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平台   注:办公平台仅限于消费者协会系统内部使用。
登录
当前位置: 首页  > 中国消费者杂志  > 2008年  > 第05期  > ATM机――安全与责任
第05期
ATM机――安全与责任
[字号:]
2008-10-29 中国消费者杂志社

   1987年中国银行在国内首家发行了第一版长城提款卡以来,ATM机就成为消费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虽然,ATM机所提供的存取款服务是由消费者自己完成的,但在消费者看来,使用ATM机就如同营业员变成了“机器人”。近年来,这个“机器人”可是惹了不少事。

  ATM机拍案惊奇

  张先生到ATM机上存款,但有一张百元钞票被拒收。在柜台证明是真钞后,张先生询问ATM机为什么拒收?工作人员指着钞票说:“您看,这个角窝了。凡有折痕的机器都会吐出来。”工作人员说这是“为了安全起见”。张先生质疑道:“说白了,就是银行收钱的标准高于出钱的标准?”工作人员赶忙解释:“我们每次把钱放进机器里,都是有押送人员看着的。”

  对此解释,张先生很不解:“首先,押送人员只是公司的工作人员,不是公证人员,他们的行为不具有法律效应;其次,如今的银行都是企业,即便是工行也只是国家控股。既然是企业,就应该讲诚信,就应该对消费者负责,而不应该仅仅对自己负责。”

  其实,和许多消费者的遭遇比起来,张先生已经是幸运的了。

  据报载,北京朱小姐在工行ATM机上取了2000元人民币,由于当时天色已晚,ATM机旁又没有灯,便没有当场点查。结果次日去商场买东西时被收银员告知其中有两张假钞。但无论是该银行还是该银行的现金流通中心都告诉她:银行的ATM机不可能出现假钞,银行没有办法赔付,也无法解决。上海的袁先生在银行ATM机中取到了7张同样编号的假钞,而银行坚称,根据银行的操作流程,假钞从银行流入客户手中的可能性是没有的。重庆的黄先生也在ATM机上遭遇了假钞,不同的是,在与银行交涉未果后,他迁怒于ATM机而获4年有期徒刑。

  今年1月,蒲先生在ATM机上“先后共放进了16500元钱,准备继续存钱的时候,忽然存款机放钱处合上了,”然后听到“吱吱”的声音,存款机吐出了一张纸条,是农行的存取款单据,但上面存款栏里却是空白的。蒲先生赶忙查卡,结果卡里只有原来的90多元钱,存进的钱没有一分钱到账。而蒲先生已不是第一位收取“白条”的客户。

  除了“白条”,ATM机还吐出过其他的“花色品种”。深圳祝先生想取300元钱,却取出了3张与百元人民币大小相似的白纸,上面还有“迪堡金融设备有限公司”的字样,右下角则印着“100”。后据银行说,那是更换设备时测试公司装进去的“测试券”;家住乌鲁木齐的70岁老人胡得音木拜尔地·依明从ATM机中得到了一张“绿色钞票”,老人还以为是新版人民币,后来才知那是银行工作人员练习点钞时所用的练功券;在厦门打工的朱先生则从ATM机上取出了一张与百元钞票相仿的牛皮纸。

  安徽合肥邢先生的遭遇堪称ATM机消费之最。今年1月,邢先生使用某银行的网上银行想购买一个月的网络服务。操作中出现异常,邢先生到最近的该行营业大厅,在ATM机上发现有两笔“交易场所”显示为“中心”的交易,一笔为0.80元,另一笔则是100万亿零8分。邢先生吓坏了,他的这次消费比2007年全国一年的生产总值还高4倍多!后来证明这是一场虚惊,但银行工作人员却称那“100万亿”是“不可能的,绝对不可能的。”如果不相信,请“本人带身份证过来查。

  ATM机故障引出重案

  如果ATM机出现故障,是会给消费者带来麻烦的,也会引发消费者与银行之间的纠纷。纠纷是可以通过某些途径解决的,但也有可能出现另一种情况。

 

  2006年4月21日晚,在发现自动取款机出现故障,每取1000元而卡里才扣1元钱的时候,从山西到广州打工的许霆先后取款171笔,合计17.5万元,之后便携款潜逃。2007年12月,广州市中级法院以盗窃罪一审判处许霆无期徒刑。

  这起案件经媒体报道后,引起社会各方广泛关注,也引起法律界人士和普通百姓的大讨论。一种观点认为,许霆的行为并不是“秘密窃取”,因为他是用属于自己的银行卡取钱,没有进行盗窃或者侵占的故意,只是恰巧遇到自动取款机出现故障,取了不属于他的钱款,这属于民事行为中的不当得利,而不该作为一起刑事案件来定罪。而另一种观点认为,根据《刑法》第二百六十四条的规定,“盗窃金融机构,数额特别巨大的”,应当处无期徒刑或者死刑。因此,一审判决持之有据。许霆反复实施同一提款行为达171次,主观恶意非常明显和强烈,应该在量刑幅度内从重惩处。

  许霆案后被发回重审,这再次引起社会热议,也使得一起“旧闻”又变成“新闻”。

  2007年1月28日晚,从湖南到宁波打工的唐风军到宁波市一家银行,想用ATM机将其弟弟唐风光借记卡里的4.49元余额转到自己的借记卡里,不料却碰到了许霆一样的“运气”:在输入转账金额时,唐风军误将4.49元输成49.49元,但ATM机却显示转账成功,而借记卡并没有透支功能。唐风军抱着试试看的心理又转了两次账,结果两次转账均获成功。于是,唐风军便不停地转账,直至卡里的金额超过100万元。次日,兴奋了一夜的唐风军来到那台ATM机上转账,直至卡里的金额猛涨至2254586.70元才停下来。由于ATM机每日取现额有限,兄弟二人便在29日拎个箱子,一口气跑了十多家银行,通过ATM机共取走现金579500元。

  面对巨款,兄弟俩既兴奋又忐忑,决定查询一下银行卡里的余额。银行工作人员在接受查询时发现,唐氏兄弟的账户频繁转账和取款,且那张没有透支功能的借记卡居然出现了负200多万元的余额。银行在核实了ATM机转账的异常情况迅速报警,并立即调整出错程序。随后,兄弟二人被捕。

  按正常司法程序所需时间推算,唐氏兄弟一案早应有结果,但唐氏兄弟已被关押一年,至今尚在“退补侦查”阶段 

  安全 责任  信任

  围绕许霆一案,各种媒体都展开了罪与罚的激烈争议。记者并不想探究ATM机是不是金融机构、许霆是不是构成犯罪、量刑轻重与否这样的问题。因为在这种热议中,ATM机的安全已成深层次的焦点问题,而人们如此关注此案,说到底就是期待案件的判决能给公众一个说法,即:银行在类似案件中应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其次,希望案件的判决能促成现行司法的不断完善。

  ATM机是工具,是机器,作为设置者和提供者,银行应该知道,只要是机器就存在出问题的可能性,而这种潜在的风险都应由消费者来承担吗?当这种“可能性”真的发生时,银行就没有责任吗?反过来,如果银行犯了“许霆式”的错误又当如何呢?正如有市民说,如果我在柜台上取钱,出纳员给多了钱,是不是只能强调我应该把多余的钱退回去的义务,而不强调银行方面的责任呢?

  许霆案发生3天后,ATM机的生产商即全额赔偿了银行的全部损失。而值得注意的是,赔偿金的汇款日期是2006年4月27日,而银行是在4月24日发现ATM出故障的,但直到4月30日才去报案。另据知情人士透露,在唐氏兄弟案中,尽管二人转账了200多万元,并提走了几十万巨款,但在银行的记录里,唐氏兄弟的另一个账户欠了银行200多万元的债,此时银行完全可以进行催讨,但银行没有作为。

  许霆在重审的最后陈述时说:“希望通过我的不幸遭遇,能让法律界的专家们制定出好的法律,能让银行多为老百姓着想,提高银行的安全度……”
许霆的话是有些道理的。

  在记者接触的消费者中,几乎所有的人都希望能在ATM机取款后当场验钞。但据相关科技工作人员透露,ATM机在入钞时都具备验钞功能,遇到假钞和不能识别真伪钞时会自动吐出;而在出钞时却只有点钞功能而不提供验钞功能。换句话说,ATM机对钱“有亲有疏”,它只负责“进银行的钱”的安全性。这一重要功能的缺失,也使得银行单方面说出的“ATM机里不可能有假钞”的说法难以成立,而这一说法也只是银行单方面的论断,并不能在实际操作流程上给予消费者百分之百的保证。

  再有,为加强ATM机的安全管理,大部分银行都设置了监控摄像头,有的还专门设置了24小时保安。但从全国范围来看,还有不少地方存在安全隐患,有些位置偏僻的ATM机无人看管,安全系数不高,少数ATM机甚至没安装摄像头。

  这些来自消费者的建议,银行是应该认真考虑的。

  针对不法分子利用ATM机进行诈骗,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于2006年6月21日和2007年6月7日两次发出风险提示;2007年5月,重庆市银监局提醒消费者要“注意ATM机上是否有多余装置”;2008年春节期间,中国银联也提示消费者“如发现ATM机有被改造的嫌疑,请不要使用”。

  提醒是必要的,但绝不是唯一的。

  由于现在ATM机已成为人们日常生活中一个重要的支付工具,所以围绕ATM机的犯罪增多也是自然现象。庭审中,许霆宣称自己当时取钱“坦坦荡荡、光明正大”,其父面对媒体也声称若判刑过重就不还钱。记者不想对此多做理论。法律是最低的道德,道德是最高的法律,让每个人都拥有“最高”是不可能的,让消费者靠道德自律来堵住ATM机可能存在的漏洞也是不现实的。当然这并不意味着可以不分善恶,因为“君子爱财取之有道”、“不义之财不可取”这样的祖宗教诲至今依然影响着我们的价值观。我们也有理由相信,并不是每个人在遇到这样的情况时都会有此行径。但因ATM机的故障或漏洞而可能受到的利益损失却不能不让消费者把那些“拍案惊奇”想象到自己身上。作为提供此项金融服务的银行,为什么不首先从自身加强对ATM机的日常检查和监管义务,比如在工作条例中明确一项“每日检查ATM机”的工作内容?ATM机是银行提供的服务工具,要让工具为百姓带来方便,必须有其背后机构到位的服务,为什么不见银行有公开的反思和自省?

 

  在电视新闻报道此事的同时,也讲述了一个发生在欧洲某国小镇上的类似事件。

  一天,镇上有个人去ATM机取款,他按了一下100英镑的按钮,出来的却是1000英镑的钞票。他意识到是机器出了问题,便把这一消息告诉了镇上所有的人,结果全镇的人都去取钱,每人一次限取100英镑,当然实际取到的都是1000英镑,周而复始,直到1000多万英镑全被取空。此事被银行知道后,行长对镇上的人讲:我不会起诉你们的,因为这不是你们的错,而是我们的错!

  记者讲这个故事并不是说人可以丧失对是非善恶的判断,也绝不是鼓励人可以放纵贪欲。即便是东西方文化及社会背景的不同而导致对事物 的判断和处置方式有所不同,但对于法律部是不能轻慢的,犯罪者总是要被处罚的。

我要评论
评论题目:
评论内容:
验证码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