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度寻找最美消费维权人物

陈郁:“较真”的消费维权记者

2016年12月15日 中国消费者协会

   

采访中的陈郁。

★ 人物简介

陈郁 《扬子晚报》南京采访部副主任,是一位热心于消费维权的资深媒体人。从事消费领域的新闻维权报道15年,长期从事与消费维权相关的新闻。调查采写过《飘香剂、辣椒精、火锅红 廉价火锅成了“化学锅”》《羽绒制品内幕:几块钱飞丝冒充几百块鹅绒》等稿件引起社会广泛关注。作为一名消费维权媒体人,他用笔为消费者发出了强有力的声音,他用行动勇敢地为权益受损的消费者伸张正义。

不知不觉在媒体工作了15年,也做了15年的消费维权记者,渐渐地,《扬子晚报》南京采访部副主任陈郁发现自己变成了一个容易“较真”的人。无论是在面对读者碰到消费纠纷的时候,还是遇到不良商家无理耍赖,亦或入消费“暗黑”区域潜伏。细想起来,这“较真”的习惯却让陈郁感受到了作为一名消费维权记者所存在的价值。

“较真”消费“暗黑”领域

作为消费维权领域的记者,消费领域中总有一些不尽如人意的“暗黑”之地,而曝光这些黑幕,提出消费警示,就是陈郁的职责所在。15年间,不少稿件成为了相关执法部门行动的依据。

2010年入冬,正当众多消费者像往常一样,和家人朋友走入火锅店享用热腾腾的美食时,他却潜入了一家火锅店,在这里亲眼见证了工作人员如何将一锅白开水在添加了化学调料之后,瞬间变成色香味俱全的麻辣香锅的全过程。

随后《飘香剂、辣椒精、火锅红 廉价火锅成了“化学锅”》等一组关于南京火锅市场的调查稿件接连出炉,文中所涉及披露的火锅店、违规销售火锅飘香剂、辣椒精和火锅红等添加剂的干货市场接受了工商、卫生监督部门的检查,有力净化了市场。这些化学制成的火锅食品添加剂极大的危害餐桌安全,报道给予了消费者应有的知情权,消费者再去火锅店的时候,都学会了通过闻味、看锅、比价等方式初步鉴别暗藏安全问题的勾兑火锅。

针对火锅市场的调查,只是他这10多年消费维权记者报道经历中的一个片段,陈郁所采写的《羽绒制品内幕:几块钱飞丝冒充几百块鹅绒》稿件,对火爆的羽绒制品市场乱象进行了深刻揭入;《记者暗访:南京部分面条店使用化学添加剂》又一次对餐桌安全提出了担忧-----这些消费领域的监督稿件刊出后,引起了社会强烈反响,相关执法部门纷纷出动,一些配套管理政策也在酝酿出台。

帮消费者维权少不了“较真”

由于长期从事与消费维权相关的报道,报社也为此专门开设了消费维权专栏《郁哥帮你维权》,在读者心中陈郁也渐渐成为了可以帮助他们解决消费纠纷问题的好帮手。通过专栏的设置,很多需要帮助的读者可以直接与他取得联系。而他也竭尽所能,在工商、消协以及相关专业机构人士的鼎立帮助下,栏目的知名度不断提高。“每一次看着原本愁容满面的消费者,最终因为我的调解而获得较为满意的解决方案舒展眉头时,我觉得这份较真没有白费。”陈郁对记者说。

记得一位年过七旬的老先生,买了一块进口手表,没想到这洋手表却让人不省心,半年来手表接连出现故障,更为气人的是,修一次就要等上2个多月的时间。不堪其扰的老先生找到了陈郁,希望能够从中协调。为了帮助老先生解决问题,他来到这家手表经营店了解核实情况,但因为该品牌的总部不在当地,因此当地的经销商并不配合,无奈之下陈郁又设法与该品牌驻中国总部进行协商。因为洋品牌的“内部规矩”较多,加之对国内消费者又有一种似乎与生俱来的“傲慢”,在他往返了多次,亲历了半个月的调解无效后,采写稿件见报,该品牌商家终于觉得“理亏”,将原本提出的维修方案改成了帮老先生退货,这可乐坏了老人家,对陈郁和报社表达深深地谢意。

  培养消费者会“较真”

接到消费投诉后,努力地帮助消费者维护权益,是每一位消费维权岗位记者的职责。而随着在这个岗位上时间工作久了,陈郁开始思考,如何能够让消费者不仅有维护消费权益的意识,同时也能勇于“较真”不吃亏。

从2008年开始至今的7年间,针对消费维权领域的话题,他连续7年在每年的3·15国际消费者权益日的时候,邀请当地在维权领域的知名专家走进报社的视频直播室,围绕消费维权主题开展视频直播。在这当中,他们会探讨最新的维权热点问题、影响最大的消费维权新规、最具典型性的消费维权案例等,让每一位参与访谈的专家解读新规现身说法。为了增加话题的贴近性,陈郁常常会给这些维权专家们出“难题”,让他们“自曝”自己的维权高招,让消费者从中“偷师”,更好的维护自己的权益。同时通过专家们的讲解,也及时为消费者在可能遇到消费陷阱之前进行预警。

营造放心消费环境是市场监督管理部门和全社会都在积极努力的目标。为了更好的让放心消费深入人心,让更多的消费者能够转换角色对消费陷阱说“不”。在今年,陈郁供职的《扬子晚报》专门推出了一个名为“消费评审团”的全新消费维权栏目,这个栏目有别于以往的消费维权报道,这个新栏目,吸收了近百位来自社会各界不同领域的消费者评审员和专家代表,用他们的观察、体验来对消费维权的新兴领域进行发生。半年多来,消费评审员们对苹果售后霸王条款、乐视手机售后问题、众筹商品发货违约等领域进行了有力监督和深入报道,评审员队伍也在不断壮大,涉及旅游、餐饮、健身、美容美发等各行各业,评审员们的参与的调查热情和点评非常之高,都在为放心消费做着各自的贡献。

  “较真”让维权“利剑”更锋利

在日常的消费维权处理过程中,消费领域中难免会出现维权难的问题,纵观其中,有时候是因为法规滞后而造成维权不利,有时候是因为消费者不熟悉法规而不会维权。因此在日常的生活和工作中,陈郁时刻不忘学习,尤其是对一些新的消费领域现象进行研究。

“例如在新冒出来的众筹商品领域,有消费者向我咨询,他在某网站上众筹了一款产品,但是对方没有按照约定时间寄来货品,投诉到监管部门后被告知,众筹不属于消费行为不能帮助维权。”陈郁说,这显然是个新问题,于是他翻阅了大量的相关法规,同时也和相关市场监管、消协等部门沟通,最终做出呼吁希望政府部门加强对众筹行为的监管,同时警示消费者参与众筹的风险。文章刊出后引起了社会广泛的关注,当地消费者协会专门对众筹行为侵权的认定展开调查了解。

与此同时,在十几年的消费维权记者生涯中,陈郁职业性的特别关注消费领域一些难点案件,通过举案说法来推进相关法治维权的进程。

例如在时隔20年后,2014年3月15日修订的《消法》中终于明确了对“小额赔偿”要设立最低赔偿标准的条款。而早在2005年,陈郁就结合小额商品维权消费遭遇维权“亏本”的尴尬现状提出,一方面,小额商品的维权耗时耗力,成本很大;另一方面,即使获赔,按照《消法》规定,赔偿额也只是区区该商品价格的两倍而已。时任南京市消费者协会秘书长的许明也鲜明提出,要提高小额商品赔偿的最低标准,鼓励消费者勇于“较真”。

9年之后,我们的呼吁终于成真。”一谈起消费维权,陈郁的话匣子就打开了,他无不感慨地说:“15年消费维权记者的从业经历,让我知道消费维权工作的任重道远绝非空话,希望有一天,消费者不再需要变成‘维权专家’,而是可以真正轻松愉悦地享受消费所应有的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