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专题 >>

赵胜利,打造陕西省第一家县级12315投诉举报中心;成立富平县消费维权工作领导小组,建立政府领导、部门参与的保护消费者合法权益的大格局;率先响应陕西省政府提出的放心消费创建工作;成立陕西省第一家消费者权益保护委员会。

2019年新年伊始,渭北高原依旧地冻天寒。记者一大早赶到陕西省富平县市场监管局大院,就看见站在空地上的一位身板挺直的关中汉子正在给身边的几位同事布置工作。该局办公室同志说,说话的人就是赵胜利局长,"干起工作来,他心中总像是有一团火。"

结束采访,记者感触颇深。赵胜利带领着富平县市场监管局工作人员,时刻怀揣为消费者服务的情怀,开创了当地消费维权及放心消费创建工作的崭新局面,努力成为富平县人民群众美好生活环境的创建者。

倡导成立全省首家消保中心

2017年1月12日,时任原陕西省工商局局长的王吉德专程来到富平县,为全省首家县级消费者权益保护中心揭牌。

这个首家的获得与赵胜利密不可分,2016年1月,赵胜利走马上任富平县市场监督管理局局长,第一时间来到县消协以及原工商局12315投诉举报中心(两个部门合署办公,二套牌子一套人马)调研后,决定将县消协独立出来,3月份,在他主持下前往外县和元陕西省工商局12315指挥中心观摩学习。同时,向原陕西省工商局和富平县委县政府汇报,申请建立县级消保中心,打造全省第一家县级12315投诉举报中心。

富平县消费维权工作,从消保中心成立这一天起揭开了崭新的一页。过去,这座80万人的小县城,消费者碰到消费侵权需要维护权益时,常需要在18个行政职能部门所开设的特服号码中进行选择,十分不便。如今,富平县消费者权益保护中心将12315、12365、12331共3条专线和18个特服号码,全部整合接入到该中心网络平台,形成了一个以12315为主、互联网等新媒体为辅的全县域、全功能的综合服务维权平台。

赵胜利介绍说,该中心目前已经形成了一横一纵的消费维权工作格局,横向可通过12315百事通系统平台软件和三方通话,与全县18个行政职能部门进行互联互通,消费维权协同共治;纵向借助互联网与县局各科室、基层所、消费维权服务站、投诉站、联络站进行上下联动,实现消费维权业务全领域立体覆盖;建立了业务咨询、消费投诉、违法举报和行风监督四位一体的运行体系,实行"统一受理、按责转办、限时办结、统一督办、统一考核",从受理投诉到登记、分流、转办、办结、回复实行全程公开透明。

率先吹响放心消费创建号角

2017年2月20日,陕西省政府发布《陕西省开展放心消费创建工作实施方案》。同年2月底,赵胜利就带队前往江苏省苏州市学习当地放心消费创建活动的先进经验。3月15日,富平县市场监管局在当地电视台发布了《富平县放心消费创建活动倡议书》,在全省率先吹响了创建放心消费环境的冲锋号角。4月,赵胜利提出了"放心消费魅力富平"的创建口号,提出首先打造2个放心消费创建街和1个放心消费创建景区的工作思路,为随后全县放心消费创建活动顺利开展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目前,全县已经有50家放心消费单位通过富平县2018年度放心消费单位联合审议工作会的联审,对外正式公布,接受社会监督评议。

中华郡景区作为富平县首批申报样板企业,在放心消费创建工作中摸索出了一条成功的道路。记者走进中华郡景区内,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用富平当地陶瓷工艺烧制成的"放心消费创建景区"陶瓷盘。"放心笑脸花"创建标识、放心消费创建倡议书海报、消费投诉热线挂牌即时贴等随处可见。一些商铺还在店内醒目位置公布了自家独有的商品和服务质量承诺、先行赔付等制度。

据介绍,其他企业对照中华郡景区的模式,在市场监管部门和其它创建成员单位的指导下,可以很快熟悉申报内容和申报流程,按时完成放心消费单位的申报工作。

成立全省首家消费者权益保护委员会

2018年,依据刚刚修订的《陕西省消保条例》,赵胜利积极向富平县委县政府汇报消协的改制工作,努力协调各部门和编办,取得了县政府常务会议成员的一致同意。7月6日,陕西省第一家消费者权益保护委员会正式成立。迄今为止,也是陕西省唯一一家消费者权益保护委员会。

在赵胜利的带领下,两年多来,富平县消保委分别对汽车行业、美容美发行业、电子商务行业等经营户及市场开办方多次进行消费约谈;积极参与关系消费者切身利益的公用事业、公益性服务、垄断经营的商品价格听证会5起,涉及到供热、公交、烟草摊位的设立、餐饮、家居等行业。2018年11月,召开全县物业行业座谈会。全县21家物业服务企业全部参加,并邀请陕西省消协专家、消保委相关成员单位、多家公用企业一起座谈。可以说,消保委组织的主动作为和形式各异的消费教育活动,在当地取得了良好社会效果。

赵胜利告诉记者,随着新的一年到来,他又给富平县消费维权工作人员提出了一个新的问题——如何打造全省甚至全国首个消费维权工作的标准化体系,努力成为人民群众美好生活环境的创建者。这是摆在所有消费维权工作人员面前的一个创新性课题,记者期待早日看到答案。