉记者,我国有关转基因食品的法律性文件,都不属于人大颁布的基本法律,而仅仅是国务院颁布的行政规章及各部委颁布的部门规章,其法律位阶较低。而且,这些法规均有与《消费者权益保护法》、《产品质量法》等基本法律有冲突之处。如:根据《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管理条例》的规定,如果未列入目录的转基因产品可不标识,这显然与《消费者权益保护法》、《产品质量法》规定的履行告知义务相冲突;《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管理条例》中第4条规定,卫生部负责转基因食品卫生安全的监督管理权,而第7章又没有赋予卫生行政主管部门执法、处罚权。《农业转基因生物标识管理办法》第5条第二项规定,转基因直接加工产品应标注为“转基因加工品(制成品)”,对于转基因间接加工产品如何标注却未作规定。而在实践中,直接加工产品和间接加工产品很难界定。正因如此,消费者的知情权和选择权难以受到及时保护。

  这里,我们呼唤食品企业从尊重消费者的角度出发,应该自觉地对使用了转基因原料的产品进行标识,让消费者可以自由选择。

  截稿时,记者得到消息,卡夫承诺2007年在中国市场不再使用转基因原料。

  ◇本刊记者刘清扬
我要评论
评论题目:
评论内容:
验证码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