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平台   注:办公平台仅限于消费者协会系统内部使用。
登录
当前位置: 首页  > 中国消费者杂志  > 2006年  > 第12期  > 消费与生活之四:酒瓶上终于有了“劝说语”
第12期
消费与生活之四:酒瓶上终于有了“劝说语”
[字号:]
2007-03-06


  从今年10月1日起,包括啤酒、葡萄酒、果酒、白酒等在内的饮料酒将在酒瓶标签上标注警示语。这是由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国家标准化管理委员会发布的GB10344―2005《预包装饮料酒标签通则》中规定的。

  首次以国标形式向企业提出要求

  与老标准GB10344―1989相比,新标准GB10344―2005《预包装饮料酒标签通则》主要有以下几个变化:

  1.饮料酒的酒精度由原来的“0.5%~65.0%(v/v)”改为“0.5%vol以上”。

  2.将原标准第4章“总则”改为“基本要求”;对GB7718―2004中第4章做了适当修改;并增加了“所有标示内容均不应另外加贴、补印或篡改”的内容。

  3.明确了强制标示内容、强制标示内容的免除和非强制标示内容。

  4.增加了除甜味剂、防腐剂、着色剂应标示具体名称外,其余食品添加剂可按GB2760―1996《食品添加剂使用卫生标准》规定的类别名称标示;“加工助剂”不需要在“原料”或“原料与辅料”中标示。

  5.玻璃瓶包装的啤酒要求标示“警示语”(切勿撞击,防止爆瓶)。

  6.已实施工业产品生产许可证管理的酒类,要求标示生产许可证标记和编号。

  7.葡萄酒和酒精度超过10%vol的其他饮料酒可以免除标示保质期。

  8.推荐采用标示饮酒的“劝说语”。

  这些“劝说语”包括“过度饮酒有害健康”、“孕妇和儿童不宜饮酒”、“酒后不要开车”等健康提示语。这是我国首次以国标的形式对企业提出劝说语标示方面的要求。

  想起了“中国第一案”

  酒瓶上要标注劝说语,在中国最为关注此事的大概是酒企业。然而,有一个人因此而异常激动。她就是河南许昌广播电视大学的王英。

  6年前,记者第一次见到王英。当时她已经踏上了后来被称为“一个女子与一个行业的较量”的征程。而且,至今仍锲而不舍,无怨无悔。

  1997年,王英的丈夫张光普因过量饮酒引发急性出血性胰腺炎而亡,年仅41岁。该病是现代医学无法攻克的绝症之一,死亡率为50%~90%。

  为什么酒能让人上瘾到无法自拔的程度?难道只是意志薄弱吗?这些问题一直困扰着王英。她开始翻阅大量医学和法律方面的书籍,先后购买了3000多本书,几年间她给记者寄来的各种资料摞起来有近20厘米高,对于酒的了解和论述堪称专业。

  1998年“3・15”晚会上“没有不合格的消费者,只有不合格的产品”的主题让王英心潮澎湃,次日她便来到了漯河市中级人民法院,将丈夫钟情的品牌酒的厂家告上法庭,并索赔经济、精神等损失共计60万元,同时要求被告在产品标签上标注酒中的真实成分、对人的身体损害、酒致死量及中毒量、正确饮用方法等警示内容。《消法》第十八条明确规定:对可能危及人身安全的商品,应当向消费者做出真实的说明、明确的警示、标明正确使用的方法、防止危害发生的方法。王英把它们简称为“警示四义务”,这是她起诉的主要依据之一。

  王英的诉状共17页,7000余字。这是针对白酒标识而起诉的“全国第一案”。

  1998年11月16日,河南省漯河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判决:王英败诉。

  王英又向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依然是败诉。

  王英不服,她来到北京,向最高人民法院申诉,向最高人民检察院请求抗诉……

  王英曾对记者说:有人说我是看到美国的一个消费者状告足球、状告烟草,所以也想效仿一把。“不,如果我的官司赢了,会挽救无数的生命和家庭。”有律师坦言道:这样的官司在中国打赢的希望很小,王英也不是没有“很可能失败”的预想。但是,“我就是要把这个问题说出来,希望能引起人们的重视”。

  参与审理此案的一位法官说:“这件事终于有人提出来了,其社会意义远远大于案件本身的价值。王英虽败犹荣!”

  王英一案经媒体披露后在社会上引起强烈反响,法庭内外人士对此进行了热烈的探讨。继王英状告酒厂之后,2000年3月9日,云南省昆明市民陈斌又因饮酒过度致死,其兄陈粤也将某著名酒厂告上法庭,要求白酒厂家在包装上加注警示。

  生命需要告知

  当年,在记者与王英那次长谈后,记者写了一篇《生命载不动太多的酒浆》的报道。在文章的结尾处,记者和王英共同憧憬:“如果有一天,白酒被规定必须在包装上标注警示标签,那么,中国白酒的历史上将有一抹由王英挥洒的亮丽彩虹。”如今,“劝说语”终于问世了。我们有理由说,这与王英8年的不懈努力是有直接关系的。

  就在《预包装饮料酒标签通则》即将施行时,9月末,王英两次来到北京,一次是应中央电视台之邀来做《新闻会客厅》的节目,一次是来向国家质检总局递交感谢信。在信中,王英写道:“以国标的形式要求酒企业标注警示性内容是对消费者的人性化关怀,是商业文明的发展,是政府责任意识的表现。”

  但是,王英认为这还远远不够,因为新标准要求的健康提示语并不是强制性要求。而“因为酒滥用、酒依赖、酒中毒、酒车祸、酒犯罪、酒离婚、因饮酒而导致的家庭不和、因饮酒导致的下一代智力受损、因酒而导致的公务员形象和身体甚至生命受损、因酒而引起的‘饭桌腐败’等是一种世界性的严重社会问题之一,在我们这个有几千年造酒和饮酒历史的大国情况更为突出,所以,我认为在防治酒危害问题上,政府还有进一步努力的空间。”

  在这封信中,王英提出了以下建议:

  首先,要写上酒的真实的成分和真实的性质,如水、乙醇、甲醇、杂醇油、氰化物、铅、锰、食品添加剂等;成瘾性、耐受性、细胞毒性等;中毒量、致死量等。其次,要有明确的警示,如能引起中毒、引起死亡;引起多器官多系统躯体疾病;引起9种精神疾病等;禁喝人员;要明示正确饮用的方法和防止危害发生的方法。

  最重要的是,把“推荐性”标注变成“强制性”标注。

  如果真把这些内容全部罗列出来,恐怕酒瓶的外包装上是放不下的。王英说,既然药物可以有说明书,为什么酒的警示内容不可以用说明书的形式?

  当新标准刚刚施行时,王英就提出了修改建议似乎有些不合时宜。但王英认为,“这新标准必然会被对消费者保护更有利的新新标准所代替”,她“相信这一天一定会来到!”

  1966年,美国政府宣布:所有香烟必须标明“注意:抽烟可能有害您的健康”的字样,在全世界首开吸烟警告标签先例。上世纪70年代,我国的香烟盒上也出现了“吸烟有害健康”的警示字样。对于酒的警示标注,我们已经等了很久!

  “知识就是力量”,这是培根的名言。他还说:“知识的力量不仅取决于其本身的价值大小,更取决于它是否被传播,以及传播的深度和广度。”

  “劝说语”作为一种健康知识,现在开始传播和告知了。

  曙光在前

  中国食品工业协会的一位专家告诉记者,现在的“劝说语”虽然是“推荐性的”,但成为“强制性的警示语”将是未来必然的趋势。

  同样,像香烟一样,提倡健康、安全也是酒类管理的方向。随着新标准的实施,酒类广告也将受到限制,甚至有业内人士说,新标准就是一个信号弹。因为目前有消息称国家将出台新政,限制白酒广告。

  据了解,大多数国家已对酒精广告采取了限制措施和宣传教育。如在法国,酒类广告不能上电影、电视和电台,且必须以醒目字体标明“过量饮酒有害健康”和“请酌量消费”的字样;有的国家甚至规定40度以上的烈酒不允许在媒体上投放广告。相对而言,我国对酒类广告的限制一直比较宽松。

  我国是酒的故乡,是酒的消费大国。过去对于酒,我们更多的是自豪于它的文化、历史和传颂古今的一段段佳话,但对于它给予人们的戕害和摧残的认识与揭露却是远远少于对它的歌唱颂咏。特别是作为许多地方的利税大户,酒受到保护远远多于鞭笞。

  然而,对于“杀手”能心慈手软吗?烟草、酒精、毒品,这是人们生活中的三大成瘾物质,它们被世界卫生组织称为人类的第一、第二、第三杀手。

  我们要远离杀手,但也必须对杀手严阵以待!

  消费提示

  世界卫生组织忠告:“适量饮酒有益健康”的说法没有科学根据。酒是对健康有害的物质。对酒应有的态度是:尽可能少喝,以不喝为最好。作为权益之计,要尽可能用啤酒、果酒替代白酒,以减少其危害。?

  ◇本刊记者 段梅红
我要评论
评论题目:
评论内容:
验证码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