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度寻找最美消费维权人物

阎志圣:痴情维权路 白首志不移

2016年12月15日 中国消费者协会


阎志圣在商场查看商品质量。

★人物简介

阎志圣 ?1934年生,退休高级教师,曾荣获中国消费者协会3·15奖章、黑龙江省消费者协会3·15奖章、中国十大公益维权人物、全国十大老年新闻人物、黑龙江省打假英雄、哈尔滨市维权明星、哈尔滨市消协优秀维权监督员等荣誉称号。他义务消费维权21年,被誉为“哈尔滨义务打假第一人”。21年来,阎志圣以献身消费维权事业为骄傲,认真履行监督员职责,义务为消费者打假维权1100多件,代理消费者诉讼40多件,全部胜诉。

退休老人本应回归家庭、颐养天年,享受含饴弄孙的乐趣,然而,黑龙江省哈尔滨市的阎志圣老人却不甘寂寞,决心要老有所为,将义务打假维权作为另外一种老年生活方式和追求,一干就是21年。他以献身消费维权事业为骄傲,成为哈尔滨市义务打假维权标杆式人物,如今82岁的阎志圣仍活跃在义务维权第一线。

  矢志维权21载无私奉献

21年前,刚从中学教师岗位退休的阎志圣本可以通过办培训班挣钱,却因发生在身边的两件事改变了他退休后的人生轨迹,引领他走上了义务打假维权之路。一天,阎志圣在商场买了3根红肠,回家切开后发现红肠里竟有一根长长的尼龙丝。阎志圣找到商场,引用《消法》据理力争,对方不但赔礼道歉,还赔偿了一兜红肠。原本只想讨个说法的阎志圣竟第一次找到了做“上帝”的感觉。没过多久,邻居家老人过生日,家人到商场买了一个小肚,没想到切开后却发现里面有一只苍蝇,怕影响生日的气氛,家人把带苍蝇的那片小肚喂了小猫。饭后,家人拿着剩下的小肚找到了商店,可因为没有了证据,商家当众羞辱了他。邻居维权没成,还惹了一肚子气。

邻居维权失败的事极大地触动了阎志圣:仅自己懂法还不行,还要让更多的人学法、用法。于是,他把《消法》里的条款自费编印成手册,并把自家的电话印在上面,在街头和商场里免费发放。起初没有多少人愿意信任他,但他坚持不懈,打电话咨询投诉的人也逐渐多起来,他的电话成了“维权热线”。

从此,阎志圣走上了义务打假维权路,一干就是21年。

阎志圣的事迹很快被社会和媒体传颂,他把家里的电话和手机号都向社会公布,找他帮助维权的人越来越多,最初只是哈尔滨市消费者请他帮忙,后来全省各地市遇到难处的消费者纷纷向他求助,维权范围也从最初的食品、药品,扩大到消费各个领域。

患者王某因颈椎病在一家医院诊治,经医生初步诊查后让王某做X光检查,医生看片后再让去做彩超检查,之后又让去做CT检查,一上午患者共拍片3次,最终诊断为轻度颈椎病。患者王某说:“这里不是医院,是照相馆,一片药没拿到就花900多元钱。”消费者在医院维权未果后找到阎志圣请求帮助。闫志圣拿着王某的X光照片来到哈医大请教,哈医大教授看片后负责地说,这张照片质量很好,可以判断病症是一般性颈椎病,不需要再做其他检查。第二天阎志圣来到医院据理力争,最终该医院医政主任向王某道歉并退还彩超和CT检查费。

阎志圣“打假”打出了名,成了哈尔滨市乃至黑龙江省的“打假英雄”,21年来,他亲自为消费者打假维权1100多件,受理消费咨询难以计数。阎志圣说:“我打假维权不图回报,看着消费者因我的努力挽回损失而露出笑容,我就心满意足了。”

不因恐吓退让 不为金钱所动

义务打假维权,开弓没有回头箭。阎志圣每天都到商场和公共服务企业网点观察,遇到侵权行为,他就上前问个究竟,义务帮消费者维权,直至问题得到解决。在多年的维权路上,由于阎志圣经常揭商家的短,为消费者维权据理力争,有些商家对他恨之入骨,扬言“要找人废了他”,而平时维权中遭遇冷嘲热讽、恶语相向更是家常便饭,但他不畏难,坚信公道自在人心。

提起2004年的除夕夜,阎志圣的家人至今唏嘘不已。当时一家人正在看电视,突然,四五个年轻人用砖头将他家门窗10多块玻璃打碎。原来是一家超市业主,由于阎志圣代消费者将其起诉到法院,便记恨在心,想要“教训”阎志圣。作案者被及时抓捕归案并拘留,但阎志圣全家人也是久久伤心难过:别人家都在喜迎春节,鞭炮声不断,而自己家却大雪飘飞,寒风入室,全家人愁面寡言相视,春节的饺子也没吃上,过了个“冰冷”的春节。阎志圣说:“社会那么大,有极个别人打击报复是正常的,打假维权本身就带有风险,不能因噎废食而放弃自己的追求。”

阎志圣在为消费者义务维权的21年当中,从没收过消费者一分钱、吃过一顿饭,不仅如此,他还每月都从退休金中拿出一些钱作为消费者维权的交通费、通讯费,甚至自掏腰包为消费者做检测。21年来,阎志圣代理消费者诉讼40多起,都是自己垫付诉讼费,代写诉状。哈尔滨市道外区一个年轻人买了一辆自行车,骑了不久大梁断了,商家却拒绝赔偿。阎志圣代理其起诉到法院,并自掏1000多元对自行车进行质检,结论是质量不合格,最终法院判定商家双倍赔偿。消费者表示要把赔偿金送给阎志圣。阎志圣说,我帮你打官司不是为了你的钱,而是为了讨个公道,说完便打车“跑”了。

随着阎志圣打假维权的名声远播,一些商家也借机打起他的主意。一次,国内一家生产保健品的企业找到他,想请他为产品做广告,只要拿着产品说几句广告词,就可以得到2.5万元酬金。阎志圣拒绝了:我从来都没用过你们的产品,怎么能够为你们的产品做广告呢?虽然我不富裕,但这种欺骗消费者的事我决不会做。企业老板感叹:“真没想到,过得并不富裕的老头竟能抗拒金钱的诱惑。”

不仅如此,一些和他打过交道的商家一看到到阎志圣来便往办公室里拉,给他塞红包,还有一些商场请他做“监督员”,许诺每个月都会给他开一份工资,都被阎志圣拒绝了。

阎志圣说:“我决不会参加任何商业活动,不会拿商家的任何好处,只有这样才能理直气壮地为消费者维护权利。”

挑战垄断行业 活跃于“听证”舞台

阎志圣在义务打假维权中尤为关注公共垄断行业侵权行为,在他看来,公共垄断企业占据优势地位,一旦侵权覆盖人群广,受众面大,处于弱势的消费者个体维权艰难。阎志圣迎难而上,哈尔滨几乎所有公共垄断行业他都挑战过。

2014年2月两位消费者向阎志圣投诉,哈尔滨市供电企业在居民单元门上贴的“缴付电费通知单”有催缴违约金字样,数额不等,涉嫌乱收费。阎志圣调查后发现,电费都是预交款,消费者不清楚电费何时用完需要再续交,而供电企业只是在预交款用尽超额时才贴单提示用户,从而造成用户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违约,这实质上是剥夺消费者的知情权,乱收违约金。

为此,闫志圣在掌握实情后以黑龙江省消协监督员身份向供电企业表明观点,供电企业表示认可,通过阎志圣向消费者致歉,不再乱收违约金。如今哈尔滨供电企业“提示客户缴费通知单”上不再有“交违约金”字样。听证会、座谈会是阎志圣消费维权的另一个舞台,多年来,从水、电、燃气调价到地铁票、机场高速路定价,阎志圣参加了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几乎所有听证会及各类消费维权座谈会。每次听证会,他都事先做好调研,充分反映消费者意愿。2013年8月7日哈尔滨地铁票定价听证会上,阎志圣在事先广泛调研和论证的基础上,据理力争,最终他提出的定价2元的意见被采纳。

多年的维权奔波,阎志圣老人的身躯日渐衰老,但他精神依然矍铄,他说:如果老天宽容大度,我愿意继续当消费维权义务监督员,发挥正能量,传递正能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