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平台   注:办公平台仅限于消费者协会系统内部使用。
登录
当前位置: 首页  > 中国消费者杂志  > 2006年  > 第01期  > 特别报道之三:“强制服务”惹人烦
第01期
特别报道之三:“强制服务”惹人烦
[字号:]
2006-03-23


  这个令人哭笑不得的“段子”是某小区的业主周先生谈起该小区遭物业管理公司强制性服务时做的一个比喻。眼下,像周先生这样在日常生活中遭遇到“强制服务”的现象可以说比比皆是。人们想努力摆脱这种服务,但面临的现实却是这家走了那家来。

  2005年7月,国家工商总局发出通知,要求各级工商行政管理部门在下半年继续开展对垄断性行业的专项执法工作,进一步加大对供电、供水、供气、交通、邮政等与人民群众生活密切相关的垄断性行业强制交易、强制服务等违法行为的查处力度,维护公平竞争的市场秩序。面对这条消息,人们在高兴的同时,心里免不了嘀咕:这五个行业是有人开始管了,可其他行业呢?在日常生活中随处可遇的那些“强制服务”又该如何?

  没商量短信强制服务

  一位李先生在一周之内曾收到的十几条这样的短信:“你想知道你暗恋的他/她的真实想法吗?你想博取他/她的欢心吗?发送xx到xxxx,我们帮你梦想成真。”“母亲,给我们生命和无私的关爱。让我们为母亲祝福,将此短信发送给9位朋友。母亲对我们真的太重要了,不敢不发”……有的短信内容涉及家庭生活和隐私,让他十分尴尬,他说:“如果这样的短信被同事和我女朋友看到,影响非常不好,有关我的名誉问题。”持续几天,短信每天都“准时”发送到他的手机上。李先生困惑地问:“我没有订制的短信这样骚扰我,而且还没商量地收费?如果这种情况继续发生,谁来保障我的权益?”

  随着手机的普及,短信以其方便实用快捷的服务赢得了广大消费者的青睐,但像李先生这样被一些莫名其妙的短信弄得哭笑不得的现象却很多,随之而来的费用问题更是让人苦恼。

  此外,诸如:“您的朋友为您定制了‘快乐圣诞’屏幕保护,欢迎使用,请发送xx到xxxx。”也是大多数手机用户都曾收到过的一条短信,当你满心欢喜地按照“要求”发短信到指定号码后,等到的会是一条收费信息。更让人烦恼的是,一些网站也会在未征得用户本人同意的情况下,擅自将每条收费5角的短信发到手机上。当你向电信部门反映这一情况时,得到的答复是:发送一串字母到一个号码则服务终止,但终止前的短信费用还必须支付。

  记者了解到,很多手机用户都经历过这样的遭遇,但多数人只能想办法去取消那莫须有的“定制”,然后无可奈何地承担这项费用。未经用户授权就发到手机上的短信,对我们的生活构成了侵

  突然有一天,一个陌生人闯进你家里,二话不说,挽起袖口就拖地板、洗碗筷,你怎么阻拦他都照干不误。可他不但没有把活干好,反而把家弄得乱七八糟,还打碎了不少东西。正当你不知所措的时候,这位老兄终于放下了手中的活,向你伸出手:“我已经帮你做完家务,给钱!”而你为了尽快请走这位“不速之客”,无可奈何地掏出一张票子时,他又伸出一只手说:“我把地板拖得这么洁净,碗筷又洗得那么干净,一张票子怎么够;另外,以后你家的家务活我都包了,你可不能让别人干……”犯和骚扰,由此引发了一系列问题,费用仅仅是其中一方面,有些不文明甚至色情的短信干扰了人们的生活。许多手机用户呼吁,有关部门应该管管这种短信强制服务了。

  买新车遭遇强制服务

  据《南国今报》报道:柳州市民赵先生不久前向柳州价格举报中心12358进行投诉,称自己在买车时遭遇强制服务。“不在大正宏车辆拓印服务部拓号和照相,就被对方工作人员威胁办不了下一步的手续!”赵先生不解,明明是自愿服务,为何却变了味?

  据赵先生讲,他的新车在车管部门办理入户手续时,就被要求拓号、照相,可到位于柳邕路的征稽部门办理车辆购置费、养路费等缴费手续时,却被要求到一家名为“大正宏车辆拓印服务部”的地方拓号及照相。在那里拓号需15元,照相要18元。赵先生提出能否自愿选择服务时,遭工作人员断然拒绝。

  柳州市物价局有关负责人告诉记者,新车拓印和照相服务并非强制性服务。早在2003年2月份,区物价局就已对此专门下文,鉴于此类收费不具有强制性和垄断性,应由车主按照自愿的原则,自行选择制作方式。若车购费征管机构或其他涉及新机动车入户的管理部门违反自愿原则,硬性要求机动车车主接受服务,属强制服务、强制收费。

  买家具遭遇强制送货

  据《新快报》报道:明明自己有车可以将床运回家,但宜家却要求消费者一定要交纳110元送货费,有的消费者甚至被要求自己到东莞厂家提货。

  据张先生介绍,2005年10月16日,他在宜家逛了两个多小时后,看中了一张200多元的餐桌。但当他付费的时候却被要求要多交60元的送货费,否则,就要自己到东莞新塘的厂家去提货。张先生气愤地说:“去一趟东莞提货容易吗?还只是一张餐桌啊。来回的车费都不止这个价钱了。”张先生向销售人员提出质疑,家具的标签和销售卡上都没有相关的说明,最后收款的时候才提出要多收送货费。而且在宜家逛了两个多小时,也没有看到任何相关的提示信息。

  麦小姐在宜家看中了一张床,付款时向工作人员表示,不需要宜家方面送货,因为自己有车可以运回去。但宜家却拒绝了麦小姐的要求,称必须交纳110元由他们送货,“这是宜家的规定”。而刘小姐的朋友在宜家买了一张99元的小凳子,分明可以一只手就拿回家的,但宜家方面却坚持送货上门,并要加收60元的送货费。她气愤地说:“有没有那么夸张?一张小小的凳子还要加收这么贵的送货费?”

  对于这些问题,宜家热线的工作人员对媒体的解释是这样的:宜家的标签是分红色和蓝色两种,贴蓝色标签的就是要另收送货费的。该工作人员表示,由于宜家的货品仓库在增城,当场提货不便,所以很多货品都需要顾客下单后到仓库提货,所以需要加收一定的送货费,“我们在标签上都注明‘需到负一楼提货’或‘需下订单’等提示的”。

  坐公交车遭遇强制广告

  如今,随着公共事业的不断发展,公交车上开始出现了电视。电视的出现不但优化了公交车的环境,同时也不同程度地为乘客带来了愉悦的心情。但现实情况却是公交车上安装电视在给乘客带来方便的同时也招惹了不少的麻烦,很多乘客对此怨声载道。由于电视杂音较大,再加上车内乘客的言语声,车内变得异常吵闹。乘车的一位老伯表示,这些公交广告“唠唠叨叨很烦人,有时候连手机响了也听不到”。

  为此,据《西部法制报》报道,某乘客由于受不了公交车上连续播放的广告噪声,而把公交公司告上了法庭。该乘客认为,作为消费者有理由拒绝收看此类广告,并认为这种强制性的服务侵害了自己的权利。

  与传统电视或者刊物上的广告不同,无论是车载广告还是电梯里、写字楼内的移动广告,或者是某网站突然跳出来吓你一跳的“插件”,如此狂轰滥炸之下,消费者几乎没有选择不接受的余地。不喜欢看也得看,它会硬扒开消费者的眼皮――因为你不能换台,也不能不要性命地闭着眼睛过马路而不去注意两边飞驰而过的汽车;不想听也必须听,它会揪着消费者的耳朵往里“灌”――因为你不能时刻捂着耳朵坐电梯或者就这样堂而皇之地在高档写字楼里穿梭。

  强制服务变相剥夺消费者的选择权

  也许有人会说,这是商家特别提供给消费者的服务手段。但这样让人感到不舒服的“服务”,从另一种意义上讲它就变成了一种折磨。

  本属“享受”的服务怎么就成了“折磨”?这个问题的关键所在,是因为这种服务剥夺了消费者最起码的选择权,即消费者根据自己的意志自由选择商品、接受服务的权利。该权利一旦丧失,公平难以维护,提供服务者客观上则升级为强者。

  经济学领域的“消费者主权”认为,消费者根据自己的意愿和偏好到市场上选购所需的商品,这样就把消费者的意愿和偏好通过市场传达给生产者,于是所有生产者听从消费者的意见安排生产,提供消费者所需的商品。这就是说生产什么、生产多少,最终取决于消费者的意愿和偏好。

  消费者主权还可以用一个比喻来说明,即消费者在市场上每花一元货币,就等于一张选票。消费者喜欢某种商品,愿意花钱去买它,就等于向这一商品的生产者投了一票。各个生产者就是通过消费者在市场上“投货币票”,了解社会的消费趋势和消费者的动向,从而以此为根据,组织生产适销对路的产品,以满足消费者的要求,从而最终达到利润最大化的目的。

  按照以上逻辑,商家剥夺消费者选择权之后将无利可图,最终只能是自食恶果。?

  ◇本刊记者 刘长水 辰雨
我要评论
评论题目:
评论内容:
验证码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